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岸地小说网 > 民间奇谈 > 诡镇怪谈

第三章苗丽身上的刺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李牧没有消失。

玉子穿过那道门就看到他徘徊在大厅里,手里拿着电筒四处搜寻着,好像非常确定那道人影就藏在这里。“我看到它了。”李牧很肯定地说道:“它就消失在这里。”“你刚才盯着镜子里就是看这个幽灵?”玉子跑到李牧身边,觉得自己安全了。

“嗯!在我讲教堂里那块镜子的故事的时候,它就出现在我们身后,好像也很想听这个故事。”李牧说道:“我没有出声就是耽心惊走它。”

李牧还在寻找那个消失的幽灵,电筒光从黑暗的大厅里扫过,玉子忽然拉动他的衣服,一只手用力捂在嘴上不让自己喊出来,好像又看到让她非常害怕的东西。“你看到了什么?”李牧顺着她的方向望过去,玉子的声音压得很低,指着告解室上方说道:“你看那里的灰尘。”

电筒的光停在告解室上方,大厅里的灰尘安详有序地在光影里飘荡,可是忏悔室上方的灰尘却完全不一样,它们显得惊慌杂乱,好像有什么东西惊扰到它们。

“应该是有东西经过带动气流。”李牧小声说道:“你在这里不要动,我过去看看。”玉子用力抓住他的衣服不放手,好像松开手就立刻会坠入万丈深渊。

她用力摇头不让李牧过去,发白的嘴唇在不住地发抖,李牧轻拍她的肩膀,“不要怕,在这里等我。”玉子还是抓住衣服不放手,头摇得更用力,只是已吓得说不出话来。“先下手为强。如果我现在不过去,等它出来我们就麻烦了。”李牧轻声说道:“记住,如果有事你先跑不要管我,我会拖住它。”

玉子只好放开手,手臂紧紧抱住自己身体在簌簌发抖,一双眼瞪得大大的望着李牧一步一步走向告解室的方向。告解室安静地立在那里,不知道它曾经接受过多少人罪恶的忏悔,安抚过多少人痛苦不安的灵魂,它本来是充满希望,没想到现在却带来无尽的恐惧。

李牧走到告解室前,回头望着玉子笑了,就好像朋友离别时那种充满祝福的笑容,抬手做了个让玉子离开的手势。玉子忽然觉得他这一去就没想再回来,觉得自己有种被他欺骗和抛弃的感觉,忍不住大声喊道:“你回来,不要过去。”

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

可是李牧还是转身拉开忏悔室的门,手里的尖刀用力刺进去。一声惊叫从忏悔室里传出来,声音里没有痛苦只有惊慌,这个声音玉子觉得非常熟悉,她忽然又大声喊道:“快住手。”

可是太晚了,尖刀毫不犹豫地刺进忏悔室,就好像黑夜里突然刺破苍穹的闪电,没有什么能阻挡它的速度和力量。玉子闭上眼不敢继续看下去,因为她已想到这声音是谁发出来。

栾平,这是栾平的声音。

玉子闭着眼甚至已感觉到尖刀已深深刺入栾平的身体里,他的身体就像刺破的水袋一样不断流出鲜血,苍白的脸,痛苦的眼神,微弱的呼吸,还有正在慢慢消逝的生命。那一声惊叫之后再也没有声音,什么也没有,只有死一般的静。

难道栾平死了?

玉子觉得那把刀很危险,会闯出大祸,没想到真的出事了。她的眼睛不敢睁开,身体软的几乎要倒在地上,但是她很快又睁开眼,因为她听到了轻微的抽泣声,好像是栾平在哭。

他难道没死?

微弱的电筒光下,栾平像泥一样瘫软在地上,双眼惊恐不安地望着尖刀,身体像筛糠似的不断发抖,嘴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在那里绝望地哭泣。

玉子的脸上出现了惊喜的笑容,但是很快就发疯似得跑过去夺下尖刀,扶起已软的根本无法站起的栾平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发现他身上没有伤口才长长地舒了口气,然后在李牧身上用力打了一拳:“你想杀了他吗?”

