当前位置:岸地小说网 > 游戏异界 > 构世

第三章仗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吃饱了以后我就告别了青山镇,往东方走去,见我走的如此干脆利落,这些镇民心情复杂的很,一方面感谢这位少年救了青山镇,一方面又实在是害怕的很。

不怕不行啊!

走在山林中的小径,我发现不如没有使用武力全开这个通用状态技能的话,我明显感觉自己的力量会被莫名的限制,但是开启了武力全开状态之后,一切都变得顺其自然,我跳到了树林上空,脚下点一下树梢就能借力飘飞出去,就像是武侠片里那些轻功卓绝的高手一样移动,虽然这样子的移动方式并不比我在地面上奔跑快,但很有型,不是吗?

青山绿水虽然看起来不错,不过这种单调的景色看多了,我也会觉得乏味,耐着性子一口气往东方跑了四个小时,以我的移动速度,大概已经走出接近五百公里了,入目还是一片葱绿,凭感觉应该再过不久就能看到那华都了。

“杀!”前面的山林里忽然喊杀声惊起。

“啪”一辆马车的车轴居然被人用弓箭射断,马车当即滑倒,撞在一颗参天大树下停住,周围十六骑人下马,围着马车摆出了一个防御阵势,当先的居然是一个年轻的少女,身材相貌都很不错,而且那股天生的清冷气质非常动人,但多看几眼就会令人受不了,因为实在是太冷了。属于那种一看惊艳却实在办法相处的人。

袭击他们的是一伙三十多人的蒙面人,一眼不说就抄家伙杀了过去,冰冷美女接连干掉了三个蒙面人,就被一个身手更强的家伙给拖住了。

守护马车的人誓死血战,但终究寡不敌众,不断的有人倒下,转眼就死了一半!

树林里一阵脚步声传来,另一个方向忽然转出来一对人马,同样的黑巾蒙面,但他们看到和黑衣人缠斗的情况却是一副惊讶的样子。冰冷女子和先一波黑衣人同时分开手站定,场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赵先生,何必藏头露尾呢?既然请了这些追命令的杀手,何必再多此一举?”冰冷女子似乎一眼就认出了后来那波黑衣人的统帅。

被称作赵先生的黑衣人扯下面巾,对冰冷女子抱拳道:“大小姐,赵文涛这条命是二夫人给的,二夫人要赵某还这条命,赵某不敢不给,大小姐和二小姐死后,赵某一定会去小姐们的墓前,自裁谢罪!”

“哼,都是要杀,赵文涛,你把秦霜秦雪的人头给我,我能交差就不为难你们!如何?”先一波黑衣人中站出来一个人说道。

赵文涛看了看他们,道:“我做出这种以下犯上猪狗不如的事,已经是极限了,你们想要大小姐二小姐身首异处,死无全尸,这绝不可能!”

“对呀,至少也要让我们兄弟两玩过以后才可以杀呀!”"就是就是,这么极品的姐妹花,杀了可惜咯!"另一个方向的树林里转出来两个人,一个白衣白扇,文质彬彬像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一个满脸虬须,手持***,气势挣人。

“祁山双煞?”赵文涛认出了他们。江湖上有名的两个淫贼,专门掳掠美貌女子,玩弄后还要虐杀致死,他们手中已经犯下了数十条命案,据说已经有不少江湖好汉围剿过他们,只是次次都被他们逃出生天。

秦霜的脸色更冷了,她也认出了这两个家伙,冰冷的哼声从她嘴里传出来,仿佛可以冻结空气。

眼下的形势一下子有趣了起来,作为著名淫贼的祁山双煞肯定不愿意得到两个冰冷的尸体,而追命令杀手团需要目标的头颅回去交差,名叫赵文涛的人似乎是秦家另一个派系派出来袭杀秦霜姐妹的人。

“喝!”追命令杀手最先动手,既然没办法和解,那就连赵文涛的人一起杀!这些最擅长杀人的杀手一出手,居然打的赵文涛的手下和秦霜的手下不得不暂时联手才堪堪抵御住。

秦霜偷空看了一眼别的地方,一眨眼的功夫祁山双煞居然只剩下那个满脸虬须的大汉,大汉冷冷的笑着,秦霜脸色一变,“不好!保护马车!”

白衣书生模样的人已经出现在了马车旁边,就要伸手去掀开马车的帘子,一个黑衣人突然从马车地下翻了出来,一脚踹向白衣书生胯下,白衣书生一惊之下反手挡住,却没想到那一脚力气很大,他被震得连连后退,马车下出来的黑衣人明显也是杀手,而且还是这一伙追命令杀手的统帅!因为它的腰间有一块地字腰牌!

