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岸地小说网 > 游戏异界 > 构世

第二十九章虫王戮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呼!呼!”跑了足足五分钟,我的精力值都下降了一半了,旁边的格雷高里居然还没有半点喘息,真不知道他这个魔法师究竟是怎么回事。

右手完全恢复的一刹那,枯叶刀换手,我停下了脚步一个转身,反向对着追击我们的戮蛊的成虫冲去,地面破开,十几条戮蛊的成虫从地面上同时冲出,张着恐怖的大嘴就向我身上撕咬过来!

丧心!

病狂!

杀意决!

四方斩!

随着我用力踩下的脚步,一个个状态接连开启,十几条戮蛊的成虫完全无视了我砍出的刀光,锋利的尖刺和刀子一般的牙齿全部咬在我身上,但是仅仅造成了一次伤害之后就后继乏力脱落了下去,凭借着病狂可怕的伤害回避,丧心的无视防御,杀意决的弱点必杀,一击四方斩的四片刀光就杀死了七条戮蛊的成虫!

再来!

我正要继续攻击,身后突然飞射出来几团不怎么起眼的光球,这些光球在接触到戮蛊的成虫的身体时居然无声无息的渗透了进去,接着光球膨胀,由内而外的猛烈的炸开,一口气将剩余的戮蛊的成虫全部炸死!

脚下一顿,我回头,直勾勾的盯着格雷高里。格雷高里挥了挥法杖,将法杖顶端剩余的一些光芒消去,一副非常淡定的样子。混蛋,既然你那么强早点出手啊!

这个副本我既拿不到经验,怪物也不会爆出装备道具,要不是为了做任务我早就退出了。

“滴!请注意!由于有光明系技能击杀怪物:戮蛊的成虫,领主:虫王戮蛊已被激发!”一个系统通知弹了出来,我脸色一绿,脚下的地面开始微微震动,一股非常不妙的感觉传了出来。看了看格雷高里,他似乎也知道了虫王戮蛊就要出现了,冲我微笑了一下道:“小子,这下明白我为什么迟迟不出手了吧?”

“你现在把虫王戮蛊弄出来又能怎么样啊?你来对付5它?”我忍不住反问道。

“别怕,不就是一条大一点的虫子嘛。”格雷高里嘴上这么说,随着脚下的震动越来越强他的脸色也变得越来越难看,没过几秒我们就已经站不稳了,地面猛地一塌,从我们这里到洞穴深处的垮塌下去,我和格雷高里只能顺着垮成了接近直角的地面滑向洞穴深处。

我枯叶刀刺入地面减速,格雷高里的法杖也被他扎进地面,等地面的震动停止,我们才发现我们掉进了一个巨大的空间里。周围一片黑暗,格雷高里挥手向上打出了一个刺眼的光球,光球直直的飞起来几十米都没有碰到顶,周围的地面上还是有震动传来,我们能看到周围的黑暗里有一个看不到具体大小的土浪在围着我们旋转。

格雷高里挥舞着法杖,几个刚才那种刚才秒杀戮蛊的成虫的光球射了出去,准确的命中了土浪,土浪停顿了一下,我们的脚下发出了一声恐怖的惨叫,周围方圆百米的土地都向上暴起。

我和格雷高里都被弹到了空中,低头一看,一个直径足有四五米的巨大口器向我咬来!我只来得及开启病狂,就被瞬间吞噬了进去!

【虫王戮蛊】

暗金怪物

Lv.30

攻击力:3000~4500

攻击速度:慢

技能:【遁地强化:大地之角】,【吞噬强化:吞咽】,【尖刺爆发】,【尖刺旋杀强化:疯狂杀戮】,【吞吐幼虫】

这是魔虫戮蛊中万年难得一见的虫王,不仅具有非常可怕的破坏性,而且极其的难缠,如果不小心遇上了就赶紧逃走吧!

“滴!您被虫王戮蛊的技能【吞噬强化:吞咽】命中,体质判定中,体质判定结束,三秒钟之后无法脱困你将死亡!”

三秒!

