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岸地小说网 > 民间奇谈 > 诡镇怪谈

第七章捉水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死鱼还在盆里躺着。

冰凉的鱼身又黏又滑,散发着腥臭难闻的气味,玉子的手握着剪刀,刀尖轻触到鱼身上,很快就缩回来,她觉得这几条鱼随时会从盆里跳出来,撞到自己身上,就像在河边时一样。

天完全黑下来,圆月高悬宛如亮丽的银盘,盆里的鱼在月光下闪着光,躺在盆里还是完整的。

董老太开始着急:“你快点下手,这就是几条死鱼不用怕,再这么等下去天就亮了。”苗丽悠闲地坐在椅子上没有动,翘起腿望着玉子:“我有的是时间,可以陪你等到天亮。”

所有人都在着急,玉子的手抖得更厉害,手越抖眼泪就流得越多,剪刀在她的手里变得越来越沉重。

“你在做什么?”栾平从门外走进来,看着玉子手里的剪刀问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哭?”他还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觉得奇怪,为什么玉子会望着盆里的鱼流泪。

玉子“哇”的一声哭出来:“你帮我把这几条鱼剖开可以吗?”她无力地坐在地上大哭起来,手里的剪刀牢牢地攥在手里不住发抖。“这个简单。”栾平接过剪刀准备动手,“那是河里吃过死人肉的鱼,董胖子因为这些鱼已经疯了,你如果想成第二个就尽管动手。”苗丽轻拍裤腿上的灰尘低头说道。

“董胖子疯了?”栾平的眼睛向屋子里望去。

董胖子还在不停地跳动,看得出已累得筋疲力尽,可能等不到天亮就会活活累死,可还是一刻也停不下来,继续像海豹一样怪叫着趴在地上不停跳跃。

栾平吓得丢下手里的剪刀,后退着大声道:“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苗丽笑道:“他中毒发狂,你如果也想变成这个样子就尽管去剖开盆里的鱼。”“这鱼这么邪?”栾平拉起玉子向后退:“我们离开这里,不要碰那些鱼。”玉子甩开他的手拾起地上的剪刀伸手去捉盆里的鱼。

“你不要动,让我来。”李牧夺过剪刀伸手抓起鱼,刀尖迅速刺入鱼腹中,污血流出沾满他的手,锋利的剪刀划开鱼腹,李牧望着手里一团暗黑色的血肉问道:“鱼脑石在哪里?”“鱼头之中你用手指去摸会有块圆形的珍珠大小的石头,每个鱼头里只有一颗,你把它取出来。”苗丽望着他的手说道:“没想到你还真有胆子,这种东西也敢下手,你身上带着这死鱼的味道,下水引水鬼就容易多了。”

玉子失声道:“你想让他下水引水鬼?”苗丽笑道:“没错,如果不下水把水鬼引出来,怎么拔它的牙磨成粉救董胖子的命,我说过很危险,劝你们不要做,现在放弃还来得及。”

“泄露你隐私的人是我,你不要害他。”玉子的声音带着愤怒:“你这样不是让他去送死吗?”“你如果再敢提那件事,我就不会这么客气。”苗丽鲜红的嘴唇生气的时候看着也像是笑:“他自己找死怨不得我,我告诉过你们没有人能救他,是你们逼我这么做的。”

苗丽的脸说话的时候轻微转了个角度,沉静的微笑像天上的明月笼罩着满院光华,众人不知不觉间失了神态,被她的神采吸引。

“你们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董胖子死有余辜,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也不想看你去送死,你们可要想清楚。”

苗丽的笑容就像是天使,只是一双眼深邃冰冷看不出一丝笑意。

李牧伸手从盆里抓出第二条鱼,用手里的剪刀剖开鱼脑,伸进手指从里面掏出一块石头,在月光下摊开手掌,两颗鱼脑石在手心里真的像两颗染血的珍珠,“你说的是这个东西?”苗丽说道:“没错,把它洗干净含在嘴里,每颗能保你二十分钟不会淹死,可是这东西阴气重,会让你感觉很冷,就像死人一样,你有这个胆子放进嘴里吗?”

