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岸地小说网 > 民间奇谈 > 诡镇怪谈

第二章镜子里的人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李牧拉着玉子的手向楼下跑去,玉子随着他下楼嘴里嘟囔着:“真受不了你,还有人想去见鬼,我遇见你才是真的见了鬼。”

两个人风一样从楼上跑下来,栾平见到他们两个人拉着手向校外跑去大声喊道:“你们去哪里?”“你替我向冯老师请个假,就说我陪李牧去河边老教堂。”玉子的声音越来越远。“那里都是垃圾,又脏又臭,你们去那里做什么?”玉子没有回答,因为他们早已跑远,根本就没有听到他的声音。

玉子真的不敢去那座教堂,因为那里有太多恐怖的传说。可是看到李牧居然会向自己露出哀求的表情,知道李牧去那里一定有很重要的事情。

那座教堂会里会有什么事情呢?他会不会是去做坏事?那种地方只有坏人才会喜欢去,因为那里人很少,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不容易发现。

如果他真的是去做坏事就好了,把他交给老师或者警察,把这件麻烦事彻底解决不要再让她心烦。

教堂的尖顶就在眼前,从下面望去,高耸的尖顶仿佛要刺破天空,几只乌鸦栖息在古旧的钟楼上,用冰冷的目光俯视大地,偶尔发出几声凄厉的哀鸣,好像预示着某种可怕的灾难。

玉子望着尖顶上的乌鸦,看着它们冰冷的目光,手心里沁出了冷汗。“你怕了?”李牧望着教堂道:“我现在可以自己进去了,你回去继续上课吧,只是你要自己走回去,我不能陪你。”

李牧的眼睛盯着教堂。

这座教堂明明是个废墟,周围堆满了垃圾,可是却透出活泼的阴森的气息。这种气息不是死的而是活的,好像有某种东西不断给这种气息提供能量,似乎真的有幽灵鬼怪隐藏在里面。

“你知道回去的路吗?”他们刚才一路跑来,很少还会有人记得回去的路。“我可以试着走回去,应该找得到。”玉子真的想立刻就回去,离开这个地方,可是她还是决定留下来,因为她要知道李牧究竟到这里做什么。

“我还是陪你进去吧,这附近没有人,你问不到回去的路。”玉子的话让李牧很诧异:“你难道不怕了?”“怕,现在我怕的要死。”玉子的声音在发抖,好像感觉很冷:“可是你一个人进去我真的不放心。”

玉子说的是真话,她虽然不喜欢这个新同学,可是也不想看到这个新同学在这里出现意外。她想为这个新同学做点事情让自己心中的负罪感减轻些,因为她一直也没有忘记要监视这个新同学。

李牧脱下衣服披在玉子身上,声音里带着温情:“谢谢你。”“不……不用谢。”玉子感到紧张,这是她第一次穿上男孩子的衣服,上面还带着男孩子特有的味道,“我们……我们是同学……你不用说谢谢。”“只有你一个人把我当同学。”李牧说道:“可是只有你一个人就足够了,我也会只把你一个人当同学,这一生你都是我的同学。”李牧的话说的很真诚,这份真诚让玉子感到惭愧,心中的负罪感更重了。

教堂的门只是推开一线。

阳光从门缝里照射进来,照在布满灰尘的地板上,将两个人的身影拉得很长很怪异,就好像有某种神秘的力量在向里撕扯他们的灵魂。尖厉刺耳的开门声回荡在空荡荡的大厅里,似乎在惊醒着这座沉睡多年的建筑。

黑暗阴森的大厅里整齐的排列着座椅,每个上面都是空的,可是玉子却觉得那里都坐满了看不见的人,每个人都回头向他们投来欣喜的目光,这些人每天都在这里虔诚地祈祷盼望着某一天有人能闯进来释放他们。

这些人已与这个教堂共同存在了很多年,每天都等着这扇腐朽的大门能突然开启,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了。

巨大的黑色十字架斜挂在墙壁上,透过幽暗的光可以看到上面布满了灰尘,可是却丝毫也没有改变它神圣的气质。看到这个十字架,玉子的心有些安定下来,它似乎带着某种神奇的力量可以安抚人不安的心灵,时间过去多久这种力量也不会在它身上消失。