“你应该先问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李牧冷冷地说道:“如果不是我打开门的瞬间觉得里面是个人及时收住手,他现在就是个死人。”

栾平抬起头望着李牧,声音显得很无力:“我死了你也活不了。”“我这是误杀,谁也想不到你会出现在这里。”李牧笑着说道:“法官会酌情轻判不会死刑。”

栾平没想到李牧居然会说出这种话,两眼瞪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玉子的心终于放下来,那把刀还没有闯出大祸是她最高兴的事。

“你怎么会知道里面会是人,而不是幽灵鬼怪?”

她觉得很奇怪,那全力刺出的一刀怎么会突然停下来,这需要多么敏锐的感觉和准确的判断力才可以做到,难道他在那么令人恐惧的时候也可以保持这么清醒?

“因为幽灵鬼怪无论多害怕也不会尿裤子。”李牧看了一眼栾平的裤子和地上的尿渍说道。

玉子怔住了,脸立刻红起来,因为她不但看到地上的尿渍还闻到淡淡的尿骚味,她忍住笑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栾平低头犹豫好久才开口:“我是跟你们来的。”玉子愣住了。李牧冷笑:“地上那条爬行的痕迹是你留下的吧?”栾平点头。

玉子觉得奇怪:“你为什么在地上爬而不是走进来?”“因为我不想让你们发现,想找个机会吓你们,让你们再也不敢来这里。”栾平的声音很小。

“我猜你可能爬到走廊的镜子前又顺原路爬回来,然后躲到告解室里,想让我们以为这里有鬼怪,因为你经过了两次那条爬行的痕迹才会那么笨拙臃肿而且还突然消失。”李牧冷笑着问道。

栾平惊讶地望着李牧,望了好久才不得不点头:“没错,是那样。”玉子问道:“我们进来后那道突然关闭的门也是你做的?”栾平用小得几乎连自己也听不清的声音说道:“是的。”

玉子大声喊道:“你为什么这么做?”栾平用充满怨恨的眼神望着李牧:“我想知道他带你来这里做什么,你竟然连课也不上就跟来了。”玉子瞪了他一眼:“要你管。”

李牧站在那里望着颓废不堪的栾平,忽然开口道:“你是什么时候躲到告解室里的?”栾平道:“你们从餐厅里出来的时候我就进到了告解室,想等你们经过的时候吓你们。

玉子的脸立刻白了:“难道我们在镜子里看到的人影不是他?”李牧点头:“肯定不是。”

三个人走出教堂。

李牧望着教堂尖顶上晦暗的天空,久久也不开口,天空阴沉沉的就像他现的心情,一群乌鸦盘旋在尖顶上又发出凄厉的叫声。

玉子的脸变得白皙红润,像雨后水面上绽放的荷花瓣露出最新嫩的颜色。她从教堂走出来心情变得非常好,笑吟吟地说道:“从里面出来就像重新又活过一次,这种感觉真好。”

李牧笑着淡淡地道:“我们每天都面对同样的世界,偏偏只是现在有这种感觉,我们真的应该感谢镜子里的幽灵让我们重新认识生活。”

“你觉得镜子里的人影是幽灵吗?”玉子又想起那道虚无缥缈而又轻灵流动的人影:“我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它真的出现在那里。”

栾平的口气充满讥诮:“你们两个笨蛋,幽灵和鬼魂的说法都是没有科学依据的,都是愚昧的人对自己的错觉无知才会想象出来,你们居然还会相信。”

玉子肯定地道:“我真的在镜子里看到像光一样的人影,但那绝不是人的影子,我相信自己不会看错。”“那是你们眼花才会看到那种东西,也许就是你们自己的影子。”栾平冷笑着:“世上根本就不会有你们看到的那种人影。”

“如果我的眼睛会花,你已经躺在告解室里变成鬼了。”李牧的眼中带着冷冷的嘲讽:“也不会穿着尿湿的裤子站在风里还感觉不到冷。”

栾平的裤子不但湿了而且还湿漉漉的滴着尿液,看来他尿了不少只是自己还没有感觉,听到李牧的话玉子的脸又红了但是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栾平愤怒地瞪着李牧,“这件事和你没完,你给我等着。”李牧没有理他独自向学校走去,玉子迟疑着站在那里,“你怎么还会和这种人混在一起?”栾平说道:“他就是个流氓。”