玉子说道:“你多准备几颗,说不定水鬼在水里会停留很长时间,这两颗石头来不及坚持到你上岸。”

“这两颗已足够了,只是这两颗石头放进嘴里他就和死人差不多,再多放一颗他就真的变成死人了。”苗丽淡淡地说着,并不关心李牧的死活。

“这个石头难道也有毒?”玉子声音在发抖,脸上的怒气更明显:“你这分明就是想害死他,根本不是救人。”

“你们逼我这么做,现在却又反过来埋怨我?”苗丽笑着说道:“你们真的太不讲理了,我告诉过你们没人能救董胖子,是你们要挟我,现在却说我害人。如果觉得我害人,这件事可以到此为止,我们谁也没有损失,就让董胖子死在家里好了。”

董老太惊得站在那里。

“接下来还要做什么?只有这两颗石头就足够了?”李牧收起鱼脑石,抬头望着苗丽那张美丽的脸,脸上绽着怡然的微笑,“那要看水鬼的心情怎么样,如果它心情好想和你多玩会,拉你进水的时间太长,多少颗鱼脑石也救不了你,你也就安心在那条河里做水鬼,不要想念我们,只希望你不要来咬我,这都是你自愿的。“

苗丽坐在椅子上,脸上带着笑容继续说道:“看来你的胆子真不小,到现在也没有后悔的意思。”

玉子忍不住靠近李牧,轻轻扯动他的衣角,“这件事太危险了,你还是考虑清楚。”“你放心,我就算变成水鬼也不会来咬你。”李牧笑得很轻松,他居然还有心情开玩笑,“只是我闷的时候会来敲你的窗,让你半夜里吓得睡不好觉,如果你想我了就去河边喊一声,我会出来见你,还会介绍其它的水鬼给你认识,让它们不要抓你做替身。”

玉子很想笑,勉强挤出笑容,苦涩的笑容很快就消失在泪水中,她哽咽着说道:“你还是再想清楚,这样做太危险了。”董老太冲过来一巴掌抽在玉子脸上,恶声嘶喊:“你不要妨碍他救我的儿子。”她的样子充满怨憎,浑身散发着浓重的戾气。

苗丽开心地笑了。

玉子捂着脸愣住,董老太打过的地方立刻泛红,火辣辣地疼,李牧拿开玉子的手看到她脸上清晰的手印,手里的剪刀立刻对着董老太大吼:“老狗,你特么找死?”

董老太忽然想起他们两个人关系不一般,心中后悔自己太莽撞,看着李牧手里的刀尖对着自己,生怕他像剖鱼一样把自己捅个透明的窟窿,有心躲开他的剪刀又耽心失去救儿子的机会,她心里很清楚除了这个人谁也不会去河里捉水鬼。

“刚才还说不要见面了,这么快两个人卿卿我我,真是让人羡慕啊。”苗丽拍手啧啧称赞:“真是患难见真情,让我看得都想流泪,不忍心让你去送死活活拆散你们两个人。”

玉子的脸红了,松开手站在旁边,紧张的不知所措,可目光还是停留在李牧身上,谁都看出她在关心李牧。

栾平的眼睛一直在注视着苗丽,觉得这个美丽的女孩既熟悉又陌生。

“你是苗丽?”栾平问道,“没错,难得你还记得我的名字。”苗丽脸上带着笑意:“我以为你们只记得欺负我,谁也记不起我的名字呢。”栾平瞪大眼睛望着她:“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子?”“我一直都是这样子,只是你们从没注意过。”苗丽的眼里春波流转,像天上的星光一样闪动。

董老太开始着急,望着天上的月色,脸上带着谄媚的表情,“现在时间不早了,我们什么时候去抓水鬼?”苗丽说道:“现在有了鱼脑石,还要准备一面铜锣和一把防水电筒。”然后她望着李牧:“还有就是你的胆子和运气。”

李牧的胆子一向不缺,只是运气好像并不好。

东西都准备好,鱼脑石洗干净放进了李牧的口袋,苗丽嘱咐道:“水鬼拖你下水的时候你再把这鱼脑石放入口中,然后就求老天保佑给你好运气。”

李牧看着铜锣和电筒失声笑了起来:“我怎么觉得找了份巡夜打更的工作。”他拿起铜锣连敲三棒:“咣、咣、咣——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夜深人静,拴好门窗——咣、咣、咣。”

所有人都笑起来,只有玉子又气又恨,这个人怎么像缺心眼,这种时候也有心情开玩笑,难道不知道这件事很危险吗?

