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岸地小说网 > 都市情缘 > 我负子戴

在这姑娘心中的定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周承江依旧认真的开车,目视前方,表情淡漠,丝毫没有要开口的打算。

这样子的他叫赵谣不敢放肆,但是她真的不想就这么被送回去,不骑着自行车回去,一会儿她舅在小区门口接到她,第一句话她都不知道怎么说。

车内安静的气氛让赵谣坐立难安。

终于在赵谣第三次挪动位置的时候,周承江开了口,“送你去康复中心。”再不开口他怕这个小姑娘把自己给憋坏了。

赵谣愣了下,她第一反应居然是,她要走着回去吗?那一样没办法跟她舅解释啊。

周承江只说了一句话,又专心开车。

赵谣觉得,他开车的时候似乎不喜欢说话,基本不开口。

不过,他应该本来就是个话少的人,至少赵谣接触他的这几次,这个男人都是惜字如金。

周承江不说话了,赵谣也不开口,只在心里盘算着,一会儿回去要不要说真话。

告诉舅,她跟张宜一起吃饭,车被张宜骑走了?

那她舅要是问她怎么回来的她要怎么说?被一个陌生男人送回来的,关键这个男人还是张宜相亲对象的朋友,人家不送张宜凭什么送她啊?

才这样想着,赵谣突然记起来另外一件事,下班的时候张宜发信息给舅妈说她们俩一起吃饭,舅妈回电话来还问了她怎么去,她说两个人一起骑车的。

赵谣觉得她回家真说不清了!

实在不行还是老实告诉舅他们,她是跟着张宜一起吃饭,只是同桌的还有两个男人。

只是,这样说出来会不会让他们觉得她学坏了,才到大城市不足一个月就跟陌生男人有了联系,还一起吃了两餐饭,还坐了人家车被送回家,两次,想想赵谣都觉得头昏脑涨!

从小腐旧的思想,是不能跟陌生男人有这些瓜葛的,若是在他们村,叫人知道了,闲言碎语能说的她爸妈抬不起头来。

赵谣哪里知道,这种男女一起吃个饭,在外边大城市里,这都不叫事。

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着,车子停了下来她都没发觉。

刚才还坐立难安的人这会儿却一动不动的,周承江也没说什么,开了车门径直下了车,往康复中心走去。

赵谣回过神来,车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扭头,车窗外就是康复中心大门。

周承江听到后面有跟上来的脚步声,也没在意,继续往前走。

然后,赵谣就眼见着他进了张医生的办公室。

他为什么对他们康复中心这么熟悉?

赵谣带着满腹疑问也跟着进去了,就见张医生正一脸客气的同周承江握手。

握手这个动作,是赵谣来城里后知道的,也是在康复中心见得多,上面的领导来了他们会和院长医生握手,患者的亲人朋友来也会跟医生握手。

但是,赵谣瞧着,张医生今天跟周承江握手似乎和平时不一样,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赵谣不知道,那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叫“讨好”。

周承江三天前给康复中心捐了一批医疗器械,正是他们所缺少的,这下好了,康复中心省了一大批钱。作为康复中心股东之一的张医生,看到周承江自然是免不得奉承了。

在周承江说明来意后,张医生立马道:“我这就打电话回去,叫张宜把自行车送过来。”

“不用不用,”赵谣在一旁连连摆手,“您跟我说您家在哪里,我过去就行。”

周承江不动声色的挑了下眉,看了眼张医生,再对比一下自己,“您”,嗯,他大概知道自己在这个姑娘心中是个什么定位了。

最后张医生那个电话还是没有打,因为周承江开口要了地址,开车送赵谣去张宜家的。

张宜家离康复中心并不远,两个人到时,正好远远的见张宜骑着车回来,是赵谣那辆半新的小粉红。

赵谣如愿的找回了自己的车,踩着半圈回去了。

她不知道的是,那辆黑色的车跟了她一路,一直到她进了小区。

还是同样的位置,周承江将车熄了火,他坐在驾驶位没动。半天后,拿出一根烟点燃。

车里烟雾缭绕,男人的视线始终定格在那扇半旧的小区大门上。

把赵谣接回到家后,袁腾就系起围裙开始炒菜。他动作很熟练,一看就是平时没少做这些事。

赵谣站在厨房门口,踌躇了半天,还是小声开了口,“舅舅,我来吧。”

