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岸地小说网 > 民间奇谈 > 诡镇怪谈

第一章教堂有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无聊的一天又开始了。

玉子望着窗外缓慢关闭的铁门,听着它关闭时发出沉重的响声,希望今天能发生有趣的事情,她叹了口气,因为知道自己的希望很快会落空。

“叮铃铃,叮铃铃……”上课的铃声响起。

冯老师推门走进来,身后跟着个脸色苍白神色阴郁的男孩子,教室里顿时安静下来。每个人都盯着这个新来的男同学。“他叫李牧,是新来的同学,希望大家互相帮助,”他指着玉子身旁的空位道:“那里就是你的位置。”

玉子这时才发现自己身旁的位置空着,旧同桌已调整到别的地方。老师为什么这么安排?她感到有些奇怪,班级里空位置很多,为什么偏偏让他坐在这里。

李牧走过来。

冯老师望着他的背影大声道:“如果你在这个班里不老实,我也会开除你。”李牧面无表情地坐下,似乎早已习惯这种呵斥。“你好,我是玉子,以后请多关照。”玉子很有礼貌地打招呼。可是李牧却只是瞥了她一眼,脸上连一丝笑容也没有。

这是什么态度?难道把我当空气无视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没有礼貌的人。玉子有些生气,扭过头不想理他,可是又按捺不住对这个男孩子的好奇心,觉得他有些与众不同,哪里不同她却又说不清楚。

栾平也很生气,他不但生气还非常嫉妒。玉子一直是他暗恋的女孩子,每天都盼望着能坐到她身边,没想到这个新来的居然这么容易就坐在那个位置上。他为什么会有这么好的运气,而且还对玉子的热情不屑一顾,为什么玉子从来也没有对自己说过这样的话。

他感到非常气愤,觉得这个新来的夺走了他心中最宝贵的东西。

李牧随着冯老师去领新书本,教室里只剩下他的新桌椅,栾平看着他的桌椅心中的愤怒就更强烈:“哼!这货也配坐在这里,老天真是瞎了眼。”他手里拎着垃圾桶走过去,将垃圾都塞进李牧的书桌膛心中才觉得好受些。

同学们都轰然大笑。

玉子的脸气得发白大声道:“你不要欺负新来的同学。”虽然她觉得这个新同学不讨人喜欢,可是这样做也太过分了。“你少管闲事,他肯定不是好东西,你最好离他远点。”栾平看到她关心这个新来的男同学气就不打一处来:“看他的样子冯老师用不了多久就会把他赶出咱们班,如果是好学生也不会用这种态度对他。”

他说的好像有道理,玉子看着自己身边塞满垃圾的新书桌忍不住皱起眉头,这个新同学好像真的不是好东西,那张脸臭臭的还不爱理人。唉!也不知道今后怎么和这个新同桌相处。

栾平正在得意的时候门开了,李牧抱着书从门外走进来,看到自己堆满垃圾的书桌愣住了,望着栾平手里的空垃圾桶道:“这是你干的?”

“没错,就是我干的。”栾平举起手中的垃圾桶向他示威。

“这是在教你做人,新来的也敢嚣张?还不老老实实夹起尾巴做人。”“他的尾巴夹起来了吗?”“他的尾巴夹得紧着呢,连个屁也不敢放。”“没放屁怎么还这么臭?”“他身上有屎,哈哈哈……”

同学们哄笑着望着李牧。

李牧放下手中的书,突然伸手抓住栾平的衣领用力拉到近前:“你要是不把这里舔干净,我就在这里把你埋了。”班里的男同学看到他动手先是一愣,立刻就有几个人站起来,手里都拿着平时暗藏在书桌里防身的家伙,有钢管、铁链、****,各种能打人的东西他们都有,甚至有人还拎着刚从椅子上拆下来的硬木板。

都是血气方刚冲动的年纪,谁也不会容忍一个新来的在这里撒野,他们只等着栾平动手就立刻扑上去给李牧一个教训,甚至已有男同学悄悄堵在了李牧可能逃跑的退路上准备痛打落水狗。

