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岸地小说网 > 民间奇谈 > 诡镇怪谈

第八章水猴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清冷的月光下,小河宛如一条银蛇,闪着粼粼的波光,向远处悄悄爬去。

白白的水花,淡淡的月色,薄薄的雾气。

前面就是董胖子撒网捕鱼的地方,河滩的草地上银光闪闪的似乎有东西很整齐地摆在那里,苗丽望着那片银光笑道:“也不知道这是你的幸运,还是你的不幸,今天真的有‘水鬼拜月’,你自求多福吧,下水后你很快就会遇到水鬼。”

苗丽的笑容淡淡的冷如月光。

“什么是‘水鬼拜月’?”玉子望着那片银光悄声问道。

“每到月圆之夜,水鬼就会上岸,在月光下将捕到的鱼整齐摆放岸边,然后登高望月,用手梳理长发,又凄厉长哭,声如女人惨叫,令闻者不寒而栗,之后水鬼跪地拜月,再把鱼吃掉,看来董胖子是动了水鬼用来拜月的鱼群才会引来报复。”

苗丽的话让董老太脸上露出喜色,那片银光仿佛到了她的眼中,变得邪恶而贪婪。

“听说这水鬼心脏吃了大补,可以延年益寿。不知道你能不能给我带回来?”董老太说道:“还有它的骨头,熬过水后治疗风湿骨痛有奇效,我现在老了毛病也多起来,正需要这东西。”

她望着李牧,期盼着得到他的回答。

李牧没有理她。

玉子从脖子上解下玉坠子,一个精致的独角青牛,低头挂在李牧脖子上,“这是我爷爷留给我的东西,能辟邪,鬼怪都是一样,这水鬼应该也会怕这个东西,这是我家祖传的,你把它戴着吧。”

她抬头望着李牧,月光映在脸上,晶莹的皮肤仿佛透明,就连皎洁的月光也黯然失色,“玉坠子可不是送给你的,记得要回来还我。”玉子咬着嘴唇轻声说道。

苗丽冷笑着:“如果这真是你家里祖传的,我劝你还是摘下来,就这么送给水鬼太可惜了。”玉子瞪了她一眼,低下头不再说话,泪水滴落在手上,那只手仿佛也是美玉雕成。

“这是什么东西?”董老太忽然后退着抬起脚,有一只小老鼠从她脚下爬过,这只老鼠还太小,不懂得世上险恶,以为哪里都像母亲的怀抱一样安全,对什么都感到好奇,居然跑到董老太的脚上嗅起来。

董老太的脚落下来踩住小老鼠的尾巴,脸上浮出恶毒的狞笑,额上垂下的一绺绺长发像是毒蛇吐出的长舌,“这个小东西怎么来这里找死,看来也是个不要命的东西,居然胆子这么大。”

小老鼠的胆子确实很大,它从董老太的鞋底抽出尾巴大摇大摆地绕过去继续向前爬,董老太的脚又落在小老鼠的头上轻踩住不动,只是微微地用力,她似乎很享受这种折磨的乐趣。小老鼠“吱”的一声掉头就跑,它已本能地感觉到危险,可是太晚了,董老太的速度很快,一点也没有老人无力的疲态,看不出任何有风湿骨病的样子,抬起脚用力踩在小老鼠身上,耳朵里听着它发出惊恐的尖叫声慢慢地踩入河滩沙土中。

董老太的脚踩的很仔细,并不想立刻要它的命,只是让它陷入沙土中,不断陷下去,一直让它陷到地狱中。

“不要这样。”李牧推开踩在小老鼠身上的脚,董老太跌坐在旁边摔得很重,他却连理也没有理,伸出双手捧起小老鼠,在月光下仔细端详。

小老鼠只是受到惊吓,并没有受伤,蜷缩在李牧手中簌簌发抖,惊恐的样子让人看着可怜。“它没事吧?”玉子望着小老鼠觉得很心疼,它还这么小就受到伤害,命运有时真的很残酷。

“它没事,应该很快会好起来。”李牧转身把它放到旁边的鼠洞前,它的家就在附近,这样的小家伙就算真的离家出走也走不出多远。小老鼠抬起头四处嗅着,好像不敢相信发生的这一切是真的,迟疑地望着眼前熟悉的家门,突然跑回鼠洞里去。

玉子看着小老鼠安全了,终于松了口气。“你为什么这么做?”董老太忿忿地从地上站起,“这是老鼠,本来就该死。”

“你儿子也该死,我也不应该这么做。”李牧显得很气愤,董老太立刻闭上嘴,她就算有天大的脾气现在也不敢发火,只好站在那里拍着身上的灰土掩饰心中的尴尬。

苗丽冷笑着:“自己的命都快没有了,居然还去关心一只老鼠,也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现在还有心情去管它的死活。”

