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岸地小说网 > 民间奇谈 > 诡镇怪谈

第十章美丽的女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河伯放下手电筒,又拿起铜锣放在手中,好像觉得非常新鲜,从来也没见过这么好玩的东西。

“这是做什么用的?”河伯拿着铜锣翻看着。

李牧觉得自己快死了,意识变得模糊,嘴里变得很苦很干燥,舌头像裂开似得疼,眼前闪烁着数不清的星星,他艰难地开口:“那是用来吃饭的。”

河伯恍然大悟笑着说道:“嗯,没错,这个用来吃饭确实方便,像我喜欢吃小黄瓜,放到这里挂在树上可以一边看星星一边吃,那种滋味肯定很美。”

“这个东西呢?”他又拿起地上的手电筒,电筒的光照在自己脸上,脸上充满孩子似得天真。“那是在梦里看不清方向的时候,可以让你找到方向的东西。”李牧死也改不了胡说的脾气,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竟然出现了开心的笑容。河伯很失望地看着手电筒,叹了口气:“可惜我从来也不做梦。”

他看了李牧一眼,有些难为情地问道:“这些可以送给我吗?”

李牧点头:“拿去吧。”河伯高兴的像个孩子,拿着铜锣眉飞色舞地看个没完,好像非常期待着把黄瓜放到铜锣中挂到树上。

他拿着铜锣和手电筒笑道:“你送我这么多好东西,我也没有什么谢你的,看你样子也活不长,有什么未了心愿需要我为你做吗?”

李牧点头。

河伯说道:“尽管说出来,只要我可以做到绝不推辞。”李牧指着趴在地上的水猴子冷笑道:“宰了它。”

水猴子大惊,它转身想跑,只是脚还没有迈出去河伯的手已抓住它的脖子,“这个畜生我本来就没想留着它,现在就还你这个人情。”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李牧就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河伯的手竟然捏碎了水猴子的脖子。

水猴子死前想拼死一搏,长尾上的怪手突然也抓住河伯的脖子,可是却连个痕迹也没有留下来。河伯丢下水猴子的尸体,望着李牧说道:“满意吗?”

李牧点头,用最后的力气开口:“这个铜锣还有另外一种玩法,你知道吗?”河伯摇头,眼睛里透出惊喜,期待着他继续说下去。李牧指着地上的锣槌说道:“它还可以敲响了听声音。”

河伯高兴地拿着锣槌敲起来,锣声回荡在夜空中传出很远,李牧希望苗丽可以听到,进洞来取走水猴子的毒牙,现在应该还来得及救董胖子的命。他这么想着,再也坚持不下去了,听着震耳的锣音慢慢闭上眼。

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

李牧再醒来的时候,他躺在另一个奇怪的洞穴里,洞里很干净也很干燥,地上铺着厚厚的干草,躺在上面软软得很舒服。

他还是不能动,身上涂满比沥青还黏稠的药膏,散发出刺鼻的药味,缠着比水草还紧密结实的粗布绷带,只露出两只眼睛,整个人看上去像复活的木乃伊。

他的口很渴,身旁放着个粗陶水罐,罐子里飘出山泉水清凉的味道,可是他几次想伸手都失败,他只好绝望地叹了口气,这是他第一次发现原来水也是这么难得。

他的眼睛望着那个遥不可及的粗陶水罐,上面的图案很奇特,好像是一只大青蛙蹲在池塘边准备跳跃,跳向涟漪中波动的明月。线条单纯幼稚,画风粗犷有力,就像是一幅儿童画,没有任何修饰和渲染,单纯只是一幅画。

李牧想笑,可是笑不出。因为他已被图画中那只可笑的青蛙吸引,觉得它非常快乐,因为它已找到自己的幸福,他相信这只青蛙捉到水中明月的瞬间是它最幸福的时刻。

明月会破碎,可那只青蛙却已得到。

简单的追求,简单的满足,人生如果这样该有多美好?