“你特么还不撒手。”一根铁链从侧面抽在李牧抓住衣领的胳膊上,玉子看到李牧的脸痛的抽搐,可是他的手却抓的更紧一点也没有松开的意思,旁边立刻有人扑上来撕扯他的衣服,压住他的头,铁链钢管硬木板打在他身上,还有人用鞋底踩住他的脸上留下了清晰的鞋印。

衣服的扣子撕开露出胸膛,每个人的眼睛都盯在李牧胸口那条又深又长的刀疤上,这一刀几乎将他的胸口劈开,缝合的针脚像蜈蚣的腿一样密集地排列在伤口两边,随着呼吸起伏那条狰狞的刀疤也在不停地扭曲。

李牧的喉咙里发出野兽般的低吼,铁链、钢管、硬木板雨点般落在他的身上可是完全没有反应,他还是倒在地上死死地抓住栾平,脸上的表情就像要一口咬在他的喉咙上一样。看到李牧变成这个样子,有人想要退缩,实在是太可怕了,拿****的男同学绕到他身后想从后面给他的屁股来一下子,这个地方肉多不会死人,还可以让他痛苦不堪,只要找到机会他就准备动手。

看热闹的永远不怕事大,周围的哄笑声,辱骂声,怂恿声,怪叫声,尖厉的口哨声,还有人揉搓纸团扔过来打在李牧身上发出的呵斥声,这些人都希望看到他们能痛快地教训这个新来的一顿,

班级里沸腾起来,就像一个烧红的铁锅突然泼进一瓢冷水,每个人都兴奋的看着这个新来的倒在地上,事情的结果不重要,只要能看到有人受伤甚至流血他们就满足了。玉子看着同学们骚动起来想大声制止,可是谁又会理睬她呢?这时候美丽女孩带来的影响远远比不上这暴力与鲜血带来的刺激有吸引力。

“老师来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

班级里立刻安静下来,安静的就像暴风雨之后寂寞的旷野,每个人都迅速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只有李牧抓着栾平的衣领挥拳打过去。他终于有机会打出这一拳,他从地上翻身骑在栾平身上,拳头雨点般向他落下。他赤着上身带着各种擦伤和淤伤可是他不在乎,所有的愤怒都倾注在拳头里落到栾平身上。

栾平的嘴角在流血,可是拳头还在继续向他脸上落下来。冯老师跑过来一脚踢翻李牧大声呵斥道:“你是疯狗啊,怎么上学第一天就打同学。”他看到李牧挣扎着站起来又连续踢了他两脚,漆黑坚硬的皮鞋踢在他身上发出沉重的声音,李牧又倒在地上滚到墙边,他面无表情地用手背擦着嘴角的血站起来。冯老师这两脚踢得可不轻,呼吸的时候感觉胸口在作痛,他忍不住弯腰咳嗽起来。

冯老师盯着李牧沉声问道:“你为什么打他?”李牧靠在墙上低头不语,“说啊!敢打为什么不敢说?”冯老师挥出手中的书打在李牧脸上,坚韧的硬纸板书皮碎裂时发出清脆的声音:“你为什么打同学?你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要在上学第一天就想要他的命,还在我的面前打他?”然后他看了一眼从地上爬起来的栾平关切地道:“你的伤要不要紧,如果受不了就去医务室包扎一下,我给你放半天假。”

“没关系。”

栾平摇头回到座位上拿出书本,同学们看着他偷偷地窃笑。

“我们班不欢迎你这样的学生,如果你觉得这个班里的同学不好可以申请退学,但是你不能打他们,否则我绝对不会客气。”

“穿好衣服准备上课,因为你耽误了五分钟,每个人耽误五分钟全班四十五名同学就是二百多分钟,你要负这个责任。”

冯老师推了下鼻梁上的黑框眼镜回到讲台上准备上课。

李牧回到座位默默地把垃圾扫进垃圾桶。

“请同学们翻开教科书第……”冯老师调整情绪开始讲课。

这堂课玉子根本就没有听进去,她满脑子想的都是身旁这个新同学,眼前不断浮现他倒在地上死死抓住栾平时的样子,还有他胸前那条恐怖的刀疤,这条刀疤怎么会出现在他胸口上?他经历过什么事情才会留下这样一条刀疤?玉子的心里埋怨老师为什么把这个同学安排在自己身边,她只是希望今天能发生有趣的事情,而不是可怕的事情,可是这件事情想起来就可怕,每天都和这野兽般的男孩子坐在一起,说不定哪天自己就会让这头野兽吃掉。