追命令分为天地玄黄四大品级,每个人都拥有一个自己所在品级的腰牌,像那些还在缠斗的杀手腰上带的都只是黄字腰牌,和秦霜赵文涛对战的杀手配着玄字腰牌,这一位地字腰牌的杀手才是真正的杀手,要不是白衣书生偷摸到了这么近,估计他已经得手杀掉了马车中的人了。

“渍渍!”这场精彩的大戏看得我津津有味,我此时已经站在了一棵参天巨树的树冠,树下就是秦家断了轴的马车。开启了武力全开以后,凭我的敏捷居然可以稳稳的站在那么一根柔弱的树冠上,真的是非常有趣的体验。

白衣书生冷着脸,手中的纸扇“啪”的一声打开,忽然一抖手,打出了一根暗器,刺客统领冷笑了一下磕飞暗器,却不想虬须大汉已经摸到了他身旁,一刀就将刺客统领劈飞出去,刺客统领一个翻身落在了远处,毫发无损,白衣书生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刚才自己发出的暗器,却没想到发现了头顶的树干上居然站着一个衣着破烂的年轻人,年轻人被发现了以后还对着自己笑了笑,白衣书生大惊,失态的叫道:“树上的是哪位高手?”

其他人纷纷抬头看见了我,我也不做作,直接从树上落下,轻飘飘的就站在了马车前,也不去理会默默分开的几波人,伸手就将马车的帘子给掀开了。

马车里面一双漂亮的眼睛看了过来,这位和秦霜一模一样,却巧笑嫣然的女子,就是秦雪?难怪引得四方云动,两个倾城绝世的孪生姐妹花,真是养眼。

秦雪对着我笑了笑,忽然说道:“公子身手不凡,一定不会跟这些个家伙同流合污的不是嘛?”

我冲她笑了笑,我的魅力值被修正了之后我现在的外貌应该也是不错的,秦霜冷着脸冲过来挡在马车前面,死死的瞪了我一眼,好像我看了她妹妹一眼就亏了很多一样。

“我觉得嘛,像我这种年轻人,怎么都得帮秦姑娘这一边。秦姑娘实在是太美了,要是这两位不出现,我都快忍不住出来劫个色了,不过既然能当好人,当然当好人比较好不是嘛?”我忍不住把脑袋里想的东西说了出来。

秦雪听了我的话一愣,歪了歪脑袋,她从来没见过像我这般奇异的人吧?不由的多打量了我一番。

我没有理会其他人刀剑对着我的样子,对马车里的秦雪问道:“既然我已经决定帮秦姑娘这一边了,那就敢问秦姑娘想如何处理这些人呢?是要我直接杀了呢,还是击退他们,少造杀孽?”

没想到秦雪笑盈盈的居然说道:“公子,放虎归山者,不能算打虎英雄呢。”

好呗,杀就杀呗。这个漂亮的小丫头笑的好看,却不断的引导我去击杀这些杀**贼,果然粉毛切开来都是黑的吗?

我身影一动,拥有虚空匿迹转化而来的虚无缥缈步的我一旦展开战斗速度,场上只能看见一个肉眼几乎无法捕捉的黑影极快的扫过,不是拳头点在心口,就是手刀磕了后颈个,待我再次站回原地,才过去仅仅五秒。场上剩下的四十多号人,全部毙命!

秦霜脸色大变,就连一直巧笑嫣然的秦雪也被吓得小脸苍白。场面上除了秦霜秦雪就只剩下守卫马车的五个仆人。

“搞定啦,按姑娘的嘱咐,一个活口没留哦!”我笑了笑,秦雪脸上忽然失去了所有笑容,从马车了爬出来,拖着她一直冷着脸的姐姐来到我身前跪下,她们姐妹两一跪,后面的五个仆人也都跟着跪下

“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谢公子救命之恩。”

“嘿嘿,做大侠的感觉还不错还不错。不过还是不如做淫贼来的痛快。”我嬉笑道。

秦霜脸色一寒,正准备拔剑而起跟我拼命,秦雪却露出了一丝真实的微笑:“公子真是妙人,以公子的手段,要劫色的话我们姐妹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不过我们姐妹俩怎么配得上公子呢。”

“哈哈,真会说话,不容易啊!”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秦雪的脑袋,这个只有十六七岁的少女正是人生中最可人的时候,却不得不去讲究那么多江湖作风,遇上我这种强者甚至不敢有半分抵触,年纪轻轻却毫无棱角,真不知道生活给这小姑娘如何的磨砺才会有今天的她。

秦雪身体抖了一下,秦霜又要拔剑而起,被秦雪紧紧拉扯着才没有起身,一双如同万年冰山的眼瞳带着视死如归的勇气狠狠的瞪着我。

我伸手在她的额头上弹了一下,“不自知的小丫头,你这做姐姐的还比不上你妹妹半分懂得江湖事故!我也没什么资格说你就是了。哎呀哎呀,怎么说像我这种情况,都该毫不犹豫的占有了你们姐妹才对。偏偏我这人就是心善,我还真就不会动你们姐妹俩,满意了吧,小妹妹。”