玉子问道:“拿着铜锣和电筒制服水鬼,你确定不是开玩笑?”董老太也觉得这不可能,李牧的死活不重要,可却关系着她儿子的生死,她也看着李牧手里的东西耽心起来。

“水鬼在水里,就算给你***也没用,只能任由它拖走,如果运气好的话,它觉得你身体冰冷已是死人,很快就会把你拖到洞穴,慢慢吸干你身上的血。”玉子好像很想看到李牧吸干血的样子,脸上带着兴奋的表情:“洞里黑暗干燥,通常有两个洞口,一个在地上,一个在水下,他只有装死后进入洞穴才有机会下手。”

“怎么下手?”李牧问道。“水鬼在水里你制服不了,到了岸上你却有机会,因为它离开水就失去力量,你可以很轻松就捉住它。”苗丽说道。

李牧拿起电筒问道:“这做什么用?不会是让我临死前看清楚水鬼的样子吧,可以找他报仇。”苗丽有些惊奇,觉得李牧很特别,好像根本就不把自己死活放在心上,根本就不在乎危险,笑着说道:“这是你制服水鬼最重要的东西,千万不要丢了。”

“水鬼离开水之后力量会消失,可是它们却可以上岸拖走河边的行人,你知道为什么吗?”苗丽问道,李牧摇头:“不知道。”“因为它们上岸后很长时间,身上的力气也不会消失。”苗丽说道。李牧瞪起眼吼道:“你特么耍我,不是说它上岸后就失去力量吗?”“没错,它离水后会失去力量,可是上岸后却不会。”苗丽说道:“因为它们的头盖骨很奇特,像盘子似得凹陷,里面存得水可以保证它们身上还有足够的力量把你撕碎。”

“你想让我用这个电筒把水鬼的头敲破,让里面的水漏干净再动手捉它?”李牧挥舞着电筒笑道:“这好像不够重也不够硬,连我自己的头也打不破,更不要说水鬼的头了。”

“谁的头也不打破,而是用它吓住水鬼,你趁机把它头盖骨里的水倒出来。”苗丽说道。“怎么倒出来?它又不是瓶子,难道会让我那么轻松地把它倒提起来倒水?”李牧气得笑出来:“你真是把我当傻瓜蒙啊。”

玉子立刻说道:“我们还是想另外的办法吧,这个太冒险了。”董老太忍不住叱道:“你不要多嘴,听她把话说完。”李牧冷笑道:“好像不要多嘴的是你,如果我现在不去救你儿子,你这条老狗还能咬我?你再敢多嘴我现在就回去。”

董老太立刻闭上嘴,低头恶狠狠地瞪着李牧,眼睛里充满恶毒的表情,可是嘴上却一句话也不敢再说出来。

“救人总是会有危险的,董胖子疯了,总要有人去救,如果李牧不去救只能看着他死,你不要再说丧气话影响他的决心。”栾平说的很轻松,脸上带着愉快的表情。

玉子的眼睛红了,她从没憎恨过人性,今天她真感觉这个世上最脏的不是人屎,而是人心。

“不要耽心,我会活着回来的!”李牧轻松地笑着拍玉子肩膀,“我如果回不来,就变成水鬼把这里的人都拖下水作伴,只留下你一个人。”

他的话让所有人变色,有的开始悄悄退出院子。

玉子握住李牧的手,“答应我,就像在教堂里那样活着回来,我不想你敲窗吓我,也不想去河边看你,我害怕。”

“那我就送鱼给你吃,如果有天早晨醒来发现窗前放着鱼,那就是我送给你的。”李牧笑着说道。

玉子白了李牧一眼,终于露出笑容,可很快又消失。

“水鬼最怕的是火,你入水后身上带不了引火之物,只能用电筒代替,希望你在洞穴里点亮电筒的时候,水鬼会相信你手里拿的是火把,你就可以趁机捉住它,把它头盖骨里的水倒出来,它虽然力大无穷,可大小像一只猫,看起来像一只刚出生的猴子,你一只手就可以把它提起来,如果它头上的水没有了,你就敲响这面铜锣通知我们,我会进到洞穴里取下毒牙给董胖子解毒。”

苗丽望着李牧:“你有胆子去吗?”

