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岸地小说网 > 民间奇谈 > 诡镇怪谈

第九章我是河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水猴子拉着李牧的脚向河底暗流游去,水越来越暖,他却越来越冷,感觉自己正在慢慢变成一坨冰块,可头脑却变得越来越清醒,眼睛也变得越来越明亮,水下本来模糊不清的东西看得非常清楚。

李牧看得最清楚的还是那只水猴子,它正在拖着他的脚向水底浓密的水草丛游去。

水猴子游到水草丛中就开始翻转身体,就像猴子在草地上打滚,那条强有力的大尾巴拖着李牧在水草丛中翻滚碰撞在水底的砂土和岩石上,他觉得很奇怪,难道它想在这里把自己摔死?

冰冷的身体失去知觉,碰到水底的岩石也感觉不到疼痛,相反在他僵硬的身体上带来针砭般疼痛的快感,觉得很舒服。这种舒服的感觉没有多久他就发现自己身体缠满水草,柔软坚韧的草茎牢牢捆住他的身体,想动也动不了。

水猴子看到李牧捆得像粽子似得动不了,就松开尾巴上的手,伸出前肢上指间有蹼鸭掌般的爪子捧起河底淤泥糊在他脸上,连续捧了几大把,直到把他的七窍都糊满泥才停下来。

李牧想起岸边玩耍的孩子被水猴子拖走时,也是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明白了原来水猴子拉人下水都要缠上水草,糊上泥,可能这就是它们制服猎物的方法。幸好李牧吃过鱼脑石,就算不呼吸也没有关系,只是这身上的水草太多,每根都紧紧地勒在身上,他根本就动不了。

水猴子看到李牧的样子感觉很满意,坐在旁边看着他,好像对这个猎物非常好奇,伸出尾巴上长满倒刺的手不时触碰他的身体,想看他还有没有反应。

李牧躺在水底,动也不动,静静地等着这只水猴子玩够了,认为他彻底死了把他拖回洞穴,他好动手宰了这只该死的水猴子。手腕上的伤口没有愈合,伤口中的血在水中不断流出,新鲜的血腥味随着水流漂出很远。

这条河里不止是它一只水猴子,还有好几只都在这片水域里觅食,它们同样喜欢这人血的味道。很快就有几只水猴子从远处靠近,它们游得很慢,似乎对它身旁这只水猴子很忌惮。

这几只水猴子远远地望着李牧,身后的长尾在水中高高扬起,长尾上的手随时准备攫取猎物,脸上的表情狰狞可怖,嘴角的獠牙轻微翕合吐出气泡,似乎在低吼。

李牧身边这只水猴子被它们激怒了,蹲踞在水草丛中张开大嘴也现出两颗巨大的獠牙,比那几只水猴子嘴角的獠牙都更粗更长,身后的长尾也竖起张开带着倒刺的大手,发出一声巨吼。

它把李牧藏在身后,颈项上的鬃毛在水中钢针般竖起,脊背弯得像一张蓄力拉满的弓随时准备把自己弹射出去,与这几只来它口中夺食的水猴子拼命。围过来的水猴子身材瘦小,但数量众多,足有六七只,每只都瞪着猩红的眼睛盯着它身后已捆绑好的李牧,目光中带着贪婪和羡慕,好像很久没有见到这么可口的美食。

靠在最前面的水猴子望着挡在李牧前面的那只水猴子,脸上的表情突然扭曲,眼中爆射凶光,首先冲过去用尾巴上的手死死抓住它的尾巴,大吼着呼唤同伴,然后张开嘴用獠牙向它的咽喉咬去。

其余的水猴子听到它的吼声也冲上来。

蹲踞在李牧身前的这只水猴子立身咆哮,身后长尾甩起来抓住扑向自己的水猴子,蓄满力量的身体瞬间暴涨,竟然将这只水猴子抓到身前高高举起一口咬在咽喉上,这只水猴子在凄惨的哀鸣声中被远远地抛出去。

红色的血液从水猴子的伤口流出来,身体因为疼痛缩成一团不断发抖,挣扎着沉到水底不动了。

原来你的血也是红的,受伤了也会疼。李牧望着那只抛出去的水猴子在水中留下长长的血迹,心中出现莫名的快感,想着你们只要还知道疼,会流血,我就一定要让你们尝尝这种死的滋味。