玉子终于还是决定追上李牧,“他这种人怎么了,至少不会尿裤子。”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如此伤人的话,她本不是这样刻薄的人,只是瞬间非常愤怒脱口而出,说过之后却又非常后悔。

“对不起!”玉子轻声道歉然后飞奔而去。

李牧大步走在路上,感觉到玉子追上来,“你怎么没有留下来陪他?”玉子瞪他一眼:“那里有鬼我害怕。”她从教堂出来发现自己不再讨厌这个新同学,走在他身后还有种奇怪的安全感,这种感觉非常幸福。

她对自己的这种感觉不知所措,可是又找不到理由来安慰自己。

李牧还是没有回头只是明显放慢了脚步,忽然他感觉到玉子停下来整个人变得非常恐惧,“你怎么了?”他回过头望着玉子那张苍白的脸,牙齿咬着嘴唇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在不住地发抖。

“指环……指环……指环找不到了。”玉子站在那里几乎要哭出来。“什么?”李牧突然惊在那里:“什么时候发现不见的。”“就在刚才我发现没有了。”玉子的眼中含着泪充满愧疚:“可能是看到幽灵的时候我去追你掉在路上了。“

李牧怔在那里。

“我……我这就……去给你找回来。”玉子转身想跑回去,“不用了,只是一个指环,丢了也无所谓。”李牧脸上勉强出现笑容:“你就算回去也找不到了。”玉子停住脚步望着他的脸:“我知道这个指环对你很重要,就算那里真的有鬼我也要回去给你找回来。”

“我说过不用了。”李牧说道:“那只是个带着奇怪图案的指环,也许它就属于那个教堂,是它自己选择留在那里,和你没有关系。”

“那个指环对我的意义仅仅是那个奇怪的标记。”

玉子看出李牧在说假话,那个指环可能是他父母留给他唯一的东西,让他还可以想起自己在这个世上有亲人,也许是他心中最珍贵的东西。

现在居然让自己弄丢了。

“也许我们回去真的可以找到。”玉子也知道希望渺茫,可还是想回去试着找一下:“那里地方也不算很大,我们只要循着走过的路应该可以找到,我还记得最后见到指环的地方。”

李牧笑了:“你难道不怕那里有鬼了?”他看着玉子坚持的样子笑道:“何况我们还有那把刀,刀柄上的标记也可以让我继续寻找那个图案的秘密,让我找到自己的身世。”然后他故意板起脸:“你不会是把刀也丢了吧?”

玉子终于笑了:“没有丢,它在这里。”她的手里拿着那把刀,刀柄上蔷薇花般的红色十字架和指环上没有区别,只是更大更精致。

“你还没有讲完那个故事。”回学校的路上玉子忽然想起古老教堂里那块镜子的故事,那个故事就连幽灵都忍不住过来听,“我还想继续听下去。“

李牧继续讲那个故事:“后来附近信徒有天早晨突然发现整座教堂都空了,一个人也没有,只是在那块镜子前面发现了很多鞋,教堂里每个人的鞋都摆在那里,摆的整整齐齐。”

“你是说教堂里的人都把鞋脱在了那面镜子前面?”

李牧点头:“这是个真实的故事,经历过那件事的信徒现在还在世,很多人都可以证实,那座教堂也像这里变成了废墟没有人再去祈祷。”

“这座教堂里的人也是突然消失,谁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而且同样有块奇怪的镜子,难道是巧合吗?”

李牧叹了口气:“我也想知道。”

回到学校已很晚,同学们都在等着放学,他们两个人在路上边走边聊不知不觉就过了这么长时间,走进班级的时候栾平已换好裤子坐在椅子上看他们走进来,脸上带着得意的表情。

他这是怎么了,脸上怎么会出现这种表情,似乎做了件可以让他扬眉吐气的事情。玉子觉得很奇怪,心中隐隐觉得有事情会发生。

这种感觉让玉子很不安。

“你们怎么才回来。”冯老师也从门外走进来,身旁还带着校警:“玉子你和我来一趟。”

“哦!”玉子低头走过去,忽然捂着肚子请求:“老师,我肚子不舒服想先去趟卫生间。”