所有人都望着李牧,每个人都带着怀疑神色,这么危险的事,而且是为了素不相识的人,谁会去冒这么大的危险,只有傻子才会去做。

“我会找个比较呆的乡下水鬼,最好是没见过电筒的唬住它。”李牧不是傻子,可是他居然点头,“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我们现在就动身,天很快会亮,如果再不动身就来不及了。“

苗丽笑了,表情很奇怪,有种说不出的古怪味道,这种味道让玉子感到不安,觉得这件事不会像她说的那么简单。

玉子的预感一向很准。

可是她又没有办法改变,只能看着院子里的人用奇怪的表情送李牧走出去。

“他这是去送死。”不知道谁说出这句话,然后慢慢离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我要做情歌王〕〔雷电青春〕〔可怕的胶囊〕〔末世拾荒者〕〔便引诗情到碧霄〕〔陌上花开之珍惜〕〔全真教主〕〔冷王冷妃绝世恋〕〔天殇剑〕〔翻转戒指〕〔开心超人之爸爸快回来〕〔妖后争天下〕〔命轮缘定三生〕〔无源之神〕〔终身携带〕〔惊悚档案〕〔空缺的日记〕〔颜三的日记〕〔我不做大仙儿〕〔灵霸武帝〕〔冷面王爷的倾城妃〕〔妖皇陛下不许要我〕〔综穿之我是女配我怕谁〕〔雁灵殿〕〔以来自上苍之名〕〔轩辕志纪〕〔那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我想成为你的女人〕〔镜中雨夜镜外花〕〔天神坠〕〔英雄赞〕〔夏木生花〕〔深渊游戏〕〔盗墓者的回忆录〕〔阴阳故事铺〕〔魔能心脏〕〔卑劣世界〕〔阴司信使〕〔霸道仙宠排排队〕〔穿越之慕和张〕〔清风遇夹钟〕〔时光迷盏〕〔玄灵混沌〕〔逆天成神决〕〔览罢山河〕〔战神联盟之死神之瞳〕〔人人关心的末世〕〔稀罕〕〔大医精勤〕〔虚夜之幻世〕〔花无悔〕〔天使保卫战〕〔冷血暴妻不要吵〕〔相守于陌路〕〔李有若〕〔百族列传〕〔刺生〕〔三生武诀〕〔异邦〕〔穿越之经年梦亦非〕〔月落乾坤〕〔为什么在异世界还要读书〕〔浮世浮黑白〕〔高武世界的修仙者〕〔厉鬼出笼之满洲异闻录〕〔岂不逍遥〕〔足球小虎队〕〔我的明星小妹〕〔逆眼〕〔明月醉清风〕〔丢了〕〔我的恋爱期〕〔彼岸,伊甸园〕〔雪花袭人〕〔妖若旎双〕〔我和幸福有约定〕〔魔鬼的赞美诗〕〔天刺之探梦迷踪〕〔超核神兵〕〔云昭天成〕〔百川录〕〔断翼天使之菊之恋歌〕〔他是我的生活家教〕〔为了宇鑫〕〔极品王爷傻王妃〕〔瘸腿老李〕〔枫舞樱华〕〔殇前世〕〔待我长发及腰TF娶我可好〕〔道不平〕〔梦如曦月〕〔超能异君〕〔这一世只为爱上你〕〔荡魂〕〔顾承一诺〕〔帝都风云〕〔意识流捉鬼〕〔诛心剑之魔仙殊途〕〔玫瑰味pocky〕〔塔罗序列计划〕〔破圣封神〕〔天轩寒冰〕〔弑神之混元九界渊〕〔玉剑逍遥〕〔神魂时空决〕〔鬼畜的故事〕〔王爷绝宠傲娇妻〕〔救命我成了一道异火〕〔异界之破坏者〕〔死神影辰〕〔世上最强二哈〕〔泪衫湿〕〔泪已成殇君心思〕〔再见了爷爷〕〔锁梨花〕〔草木成灰〕〔我注定上辈子欠你〕〔精绝九天〕〔学生的心声〕〔没出息的日初一家
最新入库小说:
凤舞九天必以长情〕〔夜色镇迷案〕〔宇宙纵横〕〔血降〕〔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网游之争王记〕〔魔兽世界编年史〕〔火影之宇智波曦月〕〔家有妖医〕〔契约爱妻〕〔江山如画与君共赏〕〔穿越APP〕〔人鱼公主你别跑〕〔重生之总裁请自重〕〔名侦探柯南续篇〕〔难遇〕〔专属于她的爱恋〕〔凉凉的爱意〕〔永寂山河〕〔第二次的爱情〕〔邪魅王爷的纨绔王妃〕〔冰封炽热的世界〕〔构世〕〔名侦探柯南续篇〕〔囚爱之邪帝霸爱〕〔花落的瞬间〕〔一种爱叫总裁的霸道〕〔后洛神赋〕〔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诡异童话〕〔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血降〕〔邪凤逆天:轻狂二小姐〕〔第二次的爱情〕〔祸国小妖妃〕〔归时繁花尽流光〕〔一种爱叫总裁的霸道〕〔蔷薇刺〕〔网游之重启战魂〕〔年年岁岁声声慢〕〔鲸鲨暗河〕〔山海不平隔云天〕〔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女巫恋上猫〕〔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邪魅王爷的纨绔王妃〕〔凰绝之今妃昔比〕〔爆裂飞车之风之子〕〔查理九世之千钰千枭〕〔大时代战事〕〔最好的我们最美的时光〕〔眼中无泪心流泪〕〔容安馆的你〕〔茗琴〕〔家有妖医〕〔为你情深却浅缘〕〔快穿之boss别黑化〕〔刻浊星逝〕〔问仙之旅〕〔觉醒之天下为敌〕〔神坑穿越瓦罗兰〕〔穿越APP〕〔盛宠毒妃五小姐〕〔永寂山河〕〔玉喜〕〔赛尔号之黑色森林血色彼岸〕〔盗龙陵〕〔红颜乱之公主遗恨〕〔火影之宇智波曦月〕〔春秋之恋红尘梦〕〔穿越之帝君夫人带娃跑〕〔巅峰枪王〕〔血族灵契〕〔专属于她的爱恋〕〔婚不作祟〕〔网游之重启战魂〕〔火影之宇智波曦月〕〔网游之争王记〕〔超时代:自由世界〕〔春秋之恋红尘梦〕〔刀塔之小兵逆袭〕〔构世〕〔诡异童话〕〔凉凉的爱意〕〔星辰未落时〕〔祸国小妖妃〕〔恋与白起〕〔苏苏营救计划〕〔特工王妃驾到〕〔那时我们都不懂爱〕〔道士爷爷〕〔夜色镇迷案〕〔炮哥小钢炮〕〔袖了双手倾了天下〕〔我是太皇太后〕〔未央月影〕〔末世兽都〕〔穿越之帝君夫人带娃跑〕〔超时代:自由世界〕〔玩世不恭小妖姬〕〔玩世不恭小妖姬〕〔诡镇怪谈〕〔这一世我要为自己活〕〔神坑穿越瓦罗兰〕〔灵律神界之悲城〕〔利刃侠〕〔绯色断罪之人〕〔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江山如画与君共赏〕〔冰封炽热的世界〕〔我在海滨开了养生馆〕〔最强末日系统〕〔重生之不再遗憾〕〔落花下分开过〕〔特工王妃驾到〕〔盛宠毒妃五小姐〕〔清钰岸〕〔诡异童话〕〔绝世倾宠阁主你瘦了〕〔爆裂飞车之风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