其余几只水猴子怔在那里不敢动,看着那只抛出的水猴子躺在河底死去,脸上凶恶的表情开始萎缩,嘴角伸出的獠牙慢慢收拢,竖起的长尾也放下来,望着同伴尸体转身悻悻离去。

这只水猴子向它们离去的背影又发出一声得意的大吼,转身用长尾上的大手抓住李牧的脚继续向黑暗的暗流深处游过去。

暗流中没有光,什么也看不到,李牧只觉得水猴子在拖着他的脚逆流而上,不知道游了多久,他感觉自己离水上岸,好像把他拖进一个洞口。

洞口很光滑,好像经常有东西从这里拖入,李牧想起那个可怜的孩子,他一定也是从这样的洞里拖进去慢慢吸干身体里的血液。

李牧咬紧牙试着运动自己僵硬的身体。

洞里有月光,李牧看到地上躺着几具吸干血的干尸,干瘪的尸体正在腐烂发臭散发出难闻的味道,脸上的眼珠已掏出,空洞的眼眶里有蛆虫在蠕动,看着就像尸体还在流泪。

李牧觉得一阵恶心。

可是他吐不出来,甚至连动一下也不可能,他的身体已完全冻僵,离水后皮肤变得像窗纸一样薄,不但薄而且脆弱,只要轻微受到碰撞就会破裂。

就连月光照在身上他都感觉像刀割一样疼。

李牧身上已破了好几处伤口,看上去就像肮脏破旧遭到丢弃的布娃娃,只是他的伤口露出的是肉,流出的是血,而不是棉絮。这些伤口都是水猴子拖它进洞时留下的,他知道这是吃下鱼脑石后身体出现的反应,可是没想到会这么严重,竟然会让他变得这么脆弱。

苗丽只是说会冷得像个死人,却没说过会有这么严重,竟然脆弱的像一碰就碎的泥娃娃。

李牧觉得自己的身体随时都会碎裂。

如果不是身上缠绕着厚厚的水草,他的身体现在一定从洞口拖进来的路上碎成肉糜铺在路上。

水猴子把李牧丢到那几具干尸旁,蹲在地上喘着粗气,低头用舌头舔拭尾巴上的伤口,那只水猴子的攻击虽然没有致命却还是给它留下深深的伤口,伤口肌肉外翻露出白色骨头,看着几乎断裂。

那只手好大的力量。

李牧多希望这条尾巴能断掉,这样自己动手宰它的时候可以容易一些。水猴子蹲在地上舔自己的伤口,脸上的表情既痛苦又愤怒,抬起头望着洞外皎洁的明月发出长啸,啸声如歌如泣充满愤慨,好像在怒斥上天为什么对它如此残酷。

“水猴子是落水人冤魂所化……”李牧想起这句话。

他望着那只水猴子,觉得他生前活的一定很痛苦,落水死后还要受到比生前更痛苦的折磨,这也许就是它暴戾无情的原因,它痛恨这个世界,痛恨世上所有的人。

他有些同情这只水猴子。

长啸声不绝,响彻洞穴,它忽然回过头望着李牧,脸上的表情充满凶戾,一双鲜红的眼睛露出恶毒的光芒,在黑夜中看来像宝石一样闪着邪恶的光,这种光芒越来越炽烈,身后的尾巴在啸声中慢慢扬起,尾巴上的怪手五指张开,手上的倒刺根根竖起随时准备刺入李牧身体里。

李牧拼命扭动身体,希望自己能动一下,手电筒就在身边,只要伸出手就可以点亮。水猴子怕火,也许这个电筒发出的光会让它害怕,他想起苗丽说的话。水猴子看到他动并没有阻拦,它对人类的力量从来都是不屑,就算李牧立刻跳起来站在这水猴子面前,它也不会感到一丝惊慌,只是这个人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死却让它很惊讶。

它看着李牧艰难地伸出手向手电筒摸过去,很想知道他要做什么,竟然伸过尾巴用手抓起电筒放到他手中。

李牧拿到电筒,用拇指忍着剧痛按动开关,强烈的灯光立刻照在水猴子脸上,水猴子大惊用前肢遮挡双眼,似乎很不喜欢这种强烈的光亮,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吼声,伸出尾巴一下子把手电筒打落在地。

原来它不怕手电筒的光。

李牧看着手电筒落在地上,心也跟着很快沉下去。

水猴子看到地上的手电筒,慢慢地适应了它的光亮,伸过尾巴从地上拾起手电筒四处照射着,好像原始人第一次发现火一样兴奋,李牧看着水猴子慢慢把手电筒的光照在自己身上,知道自己也很快要变成一具干尸。

手电筒的光照射着李牧的脸,水猴子似乎在仔细打量着这个让它感到惊奇的人,看了好久才把灯光移开,慢慢地向他走过去,尾巴上抓着的手电筒也丢在洞口,笔直的光柱遥射天空,像探照灯一样光亮耀眼。

手电筒质量真好,摔得这么重也没有坏,不知道为什么李牧忽然很想知道这个手电筒是什么牌子,他记得董胖子开的杂货店里卖的东西全是假货,怎么这个手电筒会是例外?