冯老师点头同意。

校警望着李牧声音非常严厉:“你身上的刀呢?交出来。”“什么刀?”李牧倔强地昂着头毫不示弱:“我身上哪里来的刀?”冯老师大声道:“就是你对栾平行凶的那把刀。”

“那只是我在教堂里随手捡来的刀,只是临时用来防身,谁知道他跟着我们有什么企图。”李牧开始耽心玉子,因为那把刀在她的身上,希望不要给她带来麻烦。

“现在那把刀在哪里?”校警的声音更严厉,就好像在审讯犯人,班级里气氛变得非常压抑。

李牧的头还是昂着,腰也挺得更直:“丢掉了,就丢在他尿裤子的地方,你们现在去还可以找到,那里有一大片尿渍。”他看了眼栾平:“没想到他能尿出那么多来,可能明天早晨也干不了。”

同学们愕然之后开始大笑。

“他的刀没丢在那里还在身上。”栾平气急了大叫:“我看到他拿出来。”校警腰带上挂着冰冷的手铐,声音也像手铐似得冰冷没有感情:“你靠墙站好,双手放到墙上不要动。”

李牧面朝墙壁站好,双手贴在墙上,校警警惕地走到他身后从他的衣袖开始摸索,仔细地从上到下慢慢地摸着,连最隐秘的地方也不放过,一直摸到裤腿,然后望着冯老师失望地摇头,声音也变得缓和:“你转过来吧。”

“告诉过你了没在身上。”李牧转身望着校警笑道:“那把刀丢在栾平尿裤子的地方,谁想到他会跟我们到那里,而且还鬼鬼祟祟地在地上爬,我差点就宰了他。”

同学们又在大笑。

“咔哒……咔哒……咔哒……”

校警摘下手铐发出卡榫咬住齿轮时清脆的响声,似乎想把它拷在李牧手腕上,“看来冯老师说的没错,真应该给你这小子点厉害尝尝。”李牧顺从地伸出双手:“你抓我进去可以,可是如果没有说法就别想让我出来,逃课也不知道可以拘留多少天,正好我也想去你们那里坐坐。”

校警怔住了,冰冷的手铐握在手里已发热,可是却迟迟没有戴在李牧手上,因为他知道如果轻易地给人戴上手铐自己会比戴手铐的人更麻烦,这个男孩子看起来也不是善茬,如果真在派出所闹起来自己会变得非常难堪。

冯老师也为难起来,本来以为可以借着他持刀行凶的名义把他开除,现在看来不但找不到那把刀而且弄得自己也下不了台,如果这件事真的闹大不但会让他在学校颜面尽失,就连民政局也会过问这事,因为这个孩子是他们送来的,牵扯的方面比较大。

“那把刀可能在玉子身上。”栾平站起来大声道:“我见到玉子从他手里夺下那把刀。”校警和冯老师对视一眼,脸上都出现欣喜的颜色,他们觉得这很有可能。

玉子推门走进来。

他们两个人见到玉子的瞬间立刻就失望了,这个女孩穿着薄薄的长裙,走进来的时候长裙飘舞像盛开在春风中的花朵,这样的身材和衣着就连没干过警察的冯老师也看得出不可能藏着刀。

“李牧的刀在你的身上?”冯老师还是忍不住问出来:“快把它交出来。”“我把它丢在教堂里了。”玉子显得有些惊慌:“我觉得那把刀很可怕就没有带回来。”

“你丢在尿里吗?”同学们开始起哄:“沾了尿的刀可以辟邪你还怕什么。”

同学们开始骚动起来,班里充斥着各种奇怪的笑声,每个人都觉得这件事太滑稽了,就连校警严肃的面孔上也出现笑意。

“你撒谎,我明明看到你带回来。”栾平又在大声喊道。

没有人相信他的话,校警和冯老师悻悻地走出教室,只留下栾平愣在那里愤怒地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

“刀怎么会没在你身上?”李牧觉得很奇怪:“我明明看到你带在身上。”

两个人放学后站在天台上望着远处的青山,觉得现在心情好极了,就连灰暗的天空也变得明亮起来。玉子这是第二次走上天台,上面还是一个男同学也没有,平时这里很热闹怎么这两次都这么清静。

玉子笑着道:“你猜?”李牧猜不出来,他刚才一直耽心那把刀会在她身上出现,如果真是那样他就决定自己把事情都扛下来,就算冯老师开除自己,校警给自己戴上手铐也无所谓。

玉子看到李牧盯着自己身上脸又红了:“你转过去我就给你看。”李牧只好转身,他还没有站稳就传来玉子调皮的声音:“好了转过来吧。”“这么快?”李牧望着玉子手里那把刀有些不敢相信:“我怎么没看出你藏在哪里?”