“我曾经有段时间也像它这样惶恐地活着,每天都担惊受怕,有各种苦难等着我,那时我真的希望有人能帮助我,可惜从来也没有。”李牧淡淡地说道:“现在我要帮助它,希望它不要像我一样无助。”

苗丽愣住了。

汹涌的河流蜿蜒而下,到了‘水鬼拜月’的地方变得平缓,水面上出现一道又一道漩涡气流,波浪一个接一个涌来,翻着白花,冒着白沫,月光下溅起灿烂的水花,像千万朵永不凋谢的银色花朵。

“你就从那里下水吧。”苗丽的指着水花最密集的地方面无表情地说道。李牧头也不回地向那片水域走去,走过‘水鬼拜月’留下祭品的地方,走到河边“噗通”一声跳下水,向河中心游去。

河面很干净,水流很平缓,游进去六七米后却变深了,似乎水底涌动着暗流通向其它地方。李牧突然卷进暗流中,水里很模糊还漂浮着很多絮状物,幸好水的味道不大,他还可以忍受。

李牧游到河中心的时候停住了,因为他远远看到苗丽做了个手势让他停下来,然后苗丽又指着离他不远处的水面,好像告诉他那里有东西。

李牧什么也没看到,只看到几个孩子在河岸边游水玩耍。“这是谁家的孩子,这么晚了还不回家?”李牧轻声说道,不由得皱起眉头向那几个孩子游去。

“不要管他们,你救不了。”河面上传来苗丽的声音。

李牧忽然发现水面上出现了模糊的人影,颜色不是很清楚,但依稀看到有四肢,它划水的样子很滑稽,前面两条胳膊很长,比它的腿还要长出许多,就像海豹在水里游动。

李牧游到近前才发现,那居然是一只猴子,可是他很快就知道那不是猴子,因为猴子没有它那么长的胳膊。

圆圆的脑袋,头盖骨向下凹陷,看着就像头上顶着个盘子,毛茸茸的身体,身后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弯曲着漂浮在水面上,它的前肢有类似蹼一样的东西,而且最奇怪的是它的尾巴末端好像还长着一只手。

那只怪猴子谨慎地接近河岸边玩耍的孩子,在水面上缓缓地漂过去,就像一截顺流而下靠在岸边的枯木,那几个孩子都没有发觉有东西向他们靠近,还在那里高兴地戏水。

怪猴子像鳄鱼捕猎般靠近孩子在水下的腿,把身后的尾巴伸过去,尾巴上的手一下就死死抓住孩子的脚踝,突然向水下拉扯,那个孩子惊叫着倒在水中变成一条黑影,这只怪猴子拉着这条黑影缓慢地游回河中心消失。

水猴子,它是水猴子。

岸边的孩子惊叫着四散奔逃,“有人落水了,快来救人啊,有人落水了……”

李牧愤怒地望着水猴子消失的地方,暗自骂了一句,潜下水向那个方向游去,那个孩子已被水猴子拖下水底,身上缠满水草,口鼻糊着河底淤泥,正在水里痛苦地挣扎。李牧不擅长游泳,在水底视线模糊辨不清方向,不能呼吸让他感觉胸口胀痛似乎马上就要炸开,很快就变得头晕眼花全身无力,身体不断向水底沉下去。

他忽然想起口袋里的鱼脑石,掏出来放到口中,两颗石头带着河水的咸味进到嘴里,散发着淡淡的苦味和鱼腥气,身体立刻充满力量,就算不呼吸也感觉不到难过,只是一股冰冷的气息涌上心头,身体的血脉瞬间冻结不再流动,心脏也失去活力,冰冷的河水变得非常温暖,在水中他忍不住开始战抖,感觉自己很快就要死去。

“我只有四十分钟。”李牧咬着牙朝孩子的方向游过去,奇怪的是他发现自己在水中变得非常自由,就好像鱼儿回到水中,身体周围温暖的河水不再是阻力,而是变成了动力,让他在水中快速地游动。

水猴子游得并不快,身后还拖着个孩子,李牧很快就追上,他看准距离伸出手,本以为一把就可以抓住孩子的脚,但惊讶地发现什么也没有抓住。

孩子身上有一层又腻又滑的黏液,就像鱼的身体一样,很轻松的从李牧手中脱出,他只能呆在那里望着水猴子拖着孩子向深处游去,然后消失在视野中。

河岸上很快发生骚乱,丢失孩子的父母望着河水撕心裂肺地哭喊着,不断地叫出孩子的名字,河水安静地在他们面前流淌,没有传来任何声音。

“孩子就这样消失了?”