李牧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可是自己却连动一下手指也困难,他知道自己死定了,只希望鱼脑石的毒性更猛烈一些,让水猴子吸食血液之后也像自己一样中毒,就算毒不死它也让它像自己一样半死不活。

月光照进洞穴,水猴子的脚步到了近前,李牧已可以嗅到它毛发上的发出的恶臭,那种味道就像是血肉在水里腐烂后混合着烂草的味道,比身旁干尸腐烂的味道还难闻。

李牧瞪着眼,他现在能做的只有把眼瞪起来,就算是死他也不会屈服,他告诉自己就算到了断气的时候也不可以流一滴眼泪,不可以发出一声哀求,如果还有力气可以笑,他想纵声长笑,把心中的悲愤用笑声留在这个世界上。

水猴子望着李牧,长尾上的怪手五指撑开,长而尖锐的指甲塞满乌黑的泥垢还在不断滴着水,好像毒蛇的长牙在滴着毒液,他知道这只肮脏的手很快就要插入自己身体,然后它会低下头从伤口里猛吸自己身体里的血液。

李牧忽然开口道:“你能把爪子洗干净吗?”

这是他最后的心愿,他不会屈服,也不会哀求,但是会提出要求,他想死的时候可以更干净一些,死在这只手上真的让他很难忍受。

水猴子望着李牧脸上戏谑的笑容,又一次被激怒了,它开始厌烦这种挑衅,从没有人会对它如此轻视,它已看惯了人类的卑微和懦弱,从没想到还会有这样不怕死的人。它身后的长尾已高高扬起,手指上的指甲尖锐突出,可是还没有甩过来就停住了,骇人的气势瞬间消散,脸上充满疑惑的表情,两只耳朵轻微摆动在倾听洞外传来的声音。

洞外真的有声音传来,好像一只很大的青蛙在跳进来,每跳一步都发出牛鸣般的低吼。

李牧也听到了声音,他不但听到还看到,因为这只大青蛙的手里拿着那只丢在洞口的手电筒,不断跳跃着照射洞穴里,最后灯光落在李牧脸上。

手电筒的光真的很刺眼。

李牧眯起眼望着那片耀眼的灯光,觉得这手电筒的质量真的好极了。灯光只是在他的脸上停留一会就移开,他瞪大眼睛看着这个一步接一步跳进来的大青蛙。

李牧看了半天也不知道它究竟是什么东西。

它的样子很瘦也很小,长的像人也像猿,貌似七八岁的小孩子。圆圆的头上长着像鸟一样尖锐的喙,鼻子像狗一样凸出,绿色的身体覆盖着鱼一样的鳞片,身上还背着个圆形的龟壳,每跳动一步都有透明的粘液从身上滴落好像刚从水里爬上来。

它像青蛙一样连蹦带跳地走进来,手里拿着半根小黄瓜,张开鸟喙一样的嘴用尖细的牙齿不停啃食,很快就吃个精光。它看了一眼惶恐不安地伏在地上的水猴子满脸不屑,伸出青蛙一样的前肢突然抓住那只长着怪手的长尾巴把水猴子扯到眼前,就像淘气的小孩子在拉动可怜小狗的尾巴,举起手电筒敲了下它的脑袋,然后把它倒提起来控净头上的水,发出长长的牛吼声。

“哞……”声音低沉并不响亮。

水猴子听着这叫声脸上的表情立刻变得充满恐惧,粗壮有力的尾巴软软地垂下来,低下头,整个身体都在无力地萎缩,顺从地蜷伏在地上像一只温顺的小狗。

它究竟是什么东西?

