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岸地小说网 > 游戏异界 > 构世

第二十六章杀戮强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身上的祝福散发着微弱的白光,将悲鸣洞穴里的寒冷一扫而空,我握着枯叶刀跟在格雷高里背后走着。有格雷高里手中的魔法杖做照明,我们可以看见前方十米左右的空间,这里应该还算是悲鸣洞穴的安全区域,没看见怪物。没有副本会一开始就把玩家丢到领主身前的吧。

我的呼吸有点粗重,摸了摸胸口,不知道为什么有些闷痛,难道《神话》真的那么厉害,连这种场景压力都能做出来?“莫甘娜,周围有什么危险吗?”

“没有,主人,这里的气息让我好受多了,刚才在那个教皇面前可憋死我了。”

气息?什么气息?难道是剧情中提到过的黑暗气息?前方一阵非常清晰的挖土声传来,我们往前走了十几米,一个罪恶法布罗挖掘者出现在我们眼前。

格雷高里对这种怪物只是皱了皱眉,没有出手的意思,我只能走上前去,已经被光亮吸引了注意力的罪恶法布罗挖掘者打量了我们一下,看见我向它走来,它也不客气的抬起手中的镐头向我砸了过来。

依旧是一个侧身劈,枯叶刀也依旧准确的砍在它的脖子上,这次却只是砍出了一个小小的伤口,伤害不过三千左右,罪恶法布罗挖掘者的血条只掉了十分之一。明明是顶级副本的怪物,为什么血量反而比副本外面的少了那么多?我试着挥动武器,枯叶刀在我手里劈,刺,砍,切,划连续几次攻击,我发现根据我用力的多少造成的伤害变化幅度居然非常大!全力一击的一次刺击足足打出了一万的伤害,但是我轻轻划割的一刀却只有一百的伤害?

而且那种手感!非常非常真实的锐器切割肉体的手感!《神话》号称的百分百实感,但是事实上大家还是能明显体验出作为游戏和现实的不同,那就是攻击怪物的手感和伤害计算,平时我攻击怪物的时候根本没有什么手感,就感觉刀子遇到了阻碍,没办法继续下去而已,对于皮肤、肌肉、骨骼等的切割手感完全是没有的,而且本来像我这样发动了攻击,无论有没有用力,都应该算是一次普通攻击,造成的伤害除了因受击地点和暴击概率影响,应该都是一样的伤害才对!这就是炼狱级副本吗?真实的如同现实感觉。我心里的惊讶完全表现在脸上,明明只是数据化的怪物,居然和真实的生命体一样!那种惨叫,挣扎,困兽一般的表现比之外面的罪恶法布罗挖掘者真实了无数倍!

终于打空了它的血条,一个不一样的击杀系统提示跳了出来:“滴!您击杀了罪恶法布罗挖掘者,获得杀戮值1点。”

我没有获得经验值,怪物的尸体也没有出现以前那种‘拾取’的状态,而是增加了这种有些莫名其妙的杀戮值,我打开我的人物属性栏查看,在我的经验条的地方替换成了一个空的槽:

【杀戮之心】(暗金色)

专属玩家:零之翔

个人第一状态:每一点杀戮值增加百分之一所有伤害,当杀戮值被消耗之后保留最大状态效果1S。

1/1000

开启【真·杀戮之心】,消耗杀戮值100,持续一分钟,每消耗一点杀戮值额外增加一秒持续。

被动一:嗜杀:击杀一个单位获得一点杀戮值。

被动二:食灵:击杀单位时一定概率吞噬目标灵魂。

特效一:【丧心】:开启后每秒消耗一点杀戮值,使自己造成的所有伤害无法被格挡,无法被抵消,并获得50%吸血!

特效二:【病狂】:开启后每秒消耗一点杀戮值,使自己单次受到的伤害不会超过HP最大值的百分之五十。

杀戮之子专属杀戮强化状态!