他知道那只青蛙就是河伯,传说中的黄河水神,据说它也是过河的时候淹死在水中的人,一灵不灭直上天庭,天帝就任命河伯管理河川。

这里是什么地方,怎么水罐上会有河伯的形象?

李牧勉强挣扎着抬头,看到洞里还站着两只大青蛙,他们瞪着一双大眼睛望着它,脸上带着深深的忧虑。其中有只皮肤略显黄色的青蛙看到他抬头,叹了口气说道:“你醒了?”李牧点头,透过嘴上的麻布绷带,用力挤出一句话:“这是哪里?”

“这里是河伯村,我是这里的村长,名子叫冯夷,我们这条村都是姓冯的。”那只黄绿色皮肤的大青蛙说道:“我的孙子带你回来,请求我们的大巫师救你一命。幸好你中得毒不算太深,我们的大巫师又精通医术,你这条命总算捡回来了。”

李牧的脸上裹满绷带,只露出两只眼睛,眼里充满感激,“谢谢你。”他勉强说出三个字。

对他的感谢他们好像没有接受,可也没有人拒绝,好像一切都是他们应该做的,根本不需要感谢,那两只大青蛙听到他的话对视一眼,眼中露出厌恶的表情,好像很鄙视这种虚伪的语言。

难道他们不喜欢有人对他们表达谢意?

冯夷手里拿着独角青牛的玉坠子,晶莹剔透的独角青牛挂在红绳上来回悠荡,红得就像少女炽热的心,透明得就像少女纯洁的爱情,他的手里提着那根红绳,眼睛盯着玉坠子,神情却仿佛在很遥远的地方:“这个玉坠子是你的?”

李牧点头,但是很快又摇头。

冯夷问道:“送你玉坠子的女孩子在哪里?”李牧的眼睛紧盯着他,眼神中充满疑惑和警惕,“你为什么找她?“李牧用尽全力说出这句话,脸上的绷带因为这句话开始松动。“这件事说来话长,我们还是以后再说,现在我要还给你两件东西。”

冯夷笑着说道。

他向身后摆手,那个把李牧从水猴子手里救出来的河伯低头走过来,手里拿着手电筒和铜锣恋恋不舍地放到李牧身旁的干草上,然后委屈地转身离去。

这是李牧送给他的东西,怎么又送还回来了?

“有了这些机械,就会有机巧之事,有了机巧之事,就会有机巧之心。机巧之心放在胸中,就会破坏我们河伯纯白的品质。”冯夷严肃地说道:“我们这个种族的历史远比你们人类悠久,我们的寿命远比你们人类要长得多,可我们还是过着原始的生活,从来也不会用这些机械,我们并不是不懂,而是因为不想放弃心中的快乐,功利机巧是最伤害生命的东西,世上还有什么比拥有生命更快乐的事情。”

“君子之间的交情淡薄如水,是不需要这些利益勾兑的,你还是拿回去吧。”冯夷淡淡地说道。

李牧一怔。

他想起水罐上捉月的河伯,难道这就是他会那么快乐的原因?

冯夷又笑着说道:“因为外物扰乱自己的心志,我们河伯是不会去做的。我这个孙子还年轻,才活了一百三十多岁,守不住心中的道,丢失天生的本性也可以理解,我以责罚过他一个月不准吃小黄瓜。”

他哈哈大笑继续说道:“这对他来说就是最严厉的惩罚了。”

李牧觉得自己落入了疯子的国度,这里的人单纯的像疯子,快乐得也像疯子。

他们就像一群无忧无虑的疯子尽情享受着生命的快乐。

“我们这里都是像我这样的怪物,你看着肯定会心烦,虽然嘴上不说心里早就开始讨厌,这好像就是你们人类自豪的文明。”冯夷微笑着说道:“幸好我活了这么多年,还知道一点,你这样把话憋在心里早晚会变得自私自利,心中想得只有自己。”