“跟紧我,不要害怕。”

李牧向教堂里走去,单调而清晰的脚步声回荡在大厅里每个角落,每一声都传出很远,这种声音让玉子感到恐惧:“你能轻点吗?打扰别人会很没有礼貌。”“我们会打扰到谁?”李牧停下脚步笑道:“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如果真有人会怪罪我们,我倒是很想见到他们。”

玉子白了他一眼。

门突然关上了,不像是有风,好像是有一只看不见的大手用力关上他们走进来的那道门,发出沉重的声音,就好像只要他们走进这道门就很难再走出去。

玉子发出尖叫,一道光立刻照在她身上,这是李牧手里电筒发出的光:“就算是没有鬼,也会让你叫出两只鬼来。”他笑着说道。玉子用手指着门的方向发出颤抖的声音:“你看门自己关上了。”“也许是风。”李牧走过来拉起她的手:“这附近这么空旷风力当然会比较强劲。”玉子的脸白得像张纸:“可是我们来的时候没有风。”

“也许开始起风了。”李牧拉着玉子的手向教堂深处走去。教堂深处有道门,圆形的铜把手长满绿色的铜锈,灯光下看来像是恶鬼可怕的眼睛,李牧毫不犹豫地拧开那道门,好像根本就不在乎门的后面有什么东西。

难道他真的不害怕?玉子攥紧李牧的手跟在他身边,心情逐渐平静下来,随着他慢慢走进去。

门里是餐厅,很大很宽敞,过去应该有很多人在这里吃饭,李牧摸着布满灰尘的椅子道:“如果把这里打扫一下,找几个人聚餐应该很不错。”玉子啐道:“也只有你这样的人才会想到来这里吃饭,正常的人谁会来这里。”她看着这间餐厅接着说道:“不过看起来这里也没有那么可怕,走进来习惯了也没有什么。”

李牧用电筒仔细照射四周,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慢慢地道:“如果真的是那样,我们这次来就没有意义了。”“你来这里究竟有什么目的?”玉子试探着问道:“这种地方很少会有人来,你为什么要来这里?”“我来这里是找关于我身世的秘密,我的身世和这个指环有关。”李牧摘下指环递给玉子:“这个指环和这座小镇有某种联系。”

“你是在这个小镇出生的?”玉子借着电筒的光看着指环上那朵像蔷薇花一样鲜红的十字架,觉得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个指环上的图案好奇怪,它代表什么?”李牧摇头:“我在孤儿院门前被人发现的时候,我的襁褓中就有这枚指环,有人告诉我在这座小镇里能解开这个指环的秘密,也就能解开我身世的秘密,也许还能找到我的父母。”

电筒的光照在餐桌上,上面整齐地摆放着餐具,如果不是有灰尘,一定会有人认为这是主人为了招待宾客特意准备的。“你看这些餐具好像还有人在用的样子。”李牧说道:“这些人消失前一定在准备吃饭。”“真的耶。”玉子也看到了那些餐具:“难道这些人真的是突然消失?可是他们会去哪里呢?”

电筒的光照着厨房,照在厨房里的砧板上,刀痕斑驳的砧板上插着一把尖头,刀锋闪着寒光好像刚磨过一样,这把刀的刀柄上赫然也有个像蔷薇花一样鲜红的十字架。

“你看那里。”玉子指着刀柄上的十字架:“好像和你指环上的标志一模一样。”

李牧走过去拔下那柄尖刀,盯着刀柄上鲜红的十字架,脸上的表情很奇怪。“这把刀和你的指环有关系吗?”玉子问道:“我看上面的图案和你指环上的很像。”李牧叹了口气:“我也很想知道有没有关系,可惜这把刀不会说话,不能告诉我这个图案究竟是什么意思。”

“不要灰心,我们不是已找到和你指环有联系的线索了吗。”玉子安慰着李牧:“这就说明努力没有白费,只要继续找下去就一定会知道。”

李牧点头笑了一下:“谢谢你。”