李牧坐在椅子上,桌上的书本连翻也没有翻开,只是不停地拿着铅笔在本子上飞速地胡乱画着,画到极速时竟然连铅笔都断掉了,他换过一支新铅笔又在继续画,看着既像是字又像是画,看不出他画的究竟是什么,可是又觉得很好看,这张画是玉子对他唯一的好印象。

“叮铃铃,叮铃铃……”下课铃声响起。

“同学们下课。”

冯老师合上书本用平和的语气道:“玉子同学到我的办公室来一下。”同学们知道老师要调查打架的事情,都在望着李牧不怀好意地笑,知道他很快就要倒霉了。

栾平脸上也露出笑容。

他已想好把一切责任都推在李牧身上,相信自己的话同学们会作证,就算老师不相信也不会为难他,因为他已看出老师不喜欢这个新来的同学。

冯老师的办公室在走廊尽头,玉子看着不远处办公室的门心情很复杂,刚才的事情李牧确实不对,但那仅仅是他打架不对,她觉得栾平和那些同学做的更不对,因为是他们先欺负新同学。她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如实讲出来还是为他们隐瞒,如果隐瞒对这个新同学就太不公平了。

可是如实讲出来就是出卖同学,就算她是女孩子也知道这么做很让人瞧不起,就连她自己也瞧不起这样的人。

办公室里只有冯老师一个人。

他手里捧着新泡的茶坐在椅子上:“李牧打架了?”玉子低头不回答,嗫嚅着几次想开口却忍了下来,冯老师笑着喝了口茶,透明的镜片蒙上薄薄的雾气,眼神变得让人捉摸不透:“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肯定是他在惹事,我知道他在我们班里也不会老实,可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玉子忽然开口:“老师,我想换座位,不想继续坐在那里。”“我找你也是为了这件事情。”冯老师微笑着:“我希望你还能继续坐在那里,而且为班级做件很重要的事情。”“什么事情?”玉子茫然地望着冯老师:“这件事情难道和座位有关系?”

“这学期我们班参加全校优秀班集体评选,各项成绩都很优异,如果拿到这个荣誉对你们将来很有帮助,可是这个李牧转来后很可能会拉低这些成绩,让我们落选。”

冯老师又喝了口茶,镜片上的雾气变得更深,眼神也变得更加令人捉摸不透:“我想让你和他成为朋友,监视他的一举一动,如果有什么违法乱纪的行为就告诉老师,我让学校开除他。”他清了下嗓子继续说下去:“这样我们班里的荣誉就保住了。”

“像他这样的人不相信老师,不相信同学,甚至不相信家长,可是对朋友却是绝对的相信。”

冯老师微笑着放下手中的茶杯。

“他是什么样的人?”玉子忽然觉得眼前这个老师变得很陌生:“他为什么会转到我们班级来?”“他是个很让人头疼的学生。”冯老师皱起眉叹了口气:“他参与社会上不良帮派,寻衅滋事,打架斗殴,奇怪的是他的学习成绩竟然还不错,也不知道他哪来的时间看书。”

“我害怕。”玉子想起李牧身上那条刀疤显得非常犹豫:“这件事我不敢去做,您还是找别人吧。”“你放心,他不会伤害你。”冯老师道:“我看过他的违纪记录,虽然什么坏事都干过却从来也没有伤害妇女儿童的记录,他也不会伤害你。而且你只是监视他,有情况就立即向我汇报,我会为你保密,不会有危险的。”

“如果这件事你能做好我会推荐你继续拿明年的全额奖学金。”冯老师又在微笑:“这件事情我也会写入你的档案,说明你能出色的完成学校交给你的任务,个人能力很强,对你升学和就业都很有帮助。”

玉子还是犹豫不决。

“这个学生来到我们班里,不止是影响我们班各项评比成绩,还会威胁到同学们的人身安全,他有很强的暴力倾向,你们每个人都可能受到他的伤害,你也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吧?”