我还在吃惊中,格雷高里见我轻松解决了一个怪物,不由得说道:“没想到你居然有这种实力,走吧,继续前进。”他轻描淡写的样子好像完全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一样,我抿了抿嘴唇,在《神话》里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莫名其妙的时候了,一边检查自己的其他东西,我一边跟着格雷高里继续往洞穴深处行进,我发现除了我的经验条变成了这个专属状态以外,我的唯一一个主动攻击技能也发生了变化。

【杀意决】(金色)

LV.?(杀戮强化!)

1.判定,判定出目标身上最致命的弱点所在!

2.绝对刺杀,判定成功后发动,消耗全部精力值,对目标造成一次伤害,该伤害视判定出的弱点的程度而决定,伤害在0至最大生命值的百分之九十九之间浮动。(CD:十分钟。)

3.杀戮强化,使用该技能击杀敌人时恢复满自己的精力值,并回复百分之十HP。

又是杀戮强化!到底是怎么回事,在悲鸣洞穴中我怎么会获得那么大的提升呢?

“主人,这里有一股非常强大,纯粹的黑暗力量!应该是这股力量的刺激,使你的天赋能力暂时完全发挥了出来!”

莫甘娜给我解释了一下原因,我突然感觉胸口一痛,眼前&lt;死亡&gt;印记一闪而过!

痛苦并不强烈,而且很快就消失了,我感觉胸闷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前面又出现了一个罪恶法布罗挖掘者,心情莫名不好的我尝试着使用了一次杀意决,在我的眼里,这个不比哥布林高多少的怪物胸口出现了一个明显的红点,身体不由自主的一个踏步前近,手中的枯叶刀准确的命中了那个红点,没有半点迟滞的扎入罪恶法布罗挖掘者的胸口!一股清楚的堪称恐怖的感觉从手上传进我的大脑里,再向着我全身蔓延炸开!那一瞬间的居然爆发出了一种病态的快感,“哈!”我呼了一口气,胸闷的感觉似乎少了很多,心情也似乎好了很多!

罪恶法布罗挖掘者刚刚抬起镐子就放下,尸体无力的倒了下去,秒杀!格雷高里浑身一抖,无比惊骇的看着眼前的天选者,好可怕的杀气,好凶狠的一击,即使是等级比他多了近五倍,但还是感觉到这一刀即使是自己都不能无伤接下。

这个天选者到底还是有什么秘密?

我吞了口口水,好棒的感觉,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我背对着格雷高里,他看不见我的脸,此时我的眼球诡异的变成了血红色,一股邪恶诡异的感觉从我脸上爆发出来,&lt;死亡&gt;印记一下子出现在我的额头中间!

“嗯?”

远在地狱深处的死亡天启忽然抬起了头,才第二天,怎么就被他开启了完全的形态?按道理应该到他五十级的时候,开启完全天启形态的能力会出现在他的技能树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死亡天启骑士摸了摸胯下的墨绿魔焰骷髅马,有莫甘娜跟在他身边,他的灵魂应该不会出问题,就算出问题了也没关系,死亡天启骑士的手中出现了一个淡淡的符印,正式我的额头上出现的那个&lt;死亡&gt;印记,只要有这个在,我随时都能控制住他!

悲鸣洞穴中,状态不对的我身上依旧散发着淡淡的光明祝福白光,格雷高里看了我的背影一眼,刚才我跟他留下一句:“我去清理前面的路。"就先走了。

一路跟过来,到处都是被一刀毙命的罪恶法布罗挖掘者的尸体,虽然对于格雷高里来说他完全看不上这种低级怪物,来再多也只是一个魔法就能解决,但是对于那个等阶非常地下的天选者来说,这些怪物不应该是可以随意屠戮的对象吧?而且,最让格雷高里浑身发寒的是,他一直都在用那个技能,那个杀伤力非常恐怖的技能,这是怎么回事,这种爆发类的技能限制消耗不应该非常大吗?一直使用这种技能就算是高阶战士也扛不住吧?