我现在感觉一股可怕的湿热包裹住了身体,手臂动弹不得,浑身的骨头发出了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要不是第一瞬间我用病狂抵挡住了虫王戮蛊的利齿咀嚼,恐怕在被吞噬的一瞬间我就死了!现在的情况刻不容缓,我来不及考虑过分使用技能的惩罚了,右手握紧枯叶刀,我开启了全部技能,一鼓作气的拼命使用四方斩!手臂没办法移动,每一招的四个刀光都只能砍在一个点,一次,两次,三次,三秒钟我也不知道我究竟能够用出几次四方斩,只知道过了两秒左右右手那一侧的压力一松,我就像是一块异物般被虫王戮蛊身体里的压力从哪个缺口极了出去!

身体从空中向下掉落,我感觉全身都是去了知觉,只有痛,从头顶到脚趾没有一处不痛,身上的防具全部都被摧毁殆尽!

生命值,见底!

精力值,见底!

从这几米高的空中掉下去我都会摔死!

“光辉之握!”

格雷高里一声呼喝,他伸出右手,戴着白手套的右手上延伸出一个巨大的光之右手,飞快的伸了过来将我我在了手中!迅速向他拉了过去。

我勉强抬头一看,虫王戮蛊被一个巨大的光圈给限制在了原地,不过这坑爹呢?!!虫王戮蛊比戮蛊的成虫大了十倍都不止吧?光是露出来的就有几十米长,三米多的直径,延伸出的尖刺足足刺到了五米左右的范围,还有一米来长的利齿从它身体里长出来,随着它的挣扎不断的切割着光圈,光圈虽然足有两米多宽,但还是被它切割的支离破碎!

格雷高里把我拉到了身边,好整以暇的又放出了三个光圈,这下子虫王戮蛊连收缩利齿的力气都没有了,低头一看,我凄惨的样子让他都忍不住心惊,再不做治疗我的生命值就要消失了!

“圣光啊!拯救这个凡人吧!”

格雷高里非常神棍的吟唱了一段咒语,法杖上骤然射出了一道粗壮的光柱打在我胸口,我的生命值就像抽水的吸管一样迅速不满,精力值也疯涨,右手本来出现的一个长达一个小时的残废状态也消失了。

从地上跳了起来,我满脸纠结的看着虫王戮蛊,枯叶刀也就一米多一点长,我还没碰到它的皮肤就会被它的尖刺给扎穿了,怎么攻击啊?

格雷高里笑了一下说道:“我这三个天使桎梏就是为了它准备的,它现在已经被我限制的无法动弹,估计过会儿就会被我勒死。”说着他还对我得意的笑了笑,要不是看在他刚刚把我治疗好的份上,我非得往他那张老脸踹上一脚不可。

看了看虫王戮蛊,我忽然脸色一变,对得意洋洋的格雷高里问道:“你该不会认为,虫王戮蛊就这么长吧?”

格雷高里的脸上就只有一个问号,我来不及解释,他的脚下土地突然炸了起来,一条一米多直径的巨尾从地下冲了出阿里将他击飞了出去,狠狠地砸在了十几米开外的墙壁上!

格雷高里身上被虫王戮蛊尾巴上的尖刺炸出了好几个血洞,幸亏他运气好,尖刺居然没有扎到他的重要部位,从组队面板里看他只是掉了五分之一的生命值。

虫王戮蛊用尾巴抽飞了格雷高里以后没有将尾巴缩回地下,而是抽向自己身体上的光环,我一个跳跃出现在虫王戮蛊的尾巴挥动轨迹上,攻击不到它的身体我还攻击不了这个小了一号的尾巴嘛?

枯叶刀的锋刃和它的尾巴接触,我顾不上身上被尖刺划出来许多深深的血槽,脚下插进泥土里都被拖动,我双手死死的握紧了枯叶刀才没有连人带刀被带到光环上,猛然拖动枯叶刀,硬生生从它的尾巴里将刀横砍了出来,尾巴断了半截的虫王戮蛊在没有功夫去抽动尾巴,它分明没有眼睛和声带,但我却一下子感觉到一股非常阴冷恐怖的注视感,以及它发出的非常痛苦和愤怒的嘶吼!