这是玉子第二次从他的嘴里听到这三个字,每一次都说的那么真诚,都是从他的心里吐露出来,看来他真是把自己当成了朋友,可是自己却只想着找到能帮老师开除他的理由。

她觉得自己辜负了这种感情。

“你好像有心事。”李牧望着她的脸:“如果这里真的让你那么害怕,我们现在就回去吧。”玉子立刻摇头:“没关系,我们继续找下去吧,我只是耽心冯老师会因为你旷课的事情为难你。”

“你知道冯老师为什么那么讨厌你吗?”玉子问道。李牧摇头但是很快又点头:“我从小就让人讨厌,已经习惯了,也不想知道原因。”“你是在孤儿院里长大的吗?”玉子显得有些伤心,“没错,从我记事起就在那里。”李牧好像很不愿意谈论这件事情,继续用手里的电筒照射着厨房寻找线索。

厨房里布满灰尘,每样厨具在厚厚的灰尘覆盖下摆的整整齐齐,根本就不像荒废过很久的样子。电筒光照在炉灶上的一个汤锅,那个汤锅看起来只要在下面点起火很快就可以熬出热气腾腾的浓汤。

李牧望着汤锅道:“你听说过鬼屋的故事吗?”

“没有,我很少听鬼故事。”玉子笑着道:“因为我胆子非常小,直到小学毕业了还不敢自己半夜去厕所。”她也望着那个汤锅道:“不过我想你这个鬼故事应该不恐怖。”

李牧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个鬼故事不恐怖?”

“因为你在看着那个汤锅想起的鬼故事,应该和这个有关。”玉子说道:“关于汤锅的鬼故事应该还吓不到我。”

“如果那个汤锅里煮着人头呢?”李牧笑道:“你难道也不怕?”

玉子的脸立刻白了:“你是说那个汤锅里会有人头?”李牧笑道:“不知道,就算真的有也不会留这么长时间。”玉子白了他一眼嗔道:“你这是故意吓我的吧?”

“我这个鬼故事里没有人头,只有一锅汤。”李牧说道:“听说很多闹鬼的空屋子里虽然很多年没有人居住,可有时候里面的炉灶上还会出现一锅热汤。”

两个人向汤锅走过去,李牧伸手揭开盖子,他们同时向锅里望去,里面什么也没有,只有厚厚的灰尘和几颗黑褐色的干老鼠屎。玉子松了口气:“看来这里不是鬼屋,锅里什么也没有。”李牧淡淡地道:“鬼屋里出现热汤和没有热汤的鬼屋你更相信哪一种?”“哪种也不信。”玉子捶了李牧一拳:“都是你编出来吓我的。”

李牧道:“你不觉得这里很奇怪吗?”“哪里奇怪?”玉子环顾四周:“废弃的空房子都是这样脏兮兮的,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你看这些东西的摆放,好像这些人都没有走远,很快就会回来。”李牧说道:“这些人究竟去了哪里?”

“你觉得他们还留在这里?”玉子又开始害怕:“可是我们进来什么也没有看到。”

李牧走过来抱住玉子的身体,低下头似乎想亲吻她的脸颊,玉子立刻推开他想大喊,可是李牧的胳膊像铁箍一样紧紧抱住她的身体轻声在她的耳边说道:“不要喊,这里真的有东西。”

玉子的声音刚要喊出来李牧就捂住她的嘴,电筒的光慢慢地移动到前边的地板上,玉子顺着光看到地板上赫然出现了一条长长的清晰的像是有什么东西爬过去的痕迹。这条痕迹从门外一直蜿蜒着延伸进来,好像一直跟在他们后边。

这条爬行过的痕迹非常干净,上面一点灰尘也没有,应该刚爬过去没有多久。玉子轻声问道:“这是什么东西留下的痕迹?”李牧手中的电筒光仔细照着它经过的每个地方:“这个东西很笨拙,爬行时候的动作很不协调,而且它在躲避我们不想让我们发现。”

玉子轻声道:“你是说它在暗中观察我们?”李牧点着头用手里的电筒光照射在这条痕迹明显停留过的地方,”这个角落很隐蔽,我们不容易发现它,可是它却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我们。”他用电动光搜寻着大厅里每个可能藏身的角落,“我刚才不是想冒犯你,只是不想让你受惊才会那么做,不要介意。”李牧轻声说道。

玉子的脸红了,她脸红不止是因为害羞,更多的是惭愧。她刚才还以为李牧突然想在这里侵犯自己,没想到他竟然这么细心的保护自己,感动之余沉重的负罪感已让她的心摇摇欲坠。

她的心会落到哪里去?