冯老师看着玉子问道。

玉子的眼前又出现了李牧倒在地上死死地抓住栾平时的样子,就算铁链、钢管、硬木板那么用力打在身上都不能让他松手,也许在他身上再砍一刀,砍出比他胸口上更深更长的伤口他也不会松手,一定会把栾平打倒为止,不死不休。

这样的人确实太危险了。

玉子犹豫着点头答应下来,冯老师高兴地拿起茶杯喝茶,奇怪的是镜片上的雾气竟然完全消失了。

走出办公室望着眼前阴暗的走廊,玉子忽然觉得这里变得有些可怕。她低头走回教室,只希望这件事情能快点解决。同学们看到她无精打采地回来都凑上来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只是摇头也不回答,眼睛不由自主地望着自己身旁的空座位。

“他好像去了楼顶天台。”有个同学从门外走进来。

李牧去天台做什么?

那是学校里男同学鬼混的地方,他们在那里抽烟,喝酒,打架,调戏女同学,难道他这么快就开始做坏事?一想起他玉子就觉得郁闷,她是胆小害羞的女孩子,和李牧这样的人做朋友连想也不敢想,可是现在没有办法,老师交代的事情不能不去做。

玉子向天台走去。

李牧果然在天台,他的手扶着围栏望着远处,握着栏杆的手因为用力显得更苍白,手臂上的青筋蜿蜒着像蚯蚓似得凸起,身体在微微发抖像是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也会来这里。”玉子想了好久才说出这句话:“看着远处的青山白云,心里就会舒服多了。”

李牧没有回头,只是身体不再发抖,过了好久才开口:“你来这里做什么?如果是同情我不需要,如果是嘲笑我也不在乎。”

玉子从没来过天台,也从来没想过上来,来这里的女孩子通常都是男孩子骗上来,然后就很难再走下去。没想到自己第一次上来竟然是自愿的,而且是主动来找这个像野兽一样凶悍的男孩子。

奇怪的是天台上只有李牧一个人。

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和这样的男孩子交朋友,也不想知道,她只想在他身上找到足够让冯老师开除的理由,好让自己轻松起来。

她想到自己要去偷窥一个男同学的隐私然后向老师汇报就觉得自己很无耻,她甚至感到惶恐,天啊,我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人。

“老师说你是新来的同学,对这里还不熟悉,让我给你介绍一下。”玉子实在不知道应该和他说什么,只好硬着头皮勉强开口:“你望着的那座山是老爷山,山上有座山神庙很诡异,经常发生可怕的事情。”她又指着另一座清秀的山峰:“那里与老爷山相对的是三姑娘山,有人说这两座山是祖孙关系。”

她发现李牧听得很认真,对她的话很感兴趣,觉得这是个很好的开始,就继续向下说:“我们这座小镇很多人都说是诡镇,经常有奇奇怪怪的事情发生,有些人私下里还议论这里曾经受到过诅咒。”“诅咒?”李牧问道。“没错,就是诅咒。”玉子显得有些沉重:“伪满时期这里驻扎过很多日本军人。”她指着远处一座灰色的旧楼:“那里曾经是日军医院,听说那座医院不是给活人用的。”

“有日本军人的地方当然会有诅咒,也许这个诅咒就是他们带来的。”玉子伤感地说道。

“你说那座医院不是给活人用的?难道是死人用的?”李牧问道。“嗯,就是死人用的医院。那里过去是日军的细菌研究所,专门用活人试验细菌武器。”玉子说道:“进去的人从来也没有活着走出来过。”

“那里现在是什么地方?”“还是医院,只是没有多少人愿意去那里看病,因为都觉得那里很可怕,好像走进去就会死在里面,再也走不出来。”

李牧指着河边一处高耸的尖顶问道:“那里是什么地方?好像废弃了很久,我刚才看到很多乌鸦栖息在房顶上。”玉子厌恶地望着那座尖顶高楼:“那里是一座废弃的教堂,很多年前就空了,附近成了垃圾场,全镇的垃圾都堆在那里。”“教堂?”李牧望着手指上的指环,上面有个鲜红得像蔷薇花一样的十字架,他若有所思地道:“你能带我去那里吗?”