再接再厉,我一个纵身将脚从泥土里拔了出来,全身状态全开,杀意决也毫不犹豫的用了出来,枯叶刀猛然挥出了四道几乎重叠在一起的刀光,直接没入了刚才我砍出来的伤口里,将伤口撕扯的更加宽大,虫王戮蛊的身体微微颤抖,要不是它三分之二的身体都被禁锢了,它早就翻天覆地的翻腾起来了。

格雷高里缓过了一口气,抬起法杖就射过来一个光团,准确命中了那个伤口,膨胀爆炸!终于将哪个伤口撕扯到了极致!我清楚的看到虫王戮蛊那一截的尾巴完全更身体分了开来,摔落在地!虫王戮蛊整个接近百米的身体狠狠地抽动了一下!

格雷高里飘飞了过来,他给自己用过了治疗术,身上虽然还有血迹不过没有再流血了。挥动法杖,连珠炮一般的光团从虫王戮蛊尾巴的伤**进它的身体内部,连绵不懂的闷响从虫王戮蛊的身体里传了出来,虫王戮蛊不断的悲鸣着,头上的血条疯狂下降。

格雷高里的攻击持续了足足三分钟,虫王戮蛊早已不在动弹,但它身上的三个光环似乎是去了禁锢的作用,慢慢消失在了空气中,格雷高里气喘吁吁的对我笑了笑,露出了胜利者的表情,我还没有接到系统通知虫王戮蛊死亡,不敢放松警惕。