电筒的光还在继续搜索每个可疑的角落,玉子望着那条清晰蜿蜒的爬行痕迹好像感觉到有个笨重丑陋可怕的怪物在慢慢向他们逼近,“这个东西好像离开了。”李牧觉得很奇怪:“它好像只是确定我们在这里然后就离开。”玉子也望着那条痕迹却什么也没有看出来,她很奇怪李牧为什么在这里时候还能保持这么清醒。

李牧端详着手里的尖刀,用拇指轻试着刀锋淡淡地道:“我想去把这个东西找出来,也许从它身上可以发现关于那个指环上红色十字架的线索。”玉子望着那条向黑暗中延伸消失的痕迹,似乎看到一只可怕的怪物填饱肚子后蹒跚地走回自己巢穴,也许那个巢穴里还不止是这一只怪物。

“你真的决定顺着这条痕迹找过去?”玉子知道很难让李牧改变主意,但还是说了出来:“这座教堂里的人消失可能和这只怪物有关系,也许就是它把这些人都吃掉了。”“我知道这样做很危险,所以我想先送你出去。”李牧的手握紧那把尖刀:“然后我在自己去找它,看它究竟是什么东西。”

“好!既然你想去我就陪你。”玉子忽然变得坚强起来:“我们是朋友,我不能丢下你自己在这里。”李牧惊奇于她现在的变化:“你不怕了?”“怕!当然怕,现在我怕的要死。”玉子勉强笑着说道:“所以我还是希望你不要去,因为你去我也一定会去。”

李牧倒提着尖刀做出劈刺的工作,刀尖破空带出风声,脸上又出现了野兽般凶悍的表情,“如果真的出现怪物我会拖住它,你不要管我快跑,一个人死总比两个人死好。”李牧的声音变得冷酷无情:“不要回头拼命跑,我不会让它去伤害你。”“那你呢?”玉子忍不住问道:“你能跑出来吗?”“应该可以,不要耽心。”李牧笑的很奇怪:“看它鬼祟的样子也是心虚,说不定我会把它宰了。”

玉子看到李牧手里的尖刀,觉得这把刀在他的手里非常危险,随时会做出可怕的事情,“你难道一定要带着这把刀吗?”玉子看着冰冷的刀锋感到害怕:“你这样做会很危险,说不定它只是个可怜的残疾人躲在这里不敢见人。”

她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起卡西莫多,那个在圣母院里可怜的敲钟人,一个拥有畸形身体和美好心灵的可怜人,毅然抱着爱人殉葬自己心中的爱情。

“现在这个跟着我们的东西更危险,它向我们扑过来的时候,可不会因为你的同情心而放过你”李牧冷笑着:“你跟紧我,记住如果有事就先跑不要回头。”他的话在冰冷中透出温情,看得出是真的在关心玉子,玉子有些感动,但是更多的是耽心,不知道这把刀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

清晰的爬行痕迹没有多远就忽然消失了,就在长廊走到一半的时候诡异地消失了,前面还是布满灰尘的地板,看不到任何爬行过去的痕迹。

李牧蹲下来仔细观察着痕迹消失的地方,看了很久才缓缓开口:“真奇怪,这么蠢笨的东西难道还能突然飞走了?”“难道这种东西就不能飞?玉子也蹲下来看着痕迹消失的地方:“也许它真的长着翅膀飞走了。”“你见过大象会飞?”李牧笑道:“所有能飞的东西都要轻灵,否则只能在水里游或者地上爬。”“小飞象丹波就会飞。”玉子立刻说道,但是说完就后悔了,因为她觉得自己像个白痴。“那是动画片,都是骗小孩子的。”李牧笑着说道:“这确是真的,你这个傻瓜。”

玉子撅起嘴不说话,李牧望着痕迹消失的地方脸上的笑容也很快消失:“可是这个东西是怎么飞走的?”“也许它是从水里游走的。”玉子觉得自己终于出了口气,心里舒服多了。

长廊里有面镜子,它挂的地方很奇怪,居然挂在长廊尽头的墙壁上,整条长廊都映在镜子里,好像这面镜子不是用来照人的,而是专门用来照这条长廊。

可是长廊有什么好照的?