额头的印记淡去,我身上的邪意也慢慢消失,我感觉胸口已经不闷痛了,看了一眼人物属性栏,杀戮值不多不少,正好一百点。我大概猜到了,刚才我那很不对劲的状态应该是因为杀戮值过低造成的,身体仿佛变成了一个无脑追求杀戮的机器一般,一口气屠戮下去,直到达到一个临界点我才能恢复身体主导权,看来这个状态也是有利有弊啊。

一百点杀戮值让我的伤害提升了百分之百,由于便利的【杀意决】存在,我下意识的又使用【杀意决】击杀了一个罪恶法布罗挖掘者。

“滴!杀戮条件达成。罪恶法布罗挖掘者队长即将出现,请玩家做好准备。”

脚底的土地开始微微震动,格雷高里走到了我身边,上下打量了我一下,我对他灿烂的笑了一下,回头看先洞穴的暗处,一个比普通罪恶法布罗挖掘者大了接近一倍的超大号家伙出现了。它的头发是红色的,手里拿着两把大号的矿镐,两只眼睛闪烁着惊人的光亮,仿佛两盏小号的矿灯一般。

“滴!领主出现:【罪恶法布罗挖掘者队长】。”

【罪恶法布罗挖掘者队长】

暗金怪物

Lv.30

HP:300w

攻击力:1200~1755

攻击速度:快

技能:【顽强冲撞】,【亡灵重击】。

原本是一个统帅数百罪恶法布罗挖掘者的小队长,被希洛克的魔力和黑暗世界的力量侵蚀以后变成了一个相对较强的怪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
热门小说推荐:
师傅徒儿出山了〕〔苍龙剑心〕〔灵女名探〕〔心心请不要说再见〕〔天道传人在都市〕〔掌天控轮〕〔涅槃重生之庶女为后〕〔今惜是何夕〕〔重生成为全职魔法师〕〔冷漠王爷的特工王妃〕〔花钱烧脑〕〔高手没有假期〕〔异能人之战〕〔倾心花一朵〕〔一帆风一番雨一番故事〕〔婉转一蛾眉〕〔早安首席大人〕〔随心絮絮叨叨〕〔前世忆梦屋〕〔隐婚蜜宠〕〔游戏王霸天下〕〔浮世神主〕〔生门三部曲〕〔御妖之神话〕〔废后重生皇上你别逃〕〔我的五三不可能这么萌〕〔鬼影蜃楼〕〔宠妻如宝前世今生〕〔最远的距离是人心〕〔浪迹仙道〕〔不是一个人的修真〕〔冥王传说之光之子〕〔洪荒种地〕〔重生之高冷大佬宠夫不腻〕〔蝴蝶岛〕〔化凡成仙传〕〔至尊魅世〕〔埋葬案录〕〔吾家小女初长成〕〔魂霸九州之崛起〕〔武天魔帝〕〔终极幻想之都市〕〔被删除的记忆〕〔穿书之男主太撩人〕〔来自汉朝的小鲜肉〕〔重生之奋斗在古代〕〔总裁夫人别玩火〕〔邪眸天尊〕〔血衣〕〔三眼纪〕〔灵梦桥魂〕〔吾乃万古天帝〕〔EXO之十三月的奇迹〕〔海棠花开血引痴情灵主追妻〕〔穿越时空之我是吸血公主〕〔山里又逢君〕〔狄可青探案集——非正常死亡〕〔影乐迷离〕〔在这个只有男人的世界〕〔阿媛〕〔樱梦醉〕〔满朔落〕〔天下绝唱〕〔犹记那年风花月〕〔我主人生〕〔白夜鬼社〕〔无能计划〕〔谜案迷情〕〔听说巷尾的樱花开了〕〔修仙的枯燥生活〕〔轮回本源〕〔乾坤武天〕〔傲娇小姐冷总裁〕〔夏目友人帐同人〕〔重生之废材逆世召唤师〕〔龙之冕〕〔我20岁的这一年〕〔黎明在明天〕〔重生之仟面机神〕〔碎心者〕〔林一的古代生活〕〔自家王妃很嚣张啊〕〔心棺〕〔赛尔号之梦幻六公主〕〔在云端等你〕〔七重奏明夜曲〕〔魔气高手〕〔绝情君主多情妃〕〔圣剑魔域〕〔青春·祭〕〔阳界阴司〕〔中国古代二十八星宿传说〕〔木灵珠传奇〕〔男神怎么才能攻下你〕〔TFBOYS之恋是初夏〕〔九天混滅〕〔蒹葭玉树〕〔绝对天使之重生〕〔南有橘子洲〕〔夫君你别跑啊〕〔风骨嶒峻〕〔异界至尊神器系统〕〔逆天狂妃杠上冷邪王爷〕〔末世枭雄〕〔降妖宝典〕〔轩辕雨录〕〔荒天破魔〕〔锦衣杀手〕〔狐仙庙〕〔入凡弑神生〕〔双手抱头快跟我回家〕〔我在人间收妖降魔〕〔寒恋雪〕〔末世重生之病娇萝莉不好惹〕〔TFBOYS之尊后降临〕〔末日仙〕〔进化生命〕〔网游之灭世辉煌〕〔那年夏日山有木兮〕〔终末小队