忽然,虫王戮蛊的身体膨胀了起来,骤然炸开,它身上那些一米多接近两米长的尖刺向着四面八方飞射,速度极快,我还没反应过来使用枯叶刀格挡,一根尖刺飞射过来!离我已经不到一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
热门小说推荐:
废柴姐妹逆袭记〕〔都市之超能至尊〕〔第二张面具〕〔星星知我心〕〔守护甜心之彼岸使者〕〔还珠格格之幸福〕〔随手鸡汤〕〔萧天情与叶墓鸣〕〔这个精灵会用剑〕〔言之一肖〕〔分解大师〕〔公主的三千之道〕〔千梦回漪〕〔不知何时起〕〔冲喜夫郎豺狼妻〕〔末日最强血统〕〔樱花季节之相爱永远〕〔3级宇宙文明尼比鲁〕〔曲还未终人却散〕〔内幕之王〕〔514欢乐记事〕〔留离〕〔冷冽总裁霸宠妻〕〔芳华依旧你却容颜未改〕〔魔王竞选演讲〕〔我只是难过你不曾爱我〕〔二度重生之武道巅峰〕〔唉穿越也累呀〕〔天令神女〕〔末世之每天两个选项〕〔绝命梦魇〕〔倾城王妃是神医高冷王爷〕〔第三代〕〔末世穿越法则〕〔无限修罗系统〕〔凤惊临华〕〔一只圣母鬼〕〔绪言辞〕〔穿越之剩女年龄遇见了你〕〔清平韵 浮生〕〔男女那点儿事〕〔苍生逆天劫〕〔尼姑庵的三二事〕〔白衣渡我〕〔医品毒妃之傲骨王爷滚一边〕〔仙女指导师〕〔大荒共主风嬟移〕〔心碎情殇〕〔诛天斩界〕〔超级基因时代〕〔次元行歌〕〔我家灵兽有点怪〕〔我的妈咪不一样〕〔重生云梦不认输〕〔双足蛇之果〕〔江山多折枝〕〔悦木兮〕〔义城三盲〕〔嫡女妖姬〕〔万兽武体〕〔琉璃结〕〔废土孤狼〕〔我是阴阳〕〔穿越之王女的男人〕〔不平凡的浪子〕〔虚拟过客〕〔三界之灾〕〔我在岛国当明星〕〔影帝的呆萌小娇妻〕〔秦天怒〕〔呆萌小娇妻之男神老公么哒〕〔春来秋去的爱〕〔试着拯救我这糟糕的灵魂吧〕〔王爷高冷不过三秒〕〔术师传说〕〔三十春秋梦〕〔姬千瑶〕〔双子占卜师〕〔僵尸奇缘〕〔未来之灾〕〔狐狸萌妻宠宠宠〕〔恋爱过时〕〔大罗江湖〕〔因风拂海棠〕〔西风南渡〕〔守护甜心之毒刺玫瑰〕〔乞丐的春天〕〔怪谈学院灵异录〕〔轻雪落悠歌〕〔逆生恋〕〔你们想叫啥叫啥吧〕〔年华时代〕〔瑶光传〕〔她不是人〕〔快穿之主神跟着女配跑了〕〔云深软温玉〕〔悲剧的巧合〕〔我就是黑莲花您能奈我何〕〔老九门之来自星座的你〕〔冥府大人别来无恙〕〔殇洋〕〔至阳酒剑仙〕〔执子之手将子托走〕〔网游之天灵降世〕〔那年我爱上了她〕〔山野奇谈〕〔九霄游世记〕〔多武起源〕〔在晴转多云转暴雨中呼喊〕〔天下霸婿〕〔进化超人〕〔重生之精灵王劫〕〔妖妃话倾城〕〔翼下守护的爱情〕〔前世之韵〕〔胶东那座山〕〔魔君的秘密〕〔综韩剧之攻心计划〕〔天荒星神界〕〔情之旅
最新入库小说:
绝世倾宠阁主你瘦了〕〔穿越之帝君夫人带娃跑〕〔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万年倾城之因果天下〕〔最强末日系统〕〔问仙之旅〕〔冰封炽热的世界〕〔家有妖医〕〔温柔世子宠溺妃〕〔鬼王的傲气小姐〕〔伽蓝何处〕〔恋与白起〕〔眼中无泪心流泪〕〔带回一只女婴来〕〔与心相连〕〔北武都尉司〕〔宇宙纵横〕〔囚爱之邪帝霸爱〕〔半夏浮华〕〔重生之总裁请自重〕〔夜色镇迷案〕〔穿越之帝君夫人带娃跑〕〔狐狸小姐和总裁先生〕〔花落的瞬间〕〔传说之下之时间线〕〔白鹿归〕〔十年繁华依旧〕〔有主见的方润〕〔战神联盟之梦幻风雨〕〔暮去待你归〕〔落花下分开过〕〔诡异童话〕〔婚不作祟〕〔魔兽世界编年史〕〔蔷薇刺〕〔血族灵契〕〔山海不平隔云天〕〔洛克王国之征途〕〔战神联盟之梦幻风雨〕〔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集万宠于一身〕〔将恶人进行到底〕〔这一世我要为自己活〕〔未来神话〕〔构世〕〔三世千絮若迷离〕〔眉间轻点泪花妆〕〔利刃侠〕〔末日狂帝〕〔末日狂帝〕〔废土生存法则〕〔白日极夜〕〔永恒的长城〕〔血族灵契〕〔杂牌神算〕〔白鹿归〕〔特工王妃驾到〕〔年华独白〕〔彼岸可有花〕〔快乐星猫之十二星座身世〕〔问仙之旅〕〔菲花之梦〕〔诡异童话〕〔重生之末日城市系统〕〔失忆大小姐〕〔吾家有树才安好〕〔彼岸可有花〕〔刻浊星逝〕〔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专属于她的爱恋〕〔腹黯霸蒂〕〔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眼中无泪心流泪〕〔那时我们都不懂爱〕〔江山如画与君共赏〕〔敲响天际之门〕〔EXO之花开半夏夜玫瑰〕〔妹妹是假少女〕〔EXO之为爱起舞〕〔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EXO黑暗无边与你并肩〕〔后洛神赋〕〔盗龙陵〕〔新夜半鬼叫门〕〔赛尔号之雪舞暗夜〕〔网游之重启战魂〕〔如果你能感受到我的爱〕〔未来神话〕〔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火影之宇智波曦月〕〔诡异童话〕〔坏掉的流年〕〔集万宠于一身〕〔戒不掉你的笑与酷〕〔傲娇总裁宠萌妻〕〔鬼王的傲气小姐〕〔末世兽都〕〔花落的瞬间〕〔赛尔号之碧瑶〕〔红颜乱之公主遗恨〕〔戒不掉你的笑与酷〕〔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神之迷域〕〔名侦探柯南续篇〕〔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落花下分开过〕〔半夏浮华〕〔戒不掉你的笑与酷〕〔启征途〕〔永恒的长城〕〔永寂山河〕〔神坑穿越瓦罗兰〕〔重生之总裁请自重〕〔三千纪元〕〔江山如画与君共赏〕〔夏娜同人系列〕〔构世〕〔花落的瞬间〕〔网游之争王记〕〔我家总裁画风总是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