玉子也觉得那面镜子很奇怪,“这里怎么会挂着镜子,好像根本就不是给人用的。”“为什么不是给人用的?”“镜子当然是给人梳洗整妆用的,就这么挂在墙壁上也没有梳妆台,什么人会到这里来照镜子。”李牧望着那面镜子,镜子上也赫然有个鲜红的蔷薇花似得十字架。玉子也看到了那个红色的十字架,“你看那里也有你那种奇怪的标记。”玉子显得很兴奋:“我就说过只要努力就一定可以找到线索。”

李牧点着头:“镜子不止是可以照出人的脸,还可以辟邪。”“辟邪?”玉子望着镜子上的十字架,觉得这面镜子本身就充满邪气。“传说镜子有种魔力,可以让幽灵现形,所以有镜子的地方它们都会选择避让。”玉子忽然想起那条爬行的痕迹也是在这面镜子前不远的地方消失,难道是因为躲避这面镜子?

玉子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那个东西也是害怕这面镜子才消失吗?”李牧握住她的手大步向那面镜子走去,“我们过去看个清楚。”玉子的手被李牧牢牢地攥着,感觉他粗糙的手掌带来的温暖,心里也变得暖暖的让她非常感动,这种感觉是她渴望拥有却从未得到过的感觉。

走到镜子前,李牧脱下身上的衣服用力擦拭镜面灰尘,玉子的眼睛立刻盯在他后腰上那把尖刀,刀尖向下闪着寒光牢牢地插在腰带上,看到这把刀玉子心中暖暖的感觉立刻消失了。

镜面上的灰尘很快擦干净,李牧丢下手里的衣服,仔细观察镜面上精致的红色十字架浮雕,如果没有这个十字架,这只是很普通的镜子,只是看上去更大更厚实,质量也更好,许多年过去了还是光亮如新。“为什么这个教堂里会有这种红色十字架,难道它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李牧摇头:“我也不知道,也许它只是某个人特殊的癖好,根本就没有什么含义,只是为了给教堂里单调的生活增添点生活情趣,毕竟这里的生活太乏味了。”“你是说这里的某个修女为了装饰教堂把十字架设计成花瓣的样子还涂成花瓣一样的红色?”玉子说道:“好像男人不会喜欢做这种事情。”

“可是在教堂里做这种事难道他们疯了吗?”玉子觉得很奇怪。

李牧笑道:“也许地上爬过去的那个东西,就是这里的男人为了打发寂寞豢养的宠物,这里的男人和女人好像都是疯子。”

两个人同时笑起来。

镜子里什么也看不到,只有他们两个人的脸出现在里面,玉子对着镜子做了个人鬼脸:“这个镜子也是那些疯子闲得无聊挂上去的?”“疯子做出的事情再荒唐也会他的道理。”李牧抚摸着镜面说道:“这面镜子挂在这里一定有他们的原因。”“什么原因?”玉子很好奇,“也许它是个通道。”李牧淡淡地说道。

“通道?”玉子没有听懂:“它会通向哪里?”“也许是天堂,也许是地狱。”李牧说道:“也许它只是通向另一个世界的通道,却没有人知道它通向哪里。”

李牧看着镜子继续说道:“我听说过一个故事,传说有个很古老的教堂,那座教堂老旧的已不能再老旧了,里面有各种恐怖的事情,比如说窗子会自动打开,钢琴会自动弹奏音乐。半夜里天花板上发出玻璃珠滚动的声音……”