李牧望着水猴子消失的方向,用牙齿咬破自己的手腕,让血液在水流中飘散,他的身体也顺着水流不断向深处漂去。听说水猴子最喜欢这种新鲜血液的味道,他想用自己的血把水猴子引过来为孩子报仇。

孩子虽然死了,但绝不能让这个水猴子继续活着,一定要让它付出代价。

河水不断把李牧送向深处,李牧就像死人一样静静地躺在水中,他不在乎自己会漂向哪里,只要能把他送到水猴子身边就可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牧感觉自己实在冷得不行了,他想翻身让自己的身体充分接触温暖的河水,让自己的精神可以振作一些,也让冻僵变硬的四肢能变得灵活,可以让他遇到水猴子的时候痛快地宰了它。

他后悔自己没有带尖刀来,如果有刀他一定会割开水猴子的喉咙,看它流得血是不是冷的,为什么连那么小的孩子也不放过,在他的人生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就结束。

李牧的身体刚开始翻转就感觉右脚一阵疼痛,本以为是抽筋,很快那种针刺般的灼热感让他知道这不是肌肉痉挛,而且有股很大的力量,拼命把它向深水处拉过去。

“拉吧,拉吧,把我拉到你的洞里,我好宰了你。”李牧心中想着,尽量放松着四肢,既没有挣扎也没有反抗,任凭那股力量把它拉过去。水猴子觉得很奇怪,它愣住了,因为从来也没有人落水后还像他这么安静。

李牧发现右脚上拉扯的力量消失了,自己的身体停在水中,他翻转身体在水中望着水猴子。水猴子看到李牧这么大胆惊住了,尾巴上的手竟然放开他的脚,瞪着一双眼睛望着他,脸上出现古怪的表情,水泡不断从它的嘴角冒出。

李牧借着月光在水中望着水猴子,它比拖走孩子的那只水猴子体型更大,脸上还保留着几分猴子的特征,一双眼睛鲜红,嘴角露出两颗狰狞的獠牙,身上很多部位的肌肉都凸出来,看着很强壮,尾巴上的手蠢蠢欲动似乎想再次抓住他的脚。