“哪里?”玉子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想去那座闹鬼的教堂?”“你是说那里闹鬼?”李牧问道。“很多人都说那里闹鬼。”玉子说道:“那座教堂废弃很多年了,一直也没有人愿意去那里。据说解放前住了很多国外的传教士和修女,有一天他们突然消失了,没有人知道去了哪里,很多人认为那些消失的人变成了幽灵。”

“那里有幽灵?”李牧显得有些惊喜:“有人见过那些幽灵吗?”玉子对他的反应有些奇怪,为什么他会对这座教堂这么感兴趣,“只是传说,没有人真正见过。”李牧摸着手里的指环犹豫了很久才开口:“我想去那座教堂你能带我去吗?”“你真的想去哪里?”玉子说道:“那里是垃圾场根本就没有人,你去那里做什么?”

“我只是想去看看,你如果害怕可以不进去,只要带我到那里就可以。”李牧的态度近乎哀求:“我真的很想去那里。”玉子看着他的样子,忽然觉得这是和他做朋友的好机会,可是去那座教堂却让她觉得害怕。

“你真的想去那里?”玉子想知道他去那座教堂的原因:“听说那里有诅咒,进去的人都没有好下场。”“我一定要去那里,因为这对我很重要。”李牧说道。“好吧,我可以带你去,可是你第一天就打架还旷课,就不怕冯老师开除你?“玉子问道。李牧望着远处教堂的尖顶,又看着手指上的指环,他犹豫了很久才开口道:“就算他真的开除我也要去。”

他望着玉子继续道:“只要带我到那里就可以,你赶回来还可以继续上剩下的课,老师应该不会发现你旷课。”