“公子大善!”秦雪又拜了一拜,“起来起来!”我摆了摆手,“我只是个长得帅而且人又好的武夫,不值得小姐们这样。”

秦霜和秦雪站了起来,他们仅剩的五名家仆也才站起,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偷眼看我。

实在是看不出这位说话毫无心机,偏偏强的没边的公子究竟是什么人?他刚才说的话句句在理,就是他们要是遇上这等情况,估计也不会放过这两美艳无匹的姐妹花,公子难道真的是江湖上难得一见的真大侠?真善人?

“华都是在这个方向吗?”我指了指东边,一个武夫恭敬的回道:“是的,公子,这个方向三十里,就是华都了。”

“谢了!我走了!”

我留下一句话,也不做礼也不多话,拔身而起,往华都跑去。

秦雪浑身无力的靠在她姐姐身上,秦霜担忧的看了看她:“没事吧?”

“没事,我没受伤,亏得我们真的遇得到这得人物,姐姐,后天你陪我去流年寺给这位公子求福吧。”秦雪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心里的窃喜只有心意相通的两姐妹才懂。

大难不死不容易,能够见识到这得人物,而且还不求回报的救了自己,这份福气对她们来说可谓闻所未闻,却亲身经历啊!

华都的城墙出现在眼前,我兴致勃勃的往城内走去,现在已经是黄昏了,日落西山,周围都是赶着进城回家的人。

“公子!”

一个双眼通红的中年人从城里冲了出来,一下子拜倒在我身前,“老奴恭迎公子回家!”

中年人身后跟着林林总总百来号人,家仆女眷都有,甚至还有不少武夫,纷纷跟着中年人跪在地上,口中说道:“恭迎公子回家!”

什么情况?

难道是身份的问题?我掏出了林字玉牌,眼前的中年人盯着玉牌只看了一眼,突然就哭了出来,“公子,你离家的时候,就只带了这块玉牌呢!”

“呵呵。我有一个好消息,还有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你想听先听哪一个?”

众人疑惑的抬头。

中年人也疑惑的停止了流泪,抬头看着我,道:“公子,老奴不懂了。公子先说好消息?”

我点了点头,“恩,这好消息嘛?没错,我林祥,的确是你家公子,如假包换。”