“因为我把它藏在……”玉子忽然兴奋地大叫起来:“我想起这个图案在哪里看到了。”

她的眼睛盯着刀柄上红色十字架。

李牧一愣:“你见过这个红色的十字架?”“没错。”玉子显得越来越兴奋:“就是这样的图案,我当时只觉得怪异就匆匆看了一眼,现在终于想起来了。”

“在哪里见到的?”李牧急忙问道,玉子神色变得忸怩好像非常不好说出口,过了好久才开口:“在苗丽的身上。”

“苗丽的身上会有这种图案?”李牧觉得很奇怪:“我可以去看吗?”玉子啐道:“我也是在她洗澡的时候才看到,你想看做梦吧。”

“我也只是看到一次,就在她肚脐下刺着这种图案。”

李牧恍然大悟:“原来你把刀藏在这个地方,是用胶带粘住的吗?”玉子白了他一眼:“你要是敢说出去我就和你没完。”

他看着刀身上粘着的胶条:“没想到你也懂得这种藏刀的方法,真难为你可以想出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
热门小说推荐:
传奇之杀戮之王〕〔黎明星辰之十二轮回泪〕〔我叫古墓〕〔冰山王爷的倾城萌妻〕〔重生之校园萝莉〕〔叫我小康〕〔市井小二〕〔偷猎万界〕〔凡人修仙传之大仙界〕〔雪枭〕〔殇爵〕〔该男主已捕获〕〔拾荒英雄传〕〔我们一起走吧〕〔平生且共欢〕〔照胆镜〕〔薄荷加蜜糖〕〔夤夜深深宿梵音〕〔穿越医妃逆袭记〕〔彼岸花开无言〕〔宅男拯救世界〕〔终点之日〕〔星空的那片海〕〔魑魅魍魉之悠生尽〕〔橙子橘子〕〔小可爱说的话怎么能不信〕〔欲问仙〕〔星海云起录〕〔废材大小姐惹上嗜血王爷〕〔江湖中游侠〕〔古瞳说〕〔纹笔〕〔沙雕笑话屋〕〔灵点先生〕〔噬血轮回〕〔一三一八〕〔虹猫蓝兔之桃花下的诺言〕〔腹黑女王高冷君〕〔三生三世浮唯恋〕〔弑杀纪元〕〔幻世迷途〕〔馨园大陆〕〔丑丑一点都不丑〕〔超级转移系统〕〔报告皇上皇后要逃跑〕〔自然的选择〕〔笙箫莲花章〕〔潘德领主〕〔无谓仙界〕〔雪原秘境〕〔三生劫之倾尘墨染〕〔江湖之漫步人生〕〔天云帝君〕〔霸道总裁假一赔十〕〔清风伴我行〕〔往世不论〕〔所思〕〔情牵两世崔玉传奇〕〔我的英雄联盟游戏生涯〕〔被掩埋的秘密〕〔中继空间〕〔早安傲娇王先生〕〔寻找幻境之旅〕〔雄风凛冽〕〔花样恋爱〕〔灵魂摆渡者〕〔未征服之地〕〔乱世之魔王〕〔隐泪无痕〕〔暗血色的玫瑰〕〔穿越之夫君们不好惹〕〔一生一世永不离弃〕〔林不见路〕〔凤戾九歌之我的王妃想去哪〕〔年少称神〕〔化神之境〕〔瓦罗兰的黎明〕〔阮棠传〕〔密林倾城〕〔星舰时代〕〔正义的叹息〕〔油菜花儿开〕〔只对你温柔〕〔重生小时候之改变人生〕〔梦幻西游之复活之战〕〔仙路孤行〕〔暗夜里的曙光〕〔天地风云传〕〔我是吸血鬼之浮雕〕〔痴心空负谁年少〕〔网游王者之心〕〔仙界盗墓〕〔种族争夺〕〔星际旅者〕〔异世英雄传说〕〔守护之夜〕〔绝世召唤师之神之巅峰〕〔女巫季节霸气仙君怕冷〕〔阿呆梦游神话王国〕〔大唐凡人传〕〔无垠遐想〕〔我只是个炮灰女配罢了〕〔帝后之步步为谋〕〔快人过刀〕〔血契之王子的新娘〕〔时光浅浅忧伤淡淡〕〔从鬼灭之刃开始的万界之旅〕〔叶子的穿越〕〔世有八苦〕〔补天劫变〕〔网游之衰神在世〕〔踏平天峰〕〔一个人的修行旅途〕〔素素安歌〕〔爱在被伤时〕〔比方法则〕〔仙女养成记〕〔毒液救世主〕〔历代最强勇者寿命仅剩一年〕〔锻成仙