像人,像猿,像鸟,像蛙,身上披着鱼一样的鳞片,身后还背着乌龟一样的壳,凶悍的水鬼见到它变得像绵阳一样温顺,连一点反抗的想法也没有。

这只大青蛙一脚踢开水猴子,拿着手电筒向李牧跳过来,绿色的鳞片闪着奇异的光泽,好像随时可以像变色龙一样随着着环境改变颜色,更奇怪的是它的前肢竟然是相通的,离着李牧还有很远的距离,一只胳膊就伸出而且变得很长,把那个玉坠子一把扯下来,另一只手同时变得很短几乎完全消失,把那个玉坠子放到眼前仔细端详。

它好像熟悉这个玉坠子。

“这个玉坠子是你的吗?”这只大青蛙居然会说人话。

李牧摇头:“不是。”这只大青蛙眼中立刻射出凶光:“你从哪里得来的,敢说错一个字我把你撕碎了喂水猴子。”这只青蛙恶声说道。

“朋友送的,让我戴着保平安。”李牧无力地说道。“你那个朋友姓什么?是男还是女?”这只大青蛙问道。“她姓周,是个女孩。”李牧现在就连说话的力气也慢慢消失。

这只青蛙的手臂突然又伸长抓住李牧的脖子,就像老鹰抓着小鸡,狞笑道:“你敢骗我,看来你真的不想活了。“李牧瞪起眼,勉强抬头:“我为什么要骗你,我连你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骗你有什么用?”

“你不知道我是谁?”这只大青蛙的手在用力,李牧觉得自己的脖子快断掉了,“不知道。”李牧咬着牙倔强地昂着头回答。“你带着这个玉坠子到这里来不是找我们的?”这只大青蛙的手放松力量,李牧觉得舒服多了,摇着头说不出话。

“你说这个玉坠子是姓周的女孩送给你的,可是我知道它的主人应该是个男孩,不过那个男孩好像也姓周,你这还不是骗我?”这只大青蛙大声问道。

“这是那个女孩家里祖传的,是她爷爷送给孙女的,我看你才是骗子,看上了这件玉坠子想蒙我,如果是这样你可以等我死了再拿去。”李牧瞪着眼盯着这只大青蛙。

这只大青蛙忽然笑了:“我忘了你们人类寿命只有几十年,当年送给那个男孩玉坠子的时候已是七十年前,看来他已变成了老头子,把这件珍贵的玉坠子送给了孙女,你可能没有说谎。”

这只大青蛙放下李牧,坐在它旁边玩起手电筒。

水猴子趴在地上喘着粗气头也不敢抬,甚至连逃跑的意思也没有,只是在那里趴着,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对这只大青蛙这么害怕。

李牧觉得很奇怪:“你究竟是什么东西?”这只大青蛙继续玩着手电筒头也不抬地说道:“我是河伯。“

它是河伯?