接着不等中间人们疑惑,我就咧嘴笑道:“坏消息是,除了我知道我叫做林祥,其它的记忆我都忘记啦!哈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
热门小说推荐:
十年江湖夜雨灯〕〔有只小妖在等你〕〔倾城娘子哪里逃〕〔不二至尊〕〔溺宠宝贝〕〔心理探案〕〔实验者传〕〔血溅尘嚣〕〔重生之独宠毒妃〕〔元灵遗族〕〔学霸PK学霸〕〔机器人四非〕〔网游之绝品奶爸〕〔最强刹神者在异世界〕〔武破幽冥界〕〔英雄联盟之电竞狂人〕〔来钱特快〕〔护美邪少〕〔诡谜都市之午夜之光〕〔破云将出〕〔异次元生命〕〔古墓历险记〕〔帝后有异能〕〔漠问道〕〔凝霜傲雪录〕〔死神在你家敲门〕〔暗恋以北为南〕〔穿越冥王星〕〔微微一笑〕〔变成蚂蚁〕〔乱境寻生〕〔禁令孤城〕〔三生三世流年月〕〔穿越之恶魔王座〕〔末世乱舞〕〔倾城恋血染这江山的画〕〔EXO之魔法十二校草〕〔颠覆神域〕〔末世之皇朝重现〕〔爹地在哪里?〕〔安于末生〕〔校园最强女学生女帝复仇记〕〔网游之无限boss〕〔晨澄〕〔源之神武世界〕〔白衣渡我〕〔惊魂六技〕〔喃喃细语念念不忘〕〔平凡过后〕〔至青春的爱情〕〔不存在的声音〕〔岳时年〕〔山乡日月〕〔谁念情思归何处〕〔剑冷江湖〕〔天才文雨〕〔梵净隐侠传奇〕〔冷系灵师天然萌〕〔倾城冒险队之幻心〕〔大歌神〕〔我的网恋小女友〕〔重生之无心女魔修〕〔溺世〕〔永恒之乡〕〔第一次听见〕〔我们一路向前〕〔魔王的萝莉〕〔灵武天下行〕〔朝暮盼夕〕〔e之华〕〔人间生存〕〔异兽战〕〔流年芳菲浅〕〔赤伶〕〔天道术士〕〔重生咒诅〕〔航海的时代〕〔仙侠学院〕〔西游问心〕〔吴铭志异〕〔诡异经历〕〔天地选我当圣子〕〔穿越千年的嗳恋〕〔tfboys之相见不如不〕〔从未走远〕〔九霄惊天变〕〔英雄联盟之凉凉夜色〕〔天降萌宝之他和春天的约定〕〔网游之神迹之光〕〔将军霸爱红妆同窗〕〔厨神不是饿〕〔外星女子天团〕〔半糖不加冰〕〔重生与穿越〕〔重生之灿烂之星〕〔寒山燕雨令〕〔网游之水魔导〕〔穿越其实很简单〕〔汝是光〕〔幸存者笔记之杭州版〕〔彼岸开在奈河下〕〔鹏程千万里〕〔夕阳无限好只因近黄昏〕〔血凤倾城之王爷不好惹〕〔90后的爱情和婚姻〕〔冥丫头〕〔鬼灵柩〕〔追猎者〕〔唯爱竹马〕〔款款落柔情〕〔虎子你敢不喜欢爷〕〔六界风云榜〕〔丧尸围城新的一代〕〔海的命运〕〔原来我的世界还有爱〕〔腹黑邪王巨宠妻〕〔青冥花之冰霜相守〕〔无限医者无敌〕〔都市仙侠新时代〕〔鬼道纪实录
最新入库小说:
眉间轻点泪花妆〕〔集万宠于一身〕〔戒不掉你的笑与酷〕〔我家总裁画风总是不对〕〔鲸鲨暗河〕〔这一世我要为自己活〕〔与心相连〕〔三千纪元〕〔构世〕〔囚爱之邪帝霸爱〕〔恋与白起〕〔杂牌神算〕〔后洛神赋〕〔有主见的方润〕〔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杂牌神算〕〔构世〕〔吾家有树才安好〕〔未来神话〕〔穿越之帝君夫人带娃跑〕〔白鹿归〕〔蚁恋〕〔蔷薇刺〕〔红颜乱之公主遗恨〕〔魔兽世界编年史〕〔妹妹是假少女〕〔戒不掉你的笑与酷〕〔花落的瞬间〕〔神之迷域〕〔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神坑穿越瓦罗兰〕〔那时我们都不懂爱〕〔EXO之花开半夏夜玫瑰〕〔我是太皇太后〕〔网游第二天堂〕〔快乐星猫之十二星座身世〕〔眼中无泪心流泪〕〔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传说之下之时间线〕〔江山如画与君共赏〕〔婚不作祟〕〔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问仙之旅〕〔半夏浮华〕〔最强末日系统〕〔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夏娜同人系列〕〔名侦探柯南续篇〕〔失忆大小姐〕〔火影之宇智波曦月〕〔白鹿归〕〔冰封炽热的世界〕〔彼岸可有花〕〔战神联盟之梦幻风雨〕〔风琴雨夜〕〔鬼王的傲气小姐〕〔EXO之为爱起舞〕〔万界崇凰〕〔利刃侠〕〔落花下分开过〕〔重生之总裁请自重〕〔伽蓝何处〕〔戒不掉你的笑与酷〕〔重生之末日城市系统〕〔盗龙陵〕〔穿越之帝君夫人带娃跑〕〔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坏掉的流年〕〔沧澜锁卿魂〕〔重生之总裁请自重〕〔绝世倾宠阁主你瘦了〕〔家有妖医〕〔花落的瞬间〕〔刻浊星逝〕〔温柔世子宠溺妃〕〔花落的瞬间〕〔江山如画与君共赏〕〔神坑穿越瓦罗兰〕〔推倒相公〕〔白日极夜〕〔赛尔号之雪舞暗夜〕〔鬼王的傲气小姐〕〔十年繁华依旧〕〔年华独白〕〔菲花之梦〕〔诡异童话〕〔快穿之boss别黑化〕〔古荒道月〕〔专属于她的爱恋〕〔永恒的长城〕〔宇宙纵横〕〔伽蓝何处〕〔半夏浮华〕〔彼岸可有花〕〔玉喜〕〔带回一只女婴来〕〔废土生存法则〕〔诡异童话〕〔集万宠于一身〕〔新夜半鬼叫门〕〔赛尔号之碧瑶〕〔问仙之旅〕〔血族灵契〕〔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特工王妃驾到〕〔将恶人进行到底〕〔如果你能感受到我的爱〕〔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网游之重启战魂〕〔眼中无泪心流泪〕〔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永寂山河〕〔敲响天际之门〕〔北武都尉司〕〔万年倾城之因果天下〕〔未来神话〕〔血族灵契〕〔末日狂帝〕〔暮去待你归〕〔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