他向身后又摆了下手,一个年级与李牧相仿,长得像仙女一样脱俗的女孩子袅袅婷婷地走进来,身上穿着简单的粗布长裙,没有任何修饰,脸上也没有任何胭脂水粉,可是却丝毫也没有降低她高贵的气质。

李牧觉得任何华丽的衣服和昂贵的饰品都不能带给这个女孩丝毫光彩,任何鲜艳的彩妆也不能增添她丝毫颜色,她这个人根本就不需要那些世俗的装扮,因为她的美已是极限。

他身上已绑满了结实的绷带,可是他觉得自己心跳的力量很快就会把这些绷带挣脱,从他的胸口跳出来。

这个女孩简直太美了。

冯夷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微笑着说道:“不要觉得奇怪,她是我们从水猴子手里救出来的,就像你一样,一直生活在我们这个村子里,我想如果她来照顾你,你的伤口会好得更快一些。”

李牧却不这么认为,他觉得这个女孩如果在这里,她的伤口会更恶化,可能永远也好不了,因为他已感觉到自己身体里沸腾的血液很快就要冲破伤口喷射出来。

女孩子蹲在他身边浅浅一笑:“你是我见过的最难看的人。”

她的话很真诚,丝毫也不让人反感,这句听来让人很难过,甚至会愤怒的话,李牧居然听着很开心,“你见过的最好看的人是谁?”他望着女孩问道,这个女孩笑着说道:“就是刚才那个被罚一个月不准吃小黄瓜的笨蛋。”

她开心地说道:“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李牧有些不相信:“你觉得他最好看?”女孩点头:“没错,他是这里最勇敢最强壮的河伯,摔跤从来是第一名,那些可怕的水猴子来偷袭的时候他总是第一个冲在最前面,那些水猴子都怕他,有人说他是这个村里最有力量的河伯。”李牧问道:“你见过自己的样子吗?”小女孩伤心地点头:“见过,我是这里最丑的女孩,他们从来也不愿意和我玩,只有冯列从小保护我,不让那些河伯欺负我。”

“你最丑?”李牧不相信自己耳朵,女孩点头:“没错,我的相貌,皮肤,四肢,甚至叫声都和他们不一样,我在这里是最丑的,没有人会喜欢我,只有那个冯列像个瞎子一样觉得我是最美的女河伯。”

她看着李牧茫然的眼神抿嘴笑道:“冯列就是那个救你的傻瓜,村里的河伯都说他傻,那么多漂亮的女河伯不去喜欢,偏偏喜欢我这个丑八怪。”

李牧问道:“你也喜欢他吗?”女孩迟疑着最终还是点头:“可我们是不可能的,像他那样强壮的男河伯应该娶这里最美丽的女河伯,而不是我这个丑八怪。”

李牧看着女孩伤心的样子,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话安慰她,只好叹了口气:“你难道从来也没有离开过这里?”女孩抬头望着他问道:“这里还能离开吗?”李牧说道:“你难道不知道除了这里还有更大的世界?”女孩摇头:“我记事起就在这里,从来也没有离开过。”

李牧闭上嘴不说话。

他很奇怪为什么河伯不送这女孩子回家,也许她离开这里才会得到真正的幸福,他想问的时候,却发现冯夷已离开了。

这个洞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女孩忽然拿起水罐说道:“你渴了吧?大巫师说你的毒解开后会非常口渴,需要喝点水吗?”李牧点头张开嘴,女孩用青草叶子蘸着水罐里的泉水触碰着他的嘴唇:“大巫师还说只能给你喝一点点,喝多了你的血就会像泛滥的河水一样止不住,再也没救了。”

她用青草蘸着泉水点点滴滴放进李牧嘴里继续说道:“大巫师还说你是人饵,这种抓水猴子的方法人类已很少有人知道的了,他觉得很奇怪。”李牧忍不住问道:“什么是人饵?”女孩笑道:“就是钓水猴子的毒饵。”