玉子点头答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
热门小说推荐:
我的神女大大〕〔现代女的撩汉方法〕〔梦的售卖店〕〔花千骨之红颜为君醉〕〔游钓千年续〕〔蝶之火的炽焰〕〔都市之王者行〕〔穷小子修行传〕〔快穿之萌萌快跑〕〔墨染丹青彼岸开〕〔边际云〕〔混元修道人〕〔黎天传〕〔化妖行〕〔魂世异使〕〔丧尸末日电影行〕〔寻游万物〕〔萌学园7之守护之战〕〔我叫凌玄〕〔琴舞红莲〕〔末世疑云〕〔网游之逆天杀手〕〔绝色狐妃倾天下〕〔山风水月〕〔微笑情缘〕〔混淆〕〔长相思朕的将军皇后〕〔大佬他偏要宠我〕〔末世鼎天〕〔吾爱汝入骨〕〔欲来风〕〔魔兽之大陆王者〕〔末世之游戏巅峰〕〔全能警察联盟〕〔高甜预警我的眼里只有钱〕〔盛倾凤〕〔仙皇峰境〕〔霸气三公主的强势归来〕〔我想做个安静的小主播〕〔月华雪落〕〔最好年华爱上你〕〔洛书生死〕〔三流道士〕〔青狐魅〕〔冰冻时间〕〔青春就要轰轰烈烈爱一场〕〔重生毒妃太逆天〕〔笑看银河〕〔幸而遇见穆先生〕〔倒霉姑娘之翻身农奴把歌唱〕〔狼人骑士〕〔一品神妃〕〔世界等着我〕〔昭雪传奇〕〔葬天下青山〕〔梦尽晨昏〕〔末名〕〔不朽之网游至尊〕〔网游之星萌〕〔网游之神州世界〕〔我的古代我做主〕〔梦魇潮汐〕〔我的女友是个机器人〕〔末日之系统人生〕〔伴你追梦〕〔路人甲系统〕〔只想做一个随遇而安的骑士〕〔八零后狂想曲〕〔乱世桃花缘〕〔冷傲女王的呆瓜随从〕〔凡间天使〕〔我从那里来〕〔神话武者〕〔黑色狙击线〕〔面冷心热很爱我〕〔御洛星星〕〔林七七的时光锦囊〕〔我把二婚当宝〕〔恐怖犯罪〕〔京剧猫之风云班〕〔腹黑帝君倾世妖孽要逆天〕〔另一个世界里的传奇人生〕〔二勇〕〔殿下王妃又穿越了〕〔若隐若现的幸福线〕〔tfboys记忆中的苦涩〕〔桃却从未逃过〕〔血雨殇魂〕〔修真界第一骗子〕〔清梦引〕〔神之失乐园〕〔穿越到上古洪荒〕〔复仇天使赖上你〕〔重生混沌之逆天成圣〕〔安平乐〕〔枭雄与英雄〕〔清末宫女〕〔《虞美人》〕〔我的世界守望堡垒〕〔最强红包系统〕〔渡君有缘人〕〔窈窕之怡〕〔天行策〕〔葬爱陌路君请回〕〔仙剑奇侠传之流水落花〕〔仙庭红包聊天群〕〔觅心记〕〔白夜的幻觉〕〔百慕海战〕〔梅花美人颜〕〔木魔〕〔相念不相见〕〔重生之狂龙再世〕〔我的AI女友〕〔青天陵〕〔游世无双之归来〕〔幻羽之爱〕〔仙魔史〕〔无能者的自救〕〔恶向定罪
最新入库小说:
落花下分开过〕〔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网游第二天堂〕〔神坑穿越瓦罗兰〕〔神之迷域〕〔一条狗引发的血案〕〔温柔世子宠溺妃〕〔万界崇凰〕〔那时我们都不懂爱〕〔人鱼公主你别跑〕〔古荒道月〕〔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网游第二天堂〕〔囚爱之邪帝霸爱〕〔彼岸可有花〕〔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与心相连〕〔末世兽都〕〔星辰未落时〕〔快穿之boss别黑化〕〔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戒不掉你的笑与酷〕〔眼中无泪心流泪〕〔超时代:自由世界〕〔新夜半鬼叫门〕〔风琴雨夜〕〔洛克王国之征途〕〔年华独白〕〔腹黑总裁我以有约〕〔北武都尉司〕〔袖了双手倾了天下〕〔白日极夜〕〔盛宠毒妃五小姐〕〔将恶人进行到底〕〔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江山如画与君共赏〕〔不要再逃了〕〔冰封炽热的世界〕〔凰绝之今妃昔比〕〔夏娜同人系列〕〔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玩命王妃〕〔无忧城〕〔问仙之旅〕〔祸国小妖妃〕〔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利刃侠〕〔吾家有树才安好〕〔杀戮之后爱意尚存〕〔大时代战事〕〔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倾城落雪〕〔最强末日系统〕〔倾城落雪〕〔走啊去捉鬼〕〔恶灵之刃〕〔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万年倾城之因果天下〕〔兽皮人的复仇〕〔穿越之最强幻师〕〔走啊去捉鬼〕〔凤舞九天必以长情〕〔未来神话〕〔末世来临之末〕〔查理九世之千钰千枭〕〔刀塔之小兵逆袭〕〔赛尔号之碧瑶〕〔洛克王国之征途〕〔我在海滨开了养生馆〕〔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夏娜同人系列〕〔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穿越APP〕〔戒不掉你的笑与酷〕〔女巫恋上猫〕〔网游第二天堂〕〔穿越APP〕〔邪魅王爷的纨绔王妃〕〔冰封炽热的世界〕〔血族灵契〕〔我是太皇太后〕〔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彼岸可有花〕〔灵律神界之悲城〕〔蚁恋〕〔鬼王的傲气小姐〕〔盗龙陵〕〔石连草〕〔启征途〕〔末日狂帝〕〔未来神话〕〔白日极夜〕〔星座守护之心〕〔十年繁华依旧〕〔眉间轻点泪花妆〕〔诡异童话〕〔如果你能感受到我的爱〕〔杂牌神算〕〔末世来临之末〕〔万界崇凰〕〔失乐泉〕〔爆裂飞车之风之子〕〔茗琴〕〔末世兽都〕〔神坑穿越瓦罗兰〕〔未央月影〕〔人鱼公主你别跑〕〔构世〕〔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最好的我们最美的时光〕〔超时代:自由世界〕〔家有妖医〕〔婚不作祟〕〔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菲花之梦〕〔EXO之为爱起舞〕〔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