最新入库小说:
沧澜锁卿魂〕〔绝世倾宠阁主你瘦了〕〔伽蓝何处〕〔十年繁华依旧〕〔半夏浮华〕〔花落的瞬间〕〔这一世我要为自己活〕〔诡异童话〕〔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神坑穿越瓦罗兰〕〔红颜乱之公主遗恨〕〔网游第二天堂〕〔战神联盟之梦幻风雨〕〔快乐星猫之十二星座身世〕〔EXO之为爱起舞〕〔囚爱之邪帝霸爱〕〔白日极夜〕〔万年倾城之因果天下〕〔宇宙纵横〕〔传说之下之时间线〕〔魔兽世界编年史〕〔鲸鲨暗河〕〔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废土生存法则〕〔集万宠于一身〕〔伽蓝何处〕〔玉喜〕〔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敲响天际之门〕〔利刃侠〕〔重生之总裁请自重〕〔万界崇凰〕〔有主见的方润〕〔白鹿归〕〔杂牌神算〕〔温柔世子宠溺妃〕〔构世〕〔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与心相连〕〔年华独白〕〔鬼王的傲气小姐〕〔最强末日系统〕〔落花下分开过〕〔觉醒之天下为敌〕〔未来神话〕〔家有妖医〕〔末世兽都〕〔重生之总裁请自重〕〔北武都尉司〕〔神坑穿越瓦罗兰〕〔重生之末日城市系统〕〔恋与白起〕〔我家总裁画风总是不对〕〔契约爱妻〕〔刻浊星逝〕〔那时我们都不懂爱〕〔蔷薇刺〕〔古荒道月〕〔坏掉的流年〕〔白鹿归〕〔末日狂帝〕〔将恶人进行到底〕〔火影之宇智波曦月〕〔EXO黑暗无边与你并肩〕〔问仙之旅〕〔快穿之boss别黑化〕〔盗龙陵〕〔启征途〕〔眉间轻点泪花妆〕〔构世〕〔我是太皇太后〕〔永寂山河〕〔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未来神话〕〔戒不掉你的笑与酷〕〔问仙之旅〕〔蚁恋〕〔花落的瞬间〕〔新夜半鬼叫门〕〔风琴雨夜〕〔眼中无泪心流泪〕〔穿越之帝君夫人带娃跑〕〔诡异童话〕〔鬼王的傲气小姐〕〔江山如画与君共赏〕〔推倒相公〕〔妹妹是假少女〕〔花落的瞬间〕〔网游之重启战魂〕〔名侦探柯南续篇〕〔江山如画与君共赏〕〔眼中无泪心流泪〕〔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赛尔号之雪舞暗夜〕〔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洛克王国之征途〕〔集万宠于一身〕〔傲娇总裁宠萌妻〕〔半夏浮华〕〔穿越之帝君夫人带娃跑〕〔冰封炽热的世界〕〔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末日狂帝〕〔戒不掉你的笑与酷〕〔血族灵契〕〔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婚不作祟〕〔二世奈何又逢君〕〔如果你能感受到我的爱〕〔彼岸可有花〕〔赛尔号之碧瑶〕〔戒不掉你的笑与酷〕〔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神之迷域〕〔后洛神赋〕〔吾家有树才安好〕〔特工王妃驾到〕〔专属于她的爱恋〕〔彼岸可有花〕〔杂牌神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