“不用,就两个菜。饿了吧?一会儿就能吃饭了。”

赵谣轻呼了口气,她想做点事,可是这里的厨房用具她都不会用,确实不太敢下手。

“舅,我在外面吃了回来的。”赵谣抿嘴笑着提醒他。

“知道,你舅妈打电话回来说了,外面哪能吃的饱,一会儿再吃点,你太瘦了,多吃点。”

“大丫,帮我拿个盘子。”袁腾道。

说完他又自己笑了,“瞧我这记性,又忘了。你舅妈说不能喊大丫了,你现在是大姑娘,这样喊不好听,叫外人听到了会笑话你。”

赵谣也笑,拿了盘子递给他,“没关系的舅,我多大都是家里的大丫。”话虽然这样说,但是对于舅妈的说法,她心里是高兴的。陈晨真的是个很称职的舅妈,无论大事小事,都很关心她,对她的好,也是真心实意的。

两人说话的功夫,袁腾的两个菜炒好了。

“谣谣,去喊臭小子来吃饭。”袁腾道。

袁腾口中的臭小子是他和陈晨的独子,袁帜。

赵谣转身出了厨房,走到小房间门口,抬手屈指熟练的叩响了门板。

这敲门的动作是在康复中心学回来了,否则以赵谣从小生活在乡下的环境和习惯,哪里知道敲门这一回事,她家里那几扇门都关不严实。

“进来”