他的故事没有说完就停下来,脸上出现了吃惊的表情,好像忽然间看到了奇怪的东西,但是这个表情很快消失。玉子听得入神没有看到他脸上的变化,“然后呢?”玉子催促道,李牧的眼睛盯着镜子嘴上继续说那个故事:“那间教堂的走廊上也有这样一面镜子,而且是崭新的非常明亮,有人说那面镜子就是通向另一个世界的通道,每天晚上都会有幽灵从那里出没。”

李牧讲故事的时候心不在焉,眼睛一直在盯着镜子里,玉子也忍不住向镜子里望去。“不要看。”李牧忽然大声喊出来,可是玉子还是看到了,镜子里赫然有个人影出现,看到她发现自己立刻消失不见,那道人影像雾一样缥缈,像光一样轻灵,可那却绝对是人影,她相信自己没有看错。

玉子尖声惊叫“幽灵。”

李牧拔出尖刀:“你在这里等我,我追上去。”“不要丢下我一个人。”玉子大声喊着跑过去,现在就算李牧去地狱里她也会毫无犹豫地追过去,因为留在这里比地狱更可怕。

李牧拿着刀向光影消失的地方跑去,玉子从没想到自己会跑的这么快,可是她还想跑得再快点,因为李牧已消失在门的后边。她害怕李牧也突然会消失,只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九王的小娇妻〕〔我的第二份半价〕〔他还只是一个孩子啊〕〔时光漫漫淌〕〔我和安娜的故事〕〔众美云集〕〔乱世纵横录之战国风云〕〔末世论〕〔倾世神妃之草包三小姐〕〔逆袭影后神助攻〕〔倾城浮梦〕〔上海的夜色〕〔王爷攻略〕〔知心恋人〕〔一个人深海〕〔桐离曲〕〔谋心皇后策〕〔柬友〕〔网络传说时代〕〔当时皓月人依旧〕〔一瞬心动一生相护〕〔林小忍艰难的暴富之路〕〔爱惜的西〕〔铁木真〕〔从前是回忆未来是希望〕〔一百种人生〕〔佳人之梨涡浅笑〕〔平凡的世界平凡之路〕〔星鲸〕〔鞑子皇帝〕〔无品公子〕〔娇妻宠上天〕〔修证人生〕〔绝世妖皇在都市〕〔纤绝〕〔重生女配很妖娆〕〔为骨所痛〕〔慕相思〕〔一见倾心不倾情〕〔灯火云烟过千城〕〔以混沌之名〕〔回首过往已逝〕〔曼罗冥修〕〔渊龙见天〕〔哪个美男属于我〕〔舌尖上的小说世界〕〔弑灭剑魔〕〔云明传〕〔快穿之数据丢失〕〔星联〕〔魔生修罗〕〔我也不想一语成谶〕〔她让我忘记她〕〔都市异能伪高手〕〔迷踪魅影〕〔杀手九连环〕〔末日的祈愿〕〔我们在一起吗〕〔悬灵村〕〔洋光守候晗若初心〕〔柯南之齐木修介〕〔涅槃重生之医妃〕〔诸天遨游录〕〔穿越之冷王暖妃〕〔逆天邪剑神〕〔妖界王战〕〔王载道〕〔倾城一诺醉红颜〕〔墨韵美人骨〕〔重生之倾心〕〔环游神州〕〔猫仙人〕〔也拟疏狂〕〔佐帝〕〔我叫隐娘〕〔七玲珑〕〔请叫我盗墓先生〕〔无语的史诗〕〔极夜之光〕〔重生之女皇万岁〕〔大天师学院〕〔千秋万黛〕〔重生之追梦之旅〕〔exo之恶魔守护者〕〔穿越之我成了呆霸王〕〔奈何时间他情〕〔遇而变〕〔宝蓝色星空之青海〕〔西夏亡灵〕〔我是都市医神〕〔人间灵案〕〔总裁的豪宠宝贝〕〔琅琊宗主〕〔天衍之独行者〕〔重生之爱上我的小竹马〕〔寻找之旅行〕〔一离〕〔山海俱可平〕〔月之〕〔三零一宿舍祭〕〔启乾〕〔总裁撩仙妻〕〔天启之神语〕〔丑男也有春天〕〔全球轮回之我锤爆了全世界〕〔天地之灵兽传奇〕〔那时我们都信爱情〕〔农家医妃之桐花盛开时〕〔帝王无心红线缘定〕〔天域王〕〔百器〕〔最后一位修真者〕〔这一世我要为自己活〕〔钦云谣〕〔一个公主的奋斗〕〔呆萌律师的傲娇男友〕〔末世之天涯亡命〕〔夕雨七晨〕〔纤尘愿之天空城〕〔七道之妖魔传