李牧的眼睛落在水猴子的尾巴上,尾巴末端带着长满倒刺的手,怪不得脚让它抓住会那么痛。

就是这只手拖走了那个孩子。

李牧伸出腿,把脚伸到水猴子面前,挑衅似得转动脚踝,他的行为彻底激怒了水猴子,粗大的尾巴突然甩过来,尾巴上的手更用力地抓住他的脚拼命向水底游去。

它的尾巴足有两米长,粗壮有力,尾巴上的手像钢钩一样扣住李牧的脚,手上的倒刺深深刺入肌肉,在他经过的地方留下一条长长的血迹。

这条血迹很快在水流中消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
热门小说推荐:
校花的修真守护〕〔今天也很暗恋你〕〔为搏红颜一笑〕〔幻影魔界〕〔歌尽琉璃〕〔霸道少年的呆萌少女〕〔狐与千年〕〔忆殇起落〕〔娟儿再见〕〔丧尸之黎明之前〕〔天路:紫域〕〔好难真的好难〕〔神秘王者大陆〕〔归圣成仙〕〔N计划重启〕〔冰凰耀世之幻绯境夜〕〔网游之灵冥〕〔大佬她无欲无求〕〔外星人的火星人〕〔或许不相识〕〔景陌传〕〔梦生〕〔零的距离〕〔不如爱我一辈子〕〔Exo之如果我不曾认识你〕〔中国古代的暗器总类〕〔我家的大佬有点多〕〔博人穿越疾风传〕〔景仙奇缘〕〔明帝传〕〔腹黑王妃王爷我错了〕〔她的男主是潘安〕〔樱花树下的呢喃〕〔网游之小小菜鸟〕〔公子你节操掉了〕〔网游之枪者无敌〕〔玟惜懿事〕〔虚幻之地〕〔光的羁绊〕〔画仙邪〕〔都市之全能妖孽〕〔修仙士〕〔倾城嫡女狠嚣张〕〔总裁邻居已上线〕〔吃出爱情来〕〔剑仙无为〕〔列车长等等我〕〔玄洲风云录〕〔河边柳窗外梅〕〔千面戏子〕〔自带空间来种田〕〔乞丐风云录〕〔我的异界之游〕〔网游之灵道巅峰〕〔重生异域之战〕〔诡异步调〕〔都市妖孽狂兵〕〔时光任苒〕〔凡人道〕〔快穿女主归来男神快跑〕〔神妖说〕〔红昭愿离人愁〕〔山野村夫修真记〕〔七月十五日午夜〕〔乐师鬼樱〕〔潇湘残乐〕〔赛尔号战神联盟元素守护神〕〔血杀盟〕〔三生执念一世情缘〕〔逆武疯魔〕〔素花妖艳〕〔仙剑传之赤炼七杀剑〕〔校园之故事〕〔执剑亘古〕〔天祁〕〔夹竹桃扰君心〕〔十世镜缘〕〔亘古帝君〕〔缘来是千金〕〔武士杀〕〔收鬼专家〕〔满天星辰皆是你〕〔战神之帝临天下〕〔弱者日记之姆大陆游记〕〔无边彼岸〕〔异能之吞噬召唤〕〔秦时明月之楚千幽血〕〔当年匹马问江湖〕〔枕着你的温柔入睡〕〔都市中的外星公主〕〔TFBOYS之赖上王俊凯〕〔超级全能少年〕〔带着猫咪老师去火影〕〔这是生存〕〔尊主无敌〕〔超神卡战师〕〔音落意起〕〔无尽罪旅〕〔若得绾青丝〕〔谪仙神皇〕〔开天门〕〔亲爱的只喜欢你〕〔冰缘雪纪〕〔旷世神迹〕〔吞噬星际〕〔布布惊心〕〔胡桃夹子〕〔苗疆外婆的诡故事〕〔非陌流年思浅夏〕〔满船清梦辞离歌〕〔落花时节,君自未归〕〔冥夜筱生〕〔一砚笔墨为谁候〕〔妖妃戏邪王〕〔天庭垃圾站〕〔王道海神王之水军〕〔穿越后我穿成了汉子〕〔旷世纪〕〔谁的嫁衣〕〔无限之子
最新入库小说:
人鱼公主你别跑〕〔三千纪元〕〔末世来临之末〕〔倾城落雪〕〔年华独白〕〔邪魅王爷的纨绔王妃〕〔冰封炽热的世界〕〔如果你能感受到我的爱〕〔一条狗引发的血案〕〔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袖了双手倾了天下〕〔新夜半鬼叫门〕〔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血族灵契〕〔开封有个哑娃娃〕〔戒不掉你的笑与酷〕〔温柔世子宠溺妃〕〔彼岸可有花〕〔菲花之梦〕〔启征途〕〔婚不作祟〕〔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春秋之恋红尘梦〕〔超时代:自由世界〕〔石连草〕〔吾家有树才安好〕〔十年繁华依旧〕〔走啊去捉鬼〕〔江山如画与君共赏〕〔兽皮人的复仇〕〔神坑穿越瓦罗兰〕〔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鬼王的傲气小姐〕〔快穿之boss别黑化〕〔白日极夜〕〔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洛克王国之征途〕〔凰绝之今妃昔比〕〔未央月影〕〔凤舞九天必以长情〕〔囚爱之邪帝霸爱〕〔吾家有树才安好〕〔盛宠毒妃五小姐〕〔玩命王妃〕〔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盗龙陵〕〔不要再逃了〕〔大时代战事〕〔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盛宠毒妃五小姐〕〔盗龙陵〕〔七日记〕〔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走啊去捉鬼〕〔启征途〕〔神之迷域〕〔穿越APP〕〔人鱼公主你别跑〕〔末世来临之末〕〔刀塔之小兵逆袭〕〔诡异童话〕〔刀塔之小兵逆袭〕〔恶灵之刃〕〔眼中无泪心流泪〕〔风琴雨夜〕〔万界崇凰〕〔北武都尉司〕〔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戒不掉你的笑与酷〕〔傲娇总裁宠萌妻〕〔神之迷域〕〔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杀戮之后爱意尚存〕〔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名侦探柯南续篇〕〔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利刃侠〕〔问仙之旅〕〔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利刃侠〕〔婚不作祟〕〔末世来临之末〕〔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腹黑总裁我以有约〕〔蚁恋〕〔最强末日系统〕〔人鱼公主你别跑〕〔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构世〕〔末世兽都〕〔白日极夜〕〔未来神话〕〔末日狂帝〕〔炮哥小钢炮〕〔EXO之为爱起舞〕〔末世来临之末〕〔古荒道月〕〔失乐泉〕〔洛克王国之征途〕〔那时我们都不懂爱〕〔末世兽都〕〔网游第二天堂〕〔爆裂飞车之风之子〕〔星辰未落时〕〔超时代:自由世界〕〔女巫恋上猫〕〔灵律神界之悲城〕〔与心相连〕〔网游之重启战魂〕〔我在海滨开了养生馆〕〔最好的我们最美的时光〕〔神坑穿越瓦罗兰〕〔末日狂帝〕〔夏娜同人系列〕〔赛尔号之碧瑶〕〔穿越之最强幻师〕〔鬼王的傲气小姐〕〔戒不掉你的笑与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