略显稚嫩的声音隔着门板传出来。

赵谣这才扭开门锁,一个小房间,简单的只有一桌一椅一床,跟她那布置好看的房间没得比。

赵谣虽然见识少,但不是傻的,相反她很聪明,第一次看到表弟的房间,她就知道,自己现在的住的那个房间应该才是表弟的房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
热门小说推荐:
良缘之上上签〕〔大汉后宫卫子夫传〕〔我最强战神〕〔冰心玉壶〕〔一枝杏花出墙来〕〔春秋霸业〕〔浪漫传说之金色传说〕〔弃妇好乱〕〔我为天诺〕〔世界奇迹秘史〕〔我的游戏世界人生〕〔富家县令〕〔重生之逆世屠神〕〔永不失联的爱〕〔王者荣耀阿珂〕〔麻辣教师蹦炸虾〕〔穿越斗兽大陆〕〔九灵圣道〕〔情殇错爱风已寒〕〔战!怪之力〕〔夺命鬼村之阴阳各生路〕〔优优公主的恶魔天使〕〔逗乐小王子〕〔缺题〕〔刁蛮公主大闹校园〕〔魔尊大人打扰了〕〔大秦魔剑〕〔一个怪梦〕〔淤泥灵界〕〔穿书后我最牛逼〕〔超脱生老病死〕〔忤逆江湖〕〔红藕香残〕〔清音劫〕〔古剑之天罚〕〔帝路百分之六十一〕〔幻翼师〕〔笑忘江山〕〔豪门穿越之代她所爱〕〔崛迹〕〔你给的温柔像一把刀〕〔饕灵〕〔异界之魔途〕〔地中海情缘〕〔我在深圳〕〔江山谪〕〔冥王录〕〔龙凰情缘〕〔道儒仙尊〕〔半斗油墨〕〔你的余生还差我〕〔英雄联盟之融合世界〕〔陷落之城〕〔工作那些的事〕〔那一刻的心动〕〔末世女王重生归来〕〔狐妖痴情等千年〕〔人造人的生命之旅〕〔穿越后成了教主夫人〕〔未来永生〕〔倾城回眸为卿狂〕〔七域荒主〕〔龙女的旅途〕〔重生之有你而满意〕〔干涸的雨季〕〔那年那狗〕〔现代奇门之六壬凤云〕〔超级帝王传说〕〔总裁的十年守候〕〔昊天转世之修仙少年〕〔我的金手指太奇怪了〕〔抗战从七亘村开始〕〔穿越之杀手归来〕〔血璎珞〕〔魔耀苍穹〕〔我要修成仙〕〔穿越做系统〕〔药王传〕〔陨星劫〕〔指尖幻想〕〔狂傲医妃〕〔天空破土而出〕〔月如霜〕〔凰权御龙〕〔三界群英传〕〔穿越后我的日常〕〔雷劫末厄〕〔仙闼〕〔都市灵剑仙〕〔都市:我有一枚神级指环〕〔求职路之无限穿越〕〔妖尘鸣仙〕〔两个姓氏一个字母〕〔全人类变为异兽〕〔网游之血溅八方〕〔网游之逍遥剑〕〔故梦怪诞〕〔天堂的路有多远〕〔无尽凌霄〕〔舍弃命运的那三人〕〔你的头上有点绿〕〔明星吸血鬼的末世生活〕〔邪帝的医毒双绝三小姐〕〔我存在于你的世界〕〔情的是是非非〕〔转世之我欲修仙〕〔穿越之换魂〕〔网游之追风神箭〕〔女权之我的男神养成系统〕〔大道逆变〕〔悲战旗〕〔我是正经的私家侦探〕〔无人已上〕〔一生一世一守候〕〔闲谈之余〕〔北冥十七司〕〔真实灵异事件薄〕〔你如海棠盛开〕〔还没来得及〕〔清清叶叶
最新入库小说:
傲娇总裁宠萌妻〕〔废土生存法则〕〔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娱乐圈之倾世妖娆〕〔穿越之最强幻师〕〔不要再逃了〕〔不要再逃了〕〔未央月影〕〔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囚爱之邪帝霸爱〕〔第二次的爱情〕〔清钰岸〕〔穿越APP〕〔血凰涅槃凌九霄〕〔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七日记〕〔江山如画与君共赏〕〔末世兽都〕〔傲娇总裁宠萌妻〕〔绯色断罪之人〕〔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超时代:自由世界〕〔名侦探柯南续篇〕〔半夏浮华〕〔苍茫末世〕〔穿越之最强幻师〕〔落花下分开过〕〔宇宙纵横〕〔半夏浮华〕〔二世奈何又逢君〕〔婚不作祟〕〔集万宠于一身〕〔夏娜同人系列〕〔白日极夜〕〔专属于她的爱恋〕〔又是一年梨花似雪〕〔网游之均衡天地〕〔失乐泉〕〔坏掉的流年〕〔与心相连〕〔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血降〕〔三世千絮若迷离〕〔杂牌神算〕〔一种爱叫总裁的霸道〕〔灵律神界之悲城〕〔我是太皇太后〕〔盗龙陵〕〔婚不作祟〕〔穿越之最强幻师〕〔神之迷域〕〔绯色断罪之人〕〔祸国小妖妃〕〔娱乐圈之倾世妖娆〕〔凉凉的爱意〕〔清钰岸〕〔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末世兽都〕〔白鹿归〕〔古荒道月〕〔失忆大小姐〕〔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宇宙纵横〕〔花开半夏爱如烟漫〕〔末世桐苓〕〔坏掉的流年〕〔家有妖医〕〔诡镇怪谈〕〔与心相连〕〔后洛神赋〕〔盛宠毒妃五小姐〕〔年年岁岁声声慢〕〔查理九世之千钰千枭〕〔血液羁绊〕〔新夜半鬼叫门〕〔寻亲旅恋〕〔失乐泉〕〔将恶人进行到底〕〔夜色镇迷案〕〔总裁大人太温柔〕〔有主见的方润〕〔特工王妃驾到〕〔构世〕〔新夜半鬼叫门〕〔世界太孤单我想你陪我〕〔清素若九秋之菊〕〔沧澜锁卿魂〕〔末日狂帝〕〔风琴雨夜〕〔启征途〕〔为你情深却浅缘〕〔夏娜同人系列〕〔山海不平隔云天〕〔快穿之boss别黑化〕〔鬼王的傲气小姐〕〔有主见的方润〕〔超时代:自由世界〕〔凰绝之今妃昔比〕〔年华独白〕〔开封有个哑娃娃〕〔道士爷爷〕〔古荒道月〕〔赛尔号之碧瑶〕〔网游之重启战魂〕〔花落的瞬间〕〔女巫恋上猫〕〔红颜乱之公主遗恨〕〔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问仙之旅〕〔EXO之为爱起舞〕〔灵律神界之悲城〕〔末日狂帝〕〔这一世我要为自己活〕〔未来神话〕〔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家有妖医〕〔EXO黑暗无边与你并肩〕〔刻浊星逝〕〔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暮去待你归