最新入库小说:
邪魅王爷的纨绔王妃〕〔人鱼公主你别跑〕〔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穿越APP〕〔刀塔之小兵逆袭〕〔冰封炽热的世界〕〔盛宠毒妃五小姐〕〔火影之宇智波曦月〕〔诡异童话〕〔名侦探柯南续篇〕〔道士爷爷〕〔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盗墓王者〕〔灵律神界之悲城〕〔诡异童话〕〔归时繁花尽流光〕〔山海不平隔云天〕〔春秋之恋红尘梦〕〔爆裂飞车之风之子〕〔玩世不恭小妖姬〕〔祸国小妖妃〕〔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网游之争王记〕〔大时代战事〕〔炮哥小钢炮〕〔凤舞九天必以长情〕〔启征途〕〔永寂山河〕〔江山如画与君共赏〕〔眼中无泪心流泪〕〔玉喜〕〔菲花之梦〕〔永寂山河〕〔夜色镇迷案〕〔爆裂飞车之风之子〕〔网游之重启战魂〕〔邪魅王爷的纨绔王妃〕〔凉凉的爱意〕〔落花下分开过〕〔赛尔号之黑色森林血色彼岸〕〔暮去待你归〕〔夏娜同人系列〕〔专属于她的爱恋〕〔蔷薇刺〕〔诡异童话〕〔袖了双手倾了天下〕〔查理九世之千钰千枭〕〔家有妖医〕〔绝世倾宠阁主你瘦了〕〔魔兽世界编年史〕〔穿越APP〕〔凰绝之今妃昔比〕〔狐狸小姐和总裁先生〕〔专属于她的爱恋〕〔问仙之旅〕〔血降〕〔我在海滨开了养生馆〕〔穿越之帝君夫人带娃跑〕〔超时代:自由世界〕〔神坑穿越瓦罗兰〕〔诡异童话〕〔特工王妃驾到〕〔春秋之恋红尘梦〕〔宇宙纵横〕〔火影之宇智波曦月〕〔未央月影〕〔重生之总裁请自重〕〔家有妖医〕〔祸国小妖妃〕〔第二次的爱情〕〔玩世不恭小妖姬〕〔网游之重启战魂〕〔刻浊星逝〕〔特工王妃驾到〕〔血族灵契〕〔茗琴〕〔年年岁岁声声慢〕〔重生之不再遗憾〕〔容安馆的你〕〔火影之宇智波曦月〕〔冰封炽热的世界〕〔巅峰枪王〕〔神之迷域〕〔我是太皇太后〕〔鲸鲨暗河〕〔江山如画与君共赏〕〔快穿之boss别黑化〕〔觉醒之天下为敌〕〔婚不作祟〕〔那时我们都不懂爱〕〔邪魅王爷的纨绔王妃〕〔神之迷域〕〔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盗龙陵〕〔网游之争王记〕〔EXO之花开半夏夜玫瑰〕〔后洛神赋〕〔为你情深却浅缘〕〔夜色镇迷案〕〔神坑穿越瓦罗兰〕〔诡镇怪谈〕〔一种爱叫总裁的霸道〕〔花落的瞬间〕〔第二次的爱情〕〔盛宠毒妃五小姐〕〔一种爱叫总裁的霸道〕〔走啊去捉鬼〕〔最强末日系统〕〔灵律神界之悲城〕〔祸国小妖妃〕〔这一世我要为自己活〕〔难遇〕〔穿越之帝君夫人带娃跑〕〔星座守护之心〕〔邪凤逆天:轻狂二小姐〕〔利刃侠〕〔凉凉的爱意〕〔星辰未落时〕〔红颜乱之公主遗恨〕〔夜色镇迷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