李牧望着眼前这只大青蛙,张大嘴巴连话也说不出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
热门小说推荐:
倾城八小姐之绝世女仙〕〔一颗清茶〕〔超能之子之梦魇会〕〔鬼道纪实录〕〔腹黑郡主太嚣张〕〔唯有你是爱〕〔霸道总裁你很烦〕〔伤心鬼〕〔开鹿〕〔一缅江湖〕〔穿越赛尔号之我是米瑞斯〕〔半枯胡杨〕〔唯我进化论〕〔重生之郡主殿下好轻狂〕〔宝贝王妃哪里逃〕〔万道神罚〕〔冷情王妃腹黑殿下宠上天〕〔恋上麻辣总监〕〔万界无敌穿梭系统〕〔都市诡事〕〔魔君大人请勿扰〕〔腹黑王爷一口吃掉调皮小王〕〔斗罗大陆之死神签到系统〕〔异能暗潮〕〔天灵棺〕〔魔影绰绰〕〔你好猫sir〕〔萌宝宠妻〕〔如痴浮世亦如梦〕〔君颜似景无双〕〔陆先生的私密宠爱〕〔小东传奇〕〔深渊影狼族〕〔判若伊人〕〔霸道总裁独宠小妻子〕〔重生之抢走一切〕〔久昔〕〔妖孽相公在异世〕〔浪子剑宗〕〔秋闺〕〔符魂〕〔修罗之悲〕〔她所期待的永恒〕〔最坏太妃〕〔月影依风〕〔唐朝中的现代人〕〔无罪之源〕〔三生三世十里桃加还珠格格〕〔我和我梦里的他〕〔末世之幕后boss是萝莉〕〔帝君之路〕〔堕天使之恋〕〔绝望的回忆—冬季回忆〕〔九界神谕〕〔网游之轮回之路〕〔孤注一掷的温柔〕〔爱与痛的区别〕〔腹黑总裁滴女友〕〔二十二年等于二十二天〕〔帅也是一种原罪〕〔商女独尊〕〔娱乐圈清流〕〔王牌团队〕〔人间大将〕〔灵心之魂〕〔归来的战士〕〔来自魔族的人类〕〔种族战争之崛起〕〔天启阁〕〔玄月通神路〕〔我在世间凑数的日子〕〔重生之带着空间回末世〕〔剑八里〕〔我和怪力弟弟〕〔烟雨轻叩帘半卷〕〔车如流水马如龙〕〔去追宠你爱的人〕〔梅心寒林〕〔幻戒之众神归来〕〔霸道总裁的契约小老婆〕〔暗夜魔令〕〔盛宠小国师〕〔四凶收养录〕〔守护之神〕〔话说成吉思汗〕〔正气通天〕〔制霸联盟〕〔晨曦的梦魇〕〔不定杂集〕〔问君安好〕〔人间悲欢终将不堪回首〕〔变形金刚领袖之证圣者归来〕〔他是亲爱的姑娘〕〔明天何处安放〕〔一切只是为了她〕〔终端穿梭学〕〔网游之宗师〕〔自习室的小纸条〕〔囚七〕〔上门女婿九千岁〕〔韵中寒〕〔兰斯卡大陆传说〕〔陆之力玄〕〔都市第一狂少〕〔鸾凤还巢.〕〔光明道路〕〔低头扬眉恰到深处〕〔双生秋开半夏〕〔血魔法师奥义〕〔重回一生〕〔征战之旅〕〔杀人动机〕〔逃亡录〕〔植物大战僵尸故事〕〔破灭的空间〕〔猜测死亡〕〔疯狂刀塔〕〔白月光计划〕〔吞噬长生技〕〔剑起苍澜
最新入库小说:
绯色断罪之人〕〔蚁恋〕〔战神联盟之梦幻风雨〕〔沧澜锁卿魂〕〔永寂山河〕〔年年岁岁声声慢〕〔我在海滨开了养生馆〕〔恶灵之刃〕〔刀塔之小兵逆袭〕〔失乐泉〕〔废土生存法则〕〔网游第二天堂〕〔网游之重启战魂〕〔星辰未落时〕〔专属于她的爱恋〕〔大时代战事〕〔重生之总裁请自重〕〔那时我们都不懂爱〕〔戒不掉你的笑与酷〕〔赛尔号之黑色森林血色彼岸〕〔特工王妃驾到〕〔如果你能感受到我的爱〕〔走啊去捉鬼〕〔狐狸小姐和总裁先生〕〔恶灵之刃〕〔古荒道月〕〔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古荒道月〕〔血族灵契〕〔兽皮人的复仇〕〔重生逆转之你要宠我〕〔伽蓝何处〕〔戒不掉你的笑与酷〕〔赛尔号之碧瑶〕〔兽皮人的复仇〕〔构世〕〔我负子戴〕〔网游之争王记〕〔推倒相公〕〔人鱼公主你别跑〕〔囚爱之邪帝霸爱〕〔鬼王的傲气小姐〕〔年华独白〕〔嬴政秘史〕〔构世〕〔重生之总裁请自重〕〔傲娇总裁宠萌妻〕〔苏苏营救计划〕〔构世〕〔女巫恋上猫〕〔年华独白〕〔万年倾城之因果天下〕〔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道士爷爷〕〔凉凉的爱意〕〔EXO之花开半夏夜玫瑰〕〔白日极夜〕〔凤舞九天必以长情〕〔三千纪元〕〔赛尔号之碧瑶〕〔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妹妹是假少女〕〔石连草〕〔构世〕〔白日极夜〕〔火影之宇智波曦月〕〔敲响天际之门〕〔启征途〕〔七日记〕〔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三世千絮若迷离〕〔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赛尔号之碧瑶〕〔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暮去待你归〕〔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重生之不再遗憾〕〔绝世倾宠阁主你瘦了〕〔网游之重启战魂〕〔刻浊星逝〕〔穿越之帝君夫人带娃跑〕〔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快穿之boss别黑化〕〔夏娜同人系列〕〔白鹿归〕〔玩世不恭小妖姬〕〔末世来临之末〕〔北武都尉司〕〔落花下分开过〕〔洛克王国之征途〕〔三千纪元〕〔花开半夏爱如烟漫〕〔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狐狸小姐和总裁先生〕〔将恶人进行到底〕〔末日狂帝〕〔人鱼公主你别跑〕〔宇宙纵横〕〔永恒的长城〕〔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与心相连〕〔穿越APP〕〔我是太皇太后〕〔刀塔之小兵逆袭〕〔末日狂帝〕〔末世来临之末〕〔为你情深却浅缘〕〔末世兽都〕〔巅峰枪王〕〔废土生存法则〕〔敲响天际之门〕〔吾家有树才安好〕〔古荒道月〕〔问仙之旅〕〔诡异童话〕〔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江山如画与君共赏〕〔二世奈何又逢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