最新入库小说:
我是太皇太后〕〔三千纪元〕〔暮去待你归〕〔盗墓王者〕〔契约爱妻〕〔三千纪元〕〔一条狗引发的血案〕〔网游之争王记〕〔网游之重启战魂〕〔废土生存法则〕〔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永寂山河〕〔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构世〕〔重生逆转之你要宠我〕〔恶灵之刃〕〔末世来临之末〕〔石连草〕〔网游之重启战魂〕〔星辰未落时〕〔狐狸小姐和总裁先生〕〔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落花下分开过〕〔年华独白〕〔伽蓝何处〕〔重生之不再遗憾〕〔囚爱之邪帝霸爱〕〔EXO黑暗无边与你并肩〕〔推倒相公〕〔三世千絮若迷离〕〔如果你能感受到我的爱〕〔兽皮人的复仇〕〔女巫恋上猫〕〔宇宙纵横〕〔人鱼公主你别跑〕〔巅峰枪王〕〔狐狸小姐和总裁先生〕〔与心相连〕〔末日狂帝〕〔敲响天际之门〕〔末日狂帝〕〔刀塔之小兵逆袭〕〔网游第二天堂〕〔问仙之旅〕〔道士爷爷〕〔傲娇总裁宠萌妻〕〔集万宠于一身〕〔启征途〕〔重生之总裁请自重〕〔战神联盟之梦幻风雨〕〔夏娜同人系列〕〔敲响天际之门〕〔诡异童话〕〔七日记〕〔构世〕〔鬼王的傲气小姐〕〔花开半夏爱如烟漫〕〔吾家有树才安好〕〔重生之总裁请自重〕〔失乐泉〕〔白日极夜〕〔彼岸可有花〕〔赛尔号之碧瑶〕〔那时我们都不懂爱〕〔女巫恋上猫〕〔江山如画与君共赏〕〔构世〕〔人鱼公主你别跑〕〔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那时我们都不懂爱〕〔巅峰枪王〕〔名侦探柯南续篇〕〔白鹿归〕〔刻浊星逝〕〔北武都尉司〕〔专属于她的爱恋〕〔网游之重启战魂〕〔快穿之boss别黑化〕〔构世〕〔神之迷域〕〔穿越之帝君夫人带娃跑〕〔石连草〕〔将恶人进行到底〕〔废土生存法则〕〔赛尔号之碧瑶〕〔穿越之帝君夫人带娃跑〕〔古荒道月〕〔三千纪元〕〔炮哥小钢炮〕〔花落的瞬间〕〔古荒道月〕〔走啊去捉鬼〕〔落花下分开过〕〔花落的瞬间〕〔赛尔号之碧瑶〕〔专属于她的爱恋〕〔绝世倾宠阁主你瘦了〕〔玩世不恭小妖姬〕〔觉醒之天下为敌〕〔凤舞九天必以长情〕〔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白日极夜〕〔大时代战事〕〔坏掉的流年〕〔血族灵契〕〔将恶人进行到底〕〔吾家有树才安好〕〔重生之不再遗憾〕〔凉凉的爱意〕〔沧澜锁卿魂〕〔绯色断罪之人〕〔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赛尔号之黑色森林血色彼岸〕〔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EXO之花开半夏夜玫瑰〕〔快穿之boss别黑化〕〔戒不掉你的笑与酷〕〔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年华独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