李牧觉得更奇怪:“你说我是毒饵?”女孩点头道:“没错。大巫师说远古时期,这个世上洪水泛滥,淹死的人多水猴子也就多,水猴子多了淹死的人就更多,那时你们人类就想出了这种捕捉水猴子的方法。”

李牧问道:“什么方法?”“就是把水猴子饲养的鱼杀死,取出鱼头里的鱼脑石给人吃下去然后丢入水中,那些水猴子吸了这些人的血也会中毒,最后也会像你一样全身冰冷死在水中。”女孩淡淡地说道:“你们人类真残酷,对自己的同类都这么无情。”

李牧没有说话。

“其实你也是人类,而且是最美的人,在人类世界里谁都会喜欢你,和你做朋友,你根本就不属于这里。”

李牧很想说出这句话,可是他没有说,他不知道自己说出这句话这女孩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是不是会变得很痛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
热门小说推荐:
一世倾心半世倾城〕〔偶像诞生〕〔穿越异世界成高手〕〔暗殿骑士异闻录〕〔焰云〕〔神途之永生〕〔枫叶小说1霸气总裁心头宠〕〔庶女母仪天下〕〔江山谋之美人如画〕〔十三生〕〔凉城之上是花开〕〔秦时明月几时有〕〔网游之高手寂寞〕〔绿茵之子〕〔蓝之风〕〔亲爹系统带我飞〕〔悠然入梦〕〔记忆时代〕〔四月六日斗逗抖〕〔李侯爷的奋斗史〕〔灵妖〕〔明智的修者〕〔半盏红颜相思碎〕〔黑金猎国志〕〔逐鹿天涯〕〔夭晓双魅〕〔和哪吒同居的日子〕〔淡色华年〕〔重生娇妻霸道总裁独宠我〕〔黑白的感情〕〔宇宙监察者协会〕〔剑心之痕〕〔将之道〕〔你就是天下〕〔为害江湖〕〔不可思议的异界大冒险〕〔茅山术之终极捉鬼师〕〔每天多个小故事〕〔总裁爱我三千遍〕〔总裁和我〕〔丈夫背后的妻子〕〔麒麟尊主〕〔路途星光〕〔潇湘之命中劫〕〔群星劫〕〔我在都市逍遥的那些年〕〔动漫契约录〕〔自从我遇见了女神〕〔网游之永恒梦境〕〔陌上欢〕〔千年史诗〕〔神女殿下:逆天毒医〕〔仙华夜落〕〔冥界掉下来一个读心侦探〕〔阎王无敌系统〕〔迷失领域〕〔虚妄科学〕〔逆境求存〕〔EXO之铃音的故事〕〔卿不知〕〔公子绝尘凡色可欺〕〔哈利波特:炼狱和天堂〕〔戮仙修罗〕〔我们半生不熟〕〔修真之霸刀逍遥游〕〔寻找未来的我〕〔养不熟的总裁〕〔巍莽昆仑〕〔星辰的诺言〕〔瞳神异界为王〕〔时之彼岸〕〔齐天星魂〕〔缘迹舞倾〕〔玉荷魂〕〔救赎时分〕〔恐怖之小故事〕〔天繁烈〕〔你想修仙吗〕〔〕〔花灼不凄凉〕〔爷的小公主〕〔末世情缘之霸道少主爱上我〕〔虚假人生〕〔唯有苍山黛〕〔末世之小骨头〕〔魔森〕〔亲爱的恶魔大人〕〔腹黑宠妃记〕〔离婚要趁早〕〔我在古代当歌手〕〔善恶之罪〕〔七公主凡间记〕〔山海之泪〕〔重生之复活巫女〕〔撕心裂肺之我还是很喜欢你〕〔那巷子很黑〕〔狐年〕〔网游之不屈龙魂〕〔寂神启示录〕〔暗影仙帝〕〔网游命运之光〕〔白骨阎罗〕〔我在思念你遗忘的〕〔白书谣〕〔大道天心〕〔某人的高中生活〕〔辣个百年大梦〕〔猫和她的白虎王爷〕〔神秘图书馆〕〔中南之交〕〔龙星〕〔重生之游戏大神〕〔不好意思我不想当阴阳师〕〔关于我穿越到末世这件事〕〔妃子媂:绝音天下〕〔世倾情〕〔果未熟〕〔久恶〕〔成名的大战〕〔精灵梦叶罗丽之星光闪耀
最新入库小说:
人鱼公主你别跑〕〔炮哥小钢炮〕〔北武都尉司〕〔凉凉的爱意〕〔觉醒之天下为敌〕〔契约爱妻〕〔神之迷域〕〔构世〕〔构世〕〔古荒道月〕〔绝世倾宠阁主你瘦了〕〔为你情深却浅缘〕〔囚爱之邪帝霸爱〕〔戒不掉你的笑与酷〕〔暮去待你归〕〔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三千纪元〕〔重生之总裁请自重〕〔重生之总裁请自重〕〔伽蓝何处〕〔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吾家有树才安好〕〔快穿之boss别黑化〕〔快穿之boss别黑化〕〔重生逆转之你要宠我〕〔三千纪元〕〔夏娜同人系列〕〔赛尔号之碧瑶〕〔末世兽都〕〔失乐泉〕〔暮去待你归〕〔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巅峰枪王〕〔年华独白〕〔末世来临之末〕〔巅峰枪王〕〔狐狸小姐和总裁先生〕〔网游第二天堂〕〔走啊去捉鬼〕〔问仙之旅〕〔赛尔号之碧瑶〕〔白鹿归〕〔傲娇总裁宠萌妻〕〔敲响天际之门〕〔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废土生存法则〕〔道士爷爷〕〔宇宙纵横〕〔末日狂帝〕〔恶灵之刃〕〔三千纪元〕〔末日狂帝〕〔网游之重启战魂〕〔江山如画与君共赏〕〔一条狗引发的血案〕〔将恶人进行到底〕〔重生之不再遗憾〕〔EXO黑暗无边与你并肩〕〔吾家有树才安好〕〔刀塔之小兵逆袭〕〔永寂山河〕〔赛尔号之黑色森林血色彼岸〕〔落花下分开过〕〔末世来临之末〕〔花落的瞬间〕〔网游之争王记〕〔花开半夏爱如烟漫〕〔集万宠于一身〕〔妹妹是假少女〕〔刀塔之小兵逆袭〕〔与心相连〕〔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构世〕〔与心相连〕〔三世千絮若迷离〕〔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血族灵契〕〔如果你能感受到我的爱〕〔古荒道月〕〔花落的瞬间〕〔启征途〕〔网游之重启战魂〕〔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七日记〕〔穿越之帝君夫人带娃跑〕〔女巫恋上猫〕〔人鱼公主你别跑〕〔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诡异童话〕〔刻浊星逝〕〔沧澜锁卿魂〕〔将恶人进行到底〕〔白日极夜〕〔推倒相公〕〔星辰未落时〕〔兽皮人的复仇〕〔重生之不再遗憾〕〔玩世不恭小妖姬〕〔专属于她的爱恋〕〔年华独白〕〔落花下分开过〕〔专属于她的爱恋〕〔坏掉的流年〕〔石连草〕〔戒不掉你的笑与酷〕〔EXO之花开半夏夜玫瑰〕〔我是太皇太后〕〔白日极夜〕〔构世〕〔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穿越之帝君夫人带娃跑〕〔彼岸可有花〕〔敲响天际之门〕〔凤舞九天必以长情〕〔石连草〕〔鬼王的傲气小姐〕〔狐狸小姐和总裁